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四 ,8月 17日, 2017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
 
施耐德
「科技行腳」是DIGITIMES總經理黃欽勇記錄旅行、閱讀、攝影與產業互動的專欄,DIGITIMES希望能以更寬廣的視野,與大家分享美好的生活體驗。

若您對於專欄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指教,歡迎您至留言區 回應 ,我們將儘快回覆您,謝謝!
沿襲舊的方法,所有的員工,甚至客戶都會覺得安心,但日積月累,這正是組織僵化的根源。我們最擔心的不是從身旁擦身而過的競爭者,我們應該擔心的是競爭方法改變,破壞性創新出現的時機。此時,競爭者從天而降,而我們也可能不戰而降。如何避免Free-fall般的處境出現,對於新科技、經營模式必須保持關注,並且迎接新時代的來臨。

所有的競爭者從兩旁擦身而過時,我們知道誰是競爭者,我們知道孰強、孰弱,經營的成敗,不會在一時之間出現,我們也可以好整以暇的因應。然而,一旦市場的遊戲規則改變,破壞性的創新,可能帶給我們萬劫不復的事業困境。例如,Google、Facebook拿走台灣一大塊的媒體廣告商機;例如產業重心從硬體轉移到軟體,從OEM量產走向「多元分眾」市場的架構。我們知道,必須從過去分餅的概念,轉化為造餅的思維。因為,真正的競爭,必然是來自未來市場的競爭。


我很明白,如果電子時報安於報導半導體、面板、手機、電腦,員工都能安於工作,客戶也會默默的接受,但我們終會面對市場萎縮的困境。我們現在該憂心的是破壞性創新帶來的Free-fall,如果我們不能找出世界級ICT大廠下一個階段的核心戰略,並導引台灣的科技公司調整佈局,我們也會從Stall-out,進入Free-fall的狀態。

我們這個行業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市場不斷的變化,逼使你進行戰略性的調整。台灣現在也處於停滯的狀態,我們明知產業正走出過去量產、硬體掛帥的時代,但我們卻安於現狀;政府繼續以「成本導向」的觀念經營官僚體系與國內市場,但現在台灣最需要的,是找回我們在1970、1980年代創業的精神。企業應找回創業初衷,政府也應勇於面對改變。別忘了!台灣曾在整個島上四處可見紡織、成衣廠的時代,創辦了中鋼與之後的台積電。延續性的科技、事業模式,都會讓員工與客戶感覺心安,但這也往往就是事業僵化的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