台日兩國日本料理不同,簡、繁體當然也不一樣!

  • 黃欽勇
走進餐廳大門,經過石板路、木製樓梯時,我已經知道今晚的餐宴必然不同於以往。黃欽勇/攝

很好奇,為何京都這個只有147萬人的中型城市,能有村田製作所、京都陶瓷與日本電產三家年營收百億美元的大廠,而排名之後的任天堂、Rohm也都是產業翹楚,他們與社會之間的互動又是如何?

夜裡宴請的晚餐設在八坂塔附近的東山草堂。抵達時,看見東山草堂一旁的八坂塔在燈光照射下,更令人發出思古之幽情。上網查看才知道,這是始建於聖德太子年間,距今1,500年的日本早期木製寶塔。吃飯之前已經被京都夜裡迷人的氣氛醉倒,之後享受的美食,更是前所未有的經驗。

Rohm台灣總經理Olivia告知,主食是義大利麵。本以為到京都來,理應享受的是京都道地美食,以京都文化自豪的西村先生,應該會像上次來訪時吃到的「鱧魚涮涮鍋」一樣,讓我印象深刻。

走進餐廳大門,經過石板路、木製樓梯時,我已經知道今晚的餐宴必然不同於以往。第一道前菜是「柿泥嫩鰹魚」,第二道菜是九條蔥悶煮豬肝,第三道菜是秋刀魚松茸義大利麵。第四道主菜是味增醬合鴨肉,第五道甜點是蘋果派加冰淇淋。京都的廚師,除了擺盤維持一貫的幽雅之外,似乎非常擅長各種高湯,而豆腐也絕對不是一般家庭作坊每天量產的產品,入口濃郁的黃豆味,讓人不得不驚訝日本廚藝幾乎已經進入登峰造極的境界了!

對台灣人而言,日本料理絕不陌生,但總覺得台灣的日本料理缺了點什麼?到京都連續兩、三天體驗在地美食之後,我更明確的知道,這是文化上的落差,而台日之間的落差,就像我們以「繁體字」自豪,看到大陸以簡體字做的招牌一樣。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台灣的日本料理師傅,餐廳的氛圍、服務人員走路的樣子,台日餐廳,多少還是有點不同!!

現任經濟部顧問、中華航空事業發展基金會董事、華聚基金會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