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耐德
DTF0810

I Have A Dream 我有一個夢想

  • 楊光磊
當我們聚集人心,看清楚未來的方向,並透過基礎建設,供給員工好的工具和職場環境,再困難的問題都能夠迎刃而解!(圖片來源:Pixabay)

很多年前,當時公司的一位高層,氣急地來到我的辦公室說:「Konrad,我受不了了,這個組織讓你帶。」我回答說:「我並沒有這個領域的專業,你確定嗎?」他斬釘截鐵地說:「確定!你看看怎麼幫這個組織」。"又是一個救火的工作!”我心裡想。對一向習慣救火工作的我而言,本想拒絕,心中卻有一份”見獵心喜”的轉念,當下就一口答應了。

可惜這份”見獵心喜"只維持了幾個小時,當我開始深入問題之後,才了解這位高層口氣背後真實的涵意。從那時開始一年多,我經歷了從夢魘到快樂收割的組織改造過程,其中的酸甜苦辣,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只能分享其中的幾個關鍵,供所有面臨組織困境的人做參考!

[難解的組織困境]

當時組織的困境有兩方面:

1. 工作流程和技術層面

當時組織的技術流程沿襲著過去傳統以人為主、勤能補拙的思維 ─ 靠著少數關鍵主管做最後把關。可是當組織擴張、技術層級變高時,原來的工作流程因為時間壓力和分工因素,導致關鍵主管把關的最後一條防線也潰堤瓦解,以至於所有供給客戶的產品保證有錯,直到一發不可收拾。

2. 人的層面

因為產品的出錯率高,組織的成員長期在被挨罵和沒有成就感的情況下紛紛轉職,最糟的狀況是曾有3年幾乎全部換新面孔的窘境。

在我接這份工作1個半月後,正好碰到台灣農曆春節,大年初五我在家裡突然接到客戶的電話,對我的工作成果極度不滿意,30分鐘的震撼教育是我職涯中所遭受到最大的羞辱,也讓我過年的心情頓時低到谷底。

[我的改造工程]

想了一天,隔天初六上班,我心平氣和地召集相關主管,說明昨天發生的事,並告訴主管我終於了解他們所承受的痛苦,表達沒有絲毫怪罪之意。當天,我們平心靜氣地檢討工作技術流程和品管的問題,同時下定決心要改造自己的工作環境,同時也動用我之前組織做基礎工程的一位工程師,就從大年初六的那一天,整個組織開始了一個天翻地覆的改造工程。

改造工程分享:

1. 用核心架構/基礎建設才能解決核心問題

不同的工程問題需要不同的層次來解決。回到台灣,我發現任何層次的問題,多數人都習慣用最表面的層次、也是最快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碰到真正深層的問題,多半兩手一攤。久而久之,我們共同地培養了一個”便宜行事”的做事文化,並深入到每個人員的心。我接收的組織就在這個"便宜行事"的文化裡,歷經了多少的歲月,直到無能為力而止!

面對當時深層的問題,我們除了每天還是要面對現實、緊急的需求外,我在內部設立一個專門的基礎工程組織,重新改造工作技術流程,且架構一個有“人工智慧”的品管系統,在組織內也定期地和相關主管討論基礎工程的成果。就這樣一步一步地,我們改善產品的品質,即使技術越來越複雜,也能夠繼續改善系統,讓組織的產品品質越來越好,從一定出錯轉變成為一個不容易出錯的組織。

2. 用夢想希望改變人心,突破泥淖的困境

所有做過管理工作的人都知道,組織改造最困難的是人。當組織內所有人陷入人員流動和沒有成就感的情況,如何轉變組織的人心,願意共同為未來努力,是個極困難的挑戰。

當時我很快地召集組織所有人,請他們聽一段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 在1963年華盛頓特區林肯紀念堂的演講:「I Have A Dream」,並且分享我對組織的4個夢想:RICE (Role Model, Innovator, Communicator, Expert):

1.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ry staff could become a ROLE MODEL of your own organization, knows the organizational relationship and play your own role well; knows upstream and downstream partners of your organization and build seamless relationship ─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2.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ry staff could become an INNOVATOR of your own “environment” and is not satisfied with routines; work hard toward working smart ─ 好有效率的逸,惡沒效率的勞

3.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at every staff and especially manager could become a good COMMUNICATOR of your own world, communicate openly to build trust and respect in both ways ─ 學習溝通,建立信任和尊重

4.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ry staff could become an EXPERT of your own field(s), regardless of how little or how narrow ─ 天生我才必有用;先專業,後全能;做職場的紫牛

當我們聚集人心,看清楚未來的方向,並透過基礎建設,供給員工好的工具和職場環境,再困難的問題都能夠迎刃而解!

今天在台灣,許多企業或組織也許和我當年一樣,還在掙扎、想要突破當前的困境。希望我這小小點滴的經驗,能夠成為大家的幫助和對未來的盼望!

台大電機系1981年畢業,獲加大柏克萊分校電機電腦博士。旅美期間曾任林肯國家實驗室與HP資深研究員,離美後曾陸續於特許半導體、華邦與世大積體電路任職,於1998-2005年間於台積電擔任研發處長,負責0.18/0.13微米與65奈米先進製程研發,2005年赴美負責台積電美國研發計劃及先進技術客戶合作專案,2012年轉任台積電研發基礎工程處及先進技術管理辦公室處長迄今。曾獲14屆國家產業創新獎-研發管理創新獎及行政院92年度「傑出科學與技術人才獎」。熱心於台灣年輕人的教育與職場問題,積極投入均一教育平台、為台灣而教等教育公益的推廣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