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立體影像產業化,數位影視新體驗
活動+

Alpha-Bet超賭時代:谷歌蛙躍的系統化創新

  • 覃培雄
X是專攻集超大問題、激進解法、突破科技於一身的射月型專案。

我們同學幾次閉門深談,都非常憂心台灣科技公司即使滿手現金仍然「謹小慎微」的通病。谷歌一年半前蛻變成Alphabet控股集團的「賭大慎為」是一面很好的鏡子:在得軟體者得天下的今天,世界級科技公司已取代傳統創投基金,成為超賭(alpha-bet)的主力,alpha在金融領域代表投資報酬凌越市場。如同alpha-male(雄性大咖)霸佔一群動物裡的女性,這種以撈過界為常態的高新集團將擠壓傳統產業與慣行科技企業的獲利與生存。破壞式創新總是造福多數人,我們若是對谷歌的蛻變莫明其妙,難保不成為被淘汰的少數。

谷歌創辦人Larry Page拆開Alphabet(字母)一詞來向股東說明蛻變的目的在厚利,我們也可以拆開「字母」一詞來解說蛻變的手段如何實現:既敢賭大,又真慎為。字母集團(http://abc.xyz)下不斷衍生獨立的A,B,C…X,Y,Z關係企業,其中分「字」公司與「母」公司兩類。谷歌只是現在最大的字公司,負責生子的母公司莫名其妙取單名曰「X」(過去的Google X實驗室)。「子」生剪臍後,或由字母控股餵奶加董事頂層成「字」公司,如去年畢業的Waymo自駕車;或融入既存「字」公司;如Google Brain。受孕懷胎的系統化創新制度則是與舊式集團的根本差別。

君子不器的「X」無產業類別,融貫學界業界。領導人泰勒(Astro Teller)的正式頭銜「射月船長(Captain of Moonshots)」可循名求實。其祖父氫彈發明人Edward Teller取孫名為太空(Astro),乃因當年計劃以核能推進火箭一週即達火星。其外公Gerard Debreu乃發明市場經濟一般均衡理論數理模型的柏克萊諾貝爾獎得主。創新:大膽選題是成功的一半,「X」乃專注於超大問題、激進解法、與突破科技的三方交集。X成功所繫的另一半─系統化制度,則與《中庸》古訓「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若合符節:

博學:行大善!善小則不為。為解決超大問題,X成員「隨時留意學界成果…常邀專長學人進駐」

審問:有可能?可能則立項。相互詰問出「可闡明 articulate的艱難但有潛力解決的技術問題」

慎思:坎在那?先攻生死關。專案成立就集中思考什麼是「最可能把它變成失敗主意的理由」

明辨:真無解!早死省虛功。最可能導致失敗理由若證明要命,則「謝天謝地我們沒花工夫做其他面向」

篤行:坎坎過!早死早超生。專案排除最大死穴沒夭折,還得「接二連三探看顯露最著的其它」可能死穴,儘早剔除不可行的專案。

整套制度的設計是為了能坦然承認「這不是個我們應該持續的專案」。「許多求職者只看表面說:『哇,那我太沒工作保障了!』但實際情況正好相反。因為我們非常擅於再利用人才…當專案叫停,他們正好幫我們啟動下一個項目。」

因為公司制度確保「勇行大善」的失敗學費有限,失敗不遭抹黑,於是敗兵之將,再戰更勇,成了一再超越自己與對手的強大競爭力。在激進突破者橫掃天下,摩爾大限將近的今天,台灣的科技公司還能不冒險犯難嗎?我們的基因比泰勒差,錢比谷歌少;至少該發揚祖訓:知「過」快改,善莫大焉!

註:《中庸》古訓段落之X系統化制度與招募人才段引文出自〈Astro Teller, Captain of Moonshots at X, on the Future of AI, Robots, and Coffeemakers〉IEEE Prospect 12/8/2016。

台大電機系1977年入學,台大土木系1981年畢業,台大城鄉所1985年畢業,獲加大柏克萊分校區域與都市計劃碩士、經濟學博士班肄業。旅美期間曾任柏克萊國際經濟圓桌研究員及美中日三國貿易論壇美方經理,並於矽谷創設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後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長,從事國內與國際產業電子化,以互聯網軟體顧問貫串半導體設計、晶圓代工、封裝測試、代理流通、至系統組裝各業。2006年遷居宜蘭,設計打造宜人閣民宿,並從事宜蘭史、亞太史與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