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版   English   星期二 ,6月 27日, 2017 (台北)
登入  申請試用  MY DIGITIMES
 
advantech
「科技行腳」是DIGITIMES總經理黃欽勇記錄旅行、閱讀、攝影與產業互動的專欄,DIGITIMES希望能以更寬廣的視野,與大家分享美好的生活體驗。

若您對於專欄內容有任何意見或指教,歡迎您至留言區 回應 ,我們將儘快回覆您,謝謝!
法蘭西斯˙福山是世界級的政治學者,到台灣來與台灣政治學的佼佼者朱雲漢教授對話,我一得知消息,便立即報名參加。當日論壇的主題是 主題(1):The end of the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 主題(2):The Sino-America competition and its impacts 針對以上的主題,我記錄了論壇的重點,也與大家在IC之音分享

前言:這是一個變動中的國際社會,不僅政治人物在變,透過知識的傳遞、工具的改變,國際關係已經超越20世紀人類的想像,動態的掌握,跳脫殖民、冷戰時期的框架,思考全球的國際關係與分工,將成為「社會科學」研究的精華。在動態的變化過程中,經濟利益仍是非常關鍵的元素,我們如何去理解現代的政治現象,以及穿插其間的政治人物與經濟手段呢?


1. 重歐輕亞的格局仍在,只是逐漸改變中

過去美國人重歐輕亞,但中國崛起之後,情勢改觀,重回亞太、中美關係成為美國繼續扮演國際規範制訂者非常關鍵的議題。過去美國的輿論界、政界,可能花費80%以上的時間、精力處理歐洲問題,但隨著中國崛起之後,歐亞對美國的雙邊關係出現了質與量上面的雙重變化。但維持美國的國際地位,所能獲得的各項利益,是美國不會放棄的優勢,只是手段隨著掌權的政府而略有改變而已,不會因為總統是Clinton或Trump而有太大的差異。

但美國顯然在很多的經濟手段、國際合作的模式上,能有很多不同於傳統的方法。此刻的世界,已經與19世紀到處都是被殖民國家的傳統世界大不相同,也與冷戰時期聯中制俄的時代大相逕庭。就算美國領袖不斷的提及中國的人權問題,但這從來都不是中美之間無可解決的歧異。現在大家擔心的是What could drive North Korea to crazy?;對抗全球的恐怖主義,中美兩國有多少交集,而中美兩國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會出現對等的伙伴關係呢?中美兩國關係會是Confrontation, competition or cooperation ?

美國貿易政策的蘿蔔與棍子

美國的貿易政策最優先的是NAFTA的鄰國關係,其次是貿易逆差極大的中國,然後才是美國。而台灣雖然也名列「匯率操縱國」之一,但經濟規模不能與中國相提並論,且貿易逆差不到100億美元,甚至因為對美出口占台灣出口的比重從1990年的32%,降到2000年的24%,以及現在的12%。對美國而言,台灣是貿易夥伴、上下游關係,從台美貿易逆差下手調整台美關係意義不大,而且影響台灣做為籌碼的關鍵價值。亞洲地區除了日本、韓國、台灣之外,越南也是積極與美國對話的國家,而菲律賓則是兩邊討好,爭取最大的好處。
各有各的盤算,但多算多勝;台灣談的太少,也缺乏以台灣為核心的戰略思維!企業界支持很多基金會,這些活動便是教育社會非常重要的場合,只是這原本該有上千人參加的活動,為何僅有百人與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