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20210810_D Webinar 2021 AMR群機邁進工業4.0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遊牧世界的市民城市(下)

這本書裡頭提到很多我去過的城市,我應該回想一些我去過的,同時也有美好經驗的城市。托斯卡尼的Pienza、Siena、Lucca;展現聖塔魯西亞風情的西班牙的Malaca,這是一個勇於展示自我的城市;衰敗中的英國Bradford,人口往新加坡移動的檳城;台北在接收台中或台南移民時,應該與這些城市形成同盟關係,並促成更多元的社群互動。

空間與地點的侵略

也許我們需要一個可以隨時展現自我,又符合城市分工的地方。豐富的公共領域是一個城市生命力的展現。我在西班牙哥多華旅行時,聽到街頭大提琴的聲音時,感動無與倫比,但在台灣在公共場域表演的人,如何脫離「匠氣」,融入城市的生活體驗呢?

公民城市的成員,必須知道如何與游牧者共存,並且一起發展出多元的文化面向。如何把生活的功能性與活動分開,但又可以相互支援。我們得鼓勵社區互動,並以新的元素共構,降低人們的孤獨感。不是要把不想要的人趕出去,而是要把對的人引進來;不能像是過去的奧圖曼土耳其帝國一樣要求在他地的傳教自由,但卻不准其他宗教進入勢力範圍。

沒有歷史軌跡的對照,我們將失去洞察力

極簡主義成為一種消費趨勢,而且越少、越小、越昂貴,我想起賈柏斯說過「Simple is harder than complex」,但他也說唯有經歷過複雜,才能找到簡單的智慧。創新城市(Innovative City),或者被教育得很好的城市(Educated City)都不足以形容未來城市的需求。

縱橫交錯,相互激盪就是創造力的來源,台灣不就如此嗎?過去日本人、外省人的加入,讓台灣呈現多元樣貌,但也出現價值混淆的現實。很多人想要離開,但留下來的人兢兢業業,竟然也打出一條血路。

柏林的一些餐廳只說英語,喔,那真是太不幸了!除了華麗的高樓與咖啡廳,我們需要不同的菜餚,但這個社會接下來的挑戰是食物的同質性:從便利商店、速食店到中國的蔬菜、阿拉伯來的香料,到台灣街頭出現的馬可麵包。吳寶春麵包之所以可貴,是因為融入了台灣的桂圓。

市民既可以是消費者,也是價值的創造者。城市是個有機體,隨時改變,創意的文化隨處可見,也容忍風險與差異化,隨著的工具的進化,我們開始理解新的城市氛圍。跨過鴻溝,非常的困難,但我又覺得整個世界朝著這個方向邁進。

5G新時代的產業與文化變革

「智慧」應用如果沒有智慧的市民,也將是徒然;企業如果沒有與時俱進,那就是企業的生命週期末期。我們期待透過游牧(旅行)來擴展視野,但實際上看到的卻是同樣的東西,一樣的品牌、咖啡與速食,而流行服飾也都來自類似的頂尖企業。

時尚服飾公司說:「我們是為了消費者的外表與感受存在的」,我們擁有太多不需要的東西,而這些多餘的東西都成了注意力渙散的原因。「簡單是最不容易的複雜」,但唯有經歷過複雜的程序,才能理解簡單的道理。

全世界的知識份子都在談氣候變遷,都在談咖啡,但逐漸失去在地的品味與獨立思考的能力。城市從工業化的過程,進化到逐漸分區,我們在迎接5G新時代,又似乎回到了「住宅、商辦」混合的新時代,過多「為新創而新創的案例,麻痺了消費者的心智,連在地人都不願意融入、消費的新創園區,如何帶動風潮呢?

我們進入到新的社會,必須深入去理解「稱職的市民 (Competent citizen)」會是要面對的問題。市民的洞察力、論述能力與相互交流,可以促成多元互動與價值,如果面對的是雞同鴨講的社會,所有努力將是徒勞無功的。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