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Research 新二類網站廣宣

印度觀察(2):勞動成本低,不意味營運成本低

印度各州吸引電動車製造商設廠

印度人均所得遠不如中國的原因是「工業落後」。印度生產的鋼鐵、煤炭、棉花等原材料拼命往中國送,而加工之後卻再度回銷印度。中國的手機、電視機及各種小商品橫掃印度市場,一年超過500億美元的貿易逆差,讓印度人在中印緊張關係的背後,更有說不出口的悶氣與希望改變的意圖。

政出多門,各州各行其是

印度是個在地理條件、歷史背景與文化多元性上無與倫比的國家,想理解印度的外國人,不能說都會徒勞無功,但極可能是事倍功半,或只能做到「瞎子摸象」的局部掌握而已。

在1858年英國正式殖民印度之前,實際上已經控制印度一、兩百年,而葡萄牙人掌握的果阿(Goa),甚至到1961年仍無意歸還的情況下,才由印度政府派兵打下。印度名義上的統一與實質上的統一,中間仍有很大的差異。

印度東南方的泰米爾人不乏獨立的聲浪,東北的山區有阿薩姆、大吉嶺等貧困的七小州,西北與巴基斯坦、中國接壤的土地爭議不斷,穆迪的故鄉古吉拉州如同中國的江浙地區,是印度經貿條件最好的州之一,但位於印巴邊界的古吉拉州,種族、宗教的爭議不曾停息。甚至在恆河邊上的印度教聖城坎培爾、瓦拉那西都有超過20%的穆斯林。

人種、宗教、語言的差異,加上教育環境的侷限,帶來了各種分歧。做為印度的統治階級或執政黨,總認為中央集權是有效管理整個印度的不二法門。在這些背景下,中央有中央的期待,但各州的產業發展戰略與獎勵措施大不相同,也相互比較,加上各州條件不同,中央與地方的拉扯,牽扯出非常不同的政治光譜,也讓整個國家陷入治絲愈紛的困境。

我去過印度將近20趟,從1992年的第一次印度之旅開始,每次都有所得,但也總是困惑於多元的印度。許多宗教、社會、政治的議題都困擾著對印度有興趣的外國人。最近DIGITIMES研究中心針對印度的電動車商機,大規模探索從兩輪、三輪到四輪的汽機車市場現況。專業的內容與結構化的分析,讓我有找到知音的感覺。

過去我總是有任務時,針對特定議題做些研究,但都只是打擦邊球的研究,缺乏對於一個專業議題深度剖析的經驗,提出或許對政府宏觀戰略有幫助的戰略,但企業層級的資訊還是得仰賴更有系統、更大規模的研究。

DIGITIMES研究中心以「電動車」為核心,兼顧外商頗有機會的智慧應用領域,針對外商如何切入印度市場進行探索,這些基本資料加上我在印度的實務經驗,確實可以提供給企業界一些有用的參考。基本上,可以依據兩輪、三輪、四輪汽機車的市場現況,把印度切割成三大區塊,並以電信服務商與資訊服務業者為對象,探索各種可能的合作模式與商機大小。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