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立體影像產業化,數位影視新體驗
活動+

區塊鏈和半導體的交集

  • 賴俊豪
區塊鏈技術經過幾次改進,未來應用的想像空間很大,加密貨幣僅是第一個將此技術發揮在金錢交易的應用。(圖片來源:Pixabay)

今年很多研發及投資都集中在和AI相關的項目,包括應用平台、軟體、和客製化的晶片處理器(ASIC),但今年以來投資熱度遠超過AI且已達瘋狂程度的是比特幣及其他加密貨幣。固然其核心技術-區塊鏈及分散式帳冊對去中心化的金錢/財產/資料交易有其未來應用價值,但目前多數加密貨幣都還有些問題尚待改進,短期內不太可能普遍成為貨品及服務的交換媒介。因此,近來邿繾衎D理性地爆漲是否能支撐潛在長期價值,成為全球各界激辯的題目。

本文不是要評論比特幣是否繼續倍數成長或終將一文不值,也不是要支持正方擁護的長期價值,或反方批評的泡沫或甚至騙局說.筆者試圖藉由敘述半導體和比特幣目前的供需關係,思考將來和比特幣的基礎技術區塊鏈及其未來應用可能還有甚麼交集?

比特幣挖礦這幾年成為半導體公司的一個新興市場。挖礦機所需的處理器從傳統PC的CPU,到圖形顯示卡的GPU,到客製礦機的ASIC都有。由於挖礦的速度(GH/s, 或Gigahash per second)和功耗 (J/GH, 或Joule per Gigahash) 是比特幣礦工非常重要的獲利指標,客製給挖礦用途的ASIC自然成為礦工的最愛,而這些追求高效率低功耗的ASIC也會是先進製程的早期使用者,從2,3年前的28/20奈米,到去年和今年的16/12奈米,明年甚至進到7奈米。

比特幣挖礦ASIC對製程(performance & power) 飢渴的程度可能比手機還高。加上礦機越賣越貴(需求)不像手機越來越便宜,短期供不應求的情況嚴重,讓他們投資在新產品開發一點都不手軟。也正由於對先進製程的高度需求及仰賴,先進的IC設計服務公司3年前起也成為這些新創比特幣公司的ASIC夥伴。

雖然不是主流重點市場,但比特幣挖礦ASIC對設計服務商有幾大好處:一是扮演先進製程的early adopter,可提早回收對先進製程的投資;二是通常比特幣ASIC從開發到量產時間很短,打擊率也高;三是這種晶片雖然用最先進製程,晶片也不小,但結構很簡單(高度重複使用核心運算單元),對設計服務公司是不難做的產品。唯對此高度波動的市場,需有一個合理調節的機制,而非孤注一擲,來者不拒.

隨著比特幣市場價格的劇烈波動,3年來這些新創公司的際遇也有極大的差異,早期進入者在2013年搭上一波順風車而大賺一筆,2014/2015年比特幣價格大幅下滑造成不少公司倒閉,撐住一口氣苦熬到2016下半年的公司,接下來意外地遇上目前這一波瘋狂熱潮,需求大爆發,幣值也因此爆漲了20倍(YoY)。想起在前一波發了順風財,2年前撐不過寒冬而退出市場的那幾個客戶(美國、中國大陸、以色列都有),看到目前情況應該會感慨萬分,恨當時沒能多撐一口氣。問題是,誰又能預料這個市場明天會變怎樣?

區塊鏈技術經過幾次改進,未來應用的想像空間很大,加密貨幣僅是第一個將此技術發揮在金錢交易的應用。姑且不論加密貨幣應用的價值,區塊鏈及其衍伸的技術已引起全球各界熱烈討論,探索未來可能的垂直應用。有些大型公司積極開發應用平台幫不同產業客製設計適合的區塊鏈,也有一些公司試圖結合供應鏈的夥伴,透過區塊鏈的分散帳冊的架構,有效記錄、整合、及分享資料,以提供給客戶加值服務,或做為產品的改進參考。

在雲管端的生態運作中,大數據的取得、整合及分析創造出智慧的應用,再加上機器學習的技術形成了人工智慧這門顯學。一般相信,擁有大數據的公司在未來人工智慧的應用市場將穩操勝算。區塊鏈去中心化的觀念創造一種新的生態結構,藉由分散帳冊的架構,大數據似乎也可以在沒有莊家的情況取得、整合與分析。半導體及IC設計業者應該積極思考,這種新的生態結構或其未來演化,可能帶來的機會及衝擊。

(本篇為作者個人所觀察的產業趨勢,跟所擔任顧問的公司無關。)

台大電機系1981年畢業,獲加大聖塔芭芭拉分校電機碩士。在ASIC/CAD領域有多年經驗,旅美期間曾任職LSI Logic及東芝,並創設ASICtronics Solutions公司,後至台積電北美Office負責設計服務及新興客戶群。2003年返台出任創意電子總經理逾13年,期間成功帶領公司掛牌上市,並獲頒2009年國家傑出經理人獎。2016年9月退休,現任創意電子顧問、全智科技獨立董事、Wolley Inc 董事。希望在公餘之暇能積極協助台灣年輕人創新創業,提高競爭力,開拓國際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