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order

人臉辨識:有宦官之利而無宦官之害

  • 林一平

人臉辨識這種資通訊技術的採用,和政府組織以及行政制度很有關係。法新社

IBM在2020年6月宣布退出人臉辨識領域,不再研發、使用及販售相關技術,主因是這項技術侵犯人權。而就今日應用人臉辨識技術的廣度而言,中國大陸是世界之最。為何美國和中國對這項先進技術的認知有如此落差?我個人認為並非資本民主或共產專政的差異。君不見,英國倫敦也放了一堆監視器?人臉辨識這種資通訊技術的採用,和政府組織以及行政制度很有關係。資通訊業者必須搞懂這關鍵,否則一廂情願地想將先進技術賣給錯誤的客戶對象,會做不成生意。

西方國家經由「憲法」的產生,逐漸發展出當權者與百姓之間的互動關係,政府組織以及行政制度據此有系統的發展。國家的根本大法如英國威廉三世於1689年簽署的《權利法案》、法國1789年《人權和公民權宣言》,以及美國《獨立宣言》。

中國是「朕即是法」,沒有國家的根本大法,因此西方學者在研究中國古代的政府組織,常常搞不懂,那麼少的政府官員,如何管理這麼龐大的領土。中國歷代皇帝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最後不得已,總是找宦官,因為宦官最能挖掘他人的隱私,上報主子。不幸的是,宦官往往有私心,上報假新聞,造成皇帝判斷錯誤,動搖國本。受宦禍之害最為嚴重的三個朝代是東漢、唐、明。篇幅有限,就談談最接近現代的明朝。

明朝初期對宦官的管制相當嚴厲,薪水微薄且不准識字。然而到15世紀中葉,宦官制度正常化,甚至凌駕文官體系,此後明朝就和宦官共存亡。很多歷史學家都將政治腐敗怪罪宦官,雖然宦官制度讓中國帝制的複雜政治結構凝聚不散,但政治腐敗還是得怪皇帝自己昏庸。

明朝採用宦官與文武官共存的雙軌行政制度,職責疊床架屋,效率奇差,弊端叢生,倒也解決了單鞭行政體系尾大不掉的問題,讓明朝搖搖晃晃的撐了276年。明朝在軍隊指揮系統中安插統兵宦官來制衡軍隊的指揮官,如此皇帝比較安心,不怕軍隊指揮官造反。宋高宗趙構沒有宦官監視岳飛,每天提心吊膽,只好想辦法將之消滅。

這種皇帝與前線統兵官之間無法溝通指揮的問題直到美國南北戰爭時代,林肯以有線電報指揮前線統兵官後才解決。回顧當年沒有遠距通訊這種高科技,岳飛、于謙和聖女貞德這些忠臣,因為無法獲得皇帝信任,被認定為軍閥,被皇帝剷除,歷史的是非,真難論定。

今日人臉辨識這種科技,變成當權者最佳的宦官替代品。回顧歷史,西方世界很快地抓住資通訊及交通科技的脈動,和政府組織及行政體系結合,能夠較為順暢的運作,因此不太需要「宦官」這類機制了。反觀中國,到了清朝末年,迂腐的大官們一直反對火車、電報這類新科技,造成行政管理落後,慈禧太后仍然要依靠李蓮英、崔玉桂的監視系統。這種窺探隱私的傳統,很自然就會和人臉辨識技術結合了。人臉辨識技術有宦官的優點,而沒有其缺點,自然為當權者喜愛,利用此超英趕美的新技術來管理組織及人民!

現為交通大學資工系終身講座教授暨華邦電子講座,曾任科技部次長,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興趣為物聯網、行動計算及系統模擬,發展出一套物聯網系統IoTtalk,廣泛應用於智慧農業、智慧教育、智慧校園等領域/場域。興趣多元,喜好藝術、繪畫、寫作,遨遊於科技與人文間自得其樂,著有<閃文集>、<大橋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