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tra
科政中心

孤峰頂上,紅塵浪裡:寫在台積電30週年慶的前一晚

  • 黃欽勇

4.5萬人的台積電,毫無疑問是台灣企業界的標竿。

30週年慶的前幾天,台積電在法說會中揭示28奈米以下製程營收貢獻率57%,7奈米提前量產,2018年底以前,至少有50個設計定案(Tape-out),2017年的資本支出,也會達到歷史新高的108億美元。

從數據上看,台積電無懈可擊。30年來張忠謀受託創辦、管理台積電,讓台灣有一家被全世界尊崇的企業,30週年慶的前夕,特別是張忠謀董事長宣布裸退之際,我們奉上祝福、感謝,我們也期待下一個三十年的台積電,依然是台灣的中流砥柱。

30週年慶邀請的論壇貴賓,NVIDIA、高通、ARM、Broadcom、ADI與ASML的執行長與蘋果的營運長,都是橫越大洋而來的世界級客戶,沒有台積電,不會有這些世界級領袖聯袂來台,當然是台積電讓台灣沾光了!

同一天,我在BBC的節目中,看到主持人喬安娜(Joanna Lamond Lumley)在印度專訪達賴喇嘛。達賴跟來自英國,但出生於喀什米爾的喬安娜說,我看過很多富有的人,但我更可以感受到窮人臉上的祥和。現代西方教育讓我們多了慾望,讓我們喜歡比較,先進的教育,更讓我們自命不凡!

經營企業,我們少不了西方的教育、經營模式,在電子業,或者縮小範圍到半導體業,這個行業匯集了全世界的菁英,他們每一句話都言之有物,進退有序,但也常讓市井小民覺得:「我們不是同一掛的!」

對這些企業而言,最難的不見得是財報數據,而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深度落實。這幾年,張忠謀讓台積電比以往更貼近台灣社會,但台積電越強大,庶民社會就越擔心台積電已經不屬於台灣了!

晚上我在NatGeo的節目裡,看到南太平洋的島國吉里巴斯。土著國王面對著已經逐漸失傳的傳統舞蹈說,一旦我們都不再認知我們的文化特質時,那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呢(Who are we)?

在新的時代,無論是技術的物理極限,還是客戶結構的改變,台積電都不可能是毫無風險,那時焚膏繼晷的工程師,還會望著窗外的陽光說,我願意犧牲自由,換取公司或個人的利益嗎?台積電願意承擔多少帶動台灣社會成長的責任,而台灣也願意無怨無悔地提供最完整的配套,讓台積電沒有後顧之憂嗎?

我很想寫一篇只讚頌台積電的文章,但我選擇以一個媒體經營者的角度,給台積電下一個世代的經理人,或許是一個未曾被要求面對的經營高度。

經營一個企業很難,經營一個內外兼修的企業更難,4.5萬人的台積電,毫無疑問是台灣企業界的標竿。下一個30年,祝福台積電仍是高峰頂上的台積電,而回到紅塵浪裡的台積電也是悠遊自在!

為32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巧借東風》、《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西進與長征》、《出擊》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現任經濟部顧問、外貿協會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