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商務局
books

登山:人生的挑戰與學習

  • 吳誠文
持續創造價值,不斷認識新的環境與新的挑戰,學習新的裝備與新的知識技能,才有可能越過連綿不絕的山峰。(圖為玉山。圖片來源:Kailing3)

2009年3月我與工研院同事去南橫公路向陽附近的嘉明湖,順路登上海拔3,605公尺的向陽山與3,496公尺的三叉山。我並非山岳專家,也無完登百岳的企圖,只是喜歡感受崇山峻嶺之美與人之渺小。

我們由玉井進入南橫,經過當年遭受莫拉克颱風侵襲之前寧靜安逸的甲仙與寶來。在向陽山屋休息一晚後,我們清晨4點出發,滿心期待能一睹嘉明湖之美,只是千辛萬苦,翻山越嶺走到嘉明湖時,卻濃霧籠罩,而在攝氏5度左右的低溫下強勁的北風又夾帶著潮濕的細砂,無法久留。傳說中帶著致命吸引力的天使的眼淚終不得見,只留下短暫霧開時灰色湖面護衛著溫馴但機警的水鹿的印象。

我想,每年到嘉明湖來的登山客不知凡幾,總有人從三叉山走下來望見有如寶石般湛藍的湖面時,不禁熱淚盈眶的吧!而我登上向陽山頂,看到崇峻雄偉的玉山連峰近在眼前時,頓時也淚水模糊了視線,內心的悸動與玉山召喚的聲音畢生難忘。

我在清華大學教書已29年,常常在想學生從小到大所受的教育也有如登山。老師教學生如何一步一步往上爬,如何學會裝備的使用,如何避開危險,如何辨別方向,如何欣賞自然等。每個階段的學習就像登一座山,從小山到大山,每個人的登山過程都是不同的體驗(甚至有人半途而廢),而登頂所見也不盡相同。假設能夠完成所追求的學習目標就是登頂,能登頂且能望見下一座山就是成功的話,學校教育就是一個在受保護的環境中模擬攻頂的過程。離開學校以後要面對的是確確實實的、充滿挑戰甚至危機四伏的荒野深山,這可都是沒法事先模擬過的。

一個人要持續創造價值,一生都得不斷認識新的環境與新的挑戰,學習新的裝備與新的知識技能,才有可能越過連綿不絕的山峰。組織也是一樣,因為組織是人組成的。我們的產業需要有上進心的人,而有上進心的人應該聽得到玉山召喚的聲音!

1971年巨人隊少棒國手,贏得威廉波特世界少棒賽冠軍。台大電機系1981年畢業,獲加大聖塔芭芭拉分校電機電腦博士。返國任教於清華大學電機系,曾兼電機系主任、電機資訊學院院長、學術副校長等。2007年借調至工研院主持系統晶片科技中心及資訊與通訊研究所,2013年獲經濟部國家產業創新獎最高榮譽—卓越創新研究機構獎,2014年歸建清華大學。曾獲IEEE Fellow、電機工程學會電機工程獎章、教育部學術獎、教育部國家講座主持人等榮譽。現為清華特聘講座教授。喜好吹奏薩克斯風,並擁有街頭藝人證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