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tech

「深度學習」和台灣人有什麼關係?

  • 覃培雄
台灣人自始至今都是開創深度機器學習的靈魂人物。黃士傑(左)為AlphaGo背後的重要推手。法新社

Alpha-Bet超賭時代:谷歌蛙躍的系統化創新裡,人工智能是谷歌下的賭注最多、影響最深廣的一個領域。其中又以它3年前花5億美元買的英國DeepMind「深智」公司的AlphaGo「超痋v最為驚人。憑靠谷歌的大數據檢索與並行演算技術,台灣本土博士黃士傑每天以上萬台電腦裡的職業棋譜訓練超眭獐ぎz模型,進行調校參數的「深度學習」。算無遺策的超痐D能打敗圍棋王,讓專家們本以為還要等一、二十年的「智能時代」於焉降臨。

台灣人自始至今都是開創深度機器學習的靈魂人物。高一屆的學長許峰雄1985年出國,在美國唸博士班時就開發出Deep Thought「深思」,首度以電腦打敗西洋棋大師。他1989年畢業後進入IBM設計Deep Blue,用8年時間擊敗西洋棋王。深智2012年挖角黃士傑時,明言公司不做沒有錢途的圍棋軟體,黃仍用公餘之暇自力開發,終於被老闆注意到才成立專案。幾個月後還在賠錢的深智就被谷歌收購。

黃士傑是在職涯路上的攻守權衡裡,善於兼顧「愛你所做,做你所愛」的今日典範。他能夠不留洋就出洋高就,並堅持所愛功德圓滿,是因為在錢少人少、不被SCI(科學引文索引)牽著鼻子走的師大資工系博士班,遇上堅持讓學生練功的教授林順喜[註1]。做世界的人才,機會自己掌握!台清交成不一定是適合你的選擇。

所謂智能時代是德國提出工業4.0所欲策應的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別稱。和前三次革命對應的動機、電化、信息時代一樣,機器智能將滲透顛覆全社會眾產業。不同的是前三次革命養成的「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思維行動,將競爭不過靠大數據求證降低不確定性,應變靈活的智能組織。Uber在台灣的捲土重來是值得觀察的實例。機器學習已在你我身邊,又快又好地加速進步。凡人都知道換腦袋最難,這次革命不但會造福多數,淘汰的也不在少數。

新科技部長陳良基認識到現在啟動人工智慧/機器學習研發不嫌遲固然可喜,但是此次舉債八千多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背後的思維著實令人擔心。林全院長大膽假設「這些建設都是必要做的,晚做不如早做…由於許多建設都是提前做,所以可以稱為『前瞻計畫』」[註2]。全球民眾整體智能「出行」方式的多元快速演進前所未見,方興未艾,難以前瞻。陳部長若真認為「此次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可以一次將台灣社會推入『真正的數位4.0』」[註3],與主管軌道投資的交通部長賀陳旦結合專業せ協同持續深度學習,切不可少。兩位優秀的部長更可在科技、應用融合的台灣弱項上為民、為官表率。否則革命時代各自為政凶多吉少,未來台灣人到處都可以看到他們必需償還的「前瞻」紀念碑!

註1:〈創造AlphaGo的台灣「土博士」,他們眼中的黃士傑〉《端傳媒》2017-01-16

註2:〈前瞻基建計畫 應更有前瞻性〉《經濟日報》2017-03-24

註3:〈科技部:前瞻基建 推動數位4.0〉《經濟日報》2017-04-14

台大電機系1977年入學,台大土木系1981年畢業,台大城鄉所1985年畢業,獲加大柏克萊分校區域與都市計劃碩士、經濟學博士班肄業。旅美期間曾任柏克萊國際經濟圓桌研究員及美中日三國貿易論壇美方經理,並於矽谷創設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後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長,從事國內與國際產業電子化,以互聯網軟體顧問貫串半導體設計、晶圓代工、封裝測試、代理流通、至系統組裝各業。2006年遷居宜蘭,設計打造宜人閣民宿,並從事宜蘭史、亞太史與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