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Research 新二類網站廣宣

走在時代的鋼索上(4/7):地緣政治的風險

為了避開烏俄大戰的砲火,日航、韓航的飛機可能繞經阿拉斯加、加拿大上空,這樣不僅多了4小時,阿拉斯加就像大航海時代的加煤站一樣,成了新的停靠點與加油站。台灣往歐洲的飛機往南飛,也許經過昆明、伊朗到歐洲去,繞道的成本在高油價時代更顯得突兀,而這個成本就由大家一起承擔。

除此之外,「選邊站」成為企業最大的風險。無論是在烏俄大戰中撤出俄羅斯的企業,或者是在G2貿易大戰中,我們已經看出意識形態會是另一種經營的變數。不僅是華為、大疆、中芯國際被美國列為黑名單,或是可能買下Twitter的Elon Musk,開始面對的不僅是社會輿論懷疑高度仰賴中國市場的Tesla,會不會在Twitter運作上受到中國的影響,也懷疑Tesla在中國跑出來的數據歸誰所有?

在所列出的各種風險中,大家都同意「地緣政治」的風險可能是台灣最大的風險,也是台灣在拓展商機與產業影響力上潛在的困難。但現在台灣的半導體業動見觀瞻,而在電動車的供應鏈上,台灣也有立足的空間。不久之前,我應邀到某大國駐台代表(大使)家中作客,大使問我,要如何才能創造兩國雙贏的局面。

我說,貴國有很強大的汽車工業,而汽車工業正在轉型,過去的生產體系面對兩大困難。第一是傳統的汽車供應鏈需要台灣的半導體、顯示設備與光電元件,促成兩國新世代汽車產業高峰會是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努力的方向。

過去,貴國的汽車零件供應廠可能會把台商當成競爭對手,但在矩陣型的產業結構中,競合關係趨於模糊,而汽車只是掛上輪子的行動電腦而已,與台商合作才能加速產業轉型。記住,全世界擁有汽車工業的不會只有貴國,台灣有很多選項,而貴國最好的選擇就是台灣。

第二,將來電動車不會只集中在過去傳統的汽車大國,越南、印尼、泰國、印度都不會錯過這次的機會,如果貴國的汽車供應鏈想擴張東協南亞商機,那台灣是最好的跳板。我太瞭解台灣供應鏈的優勢了,從資本優勢到量產,不輕易犯錯的產業體質,台灣在下一代電動車的商機中,將會是無可替代的戰略夥伴。

第三就是人才交流,鼓勵更多在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新世代工程人才到台灣工作,無論是製造、設計,台灣都是培養產業經驗最好的地方。

對台灣而言,看得見的是地緣政治風險,看不見的是國際合作上的困局。除非有特殊的考量,跨國知名企業不會公開力挺台灣,國際環境的疏離,讓台灣的產經政策與國際觀都面對極大的扭曲。

我一直鼓勵台灣在未來十年的科技政策上「放空」,出手協助各國建立電動車產業,儘可能的引進各國人才為台灣半導體、ICT產業供應鏈所用,真正落實台灣是無害夥伴的戰略。當世界面臨轉折點,鎖國或靜觀其變是最愚不可及的政策。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