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ADLINK
DFourm0722

台灣與三星的另一種關係:唇齒相依

英特爾(Intel)、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cis)動作頻頻,瞄準共同的競爭對手台積電,媒體除了跟著起舞,寫寫新聞之外,也許可以用不同角度觀察產業的改變。

1995年我當情報中心主任時,英特爾出現奔騰(Pentium)晶片出錯的事件,執行長Andy Groves寫了一本膾炙人口的好書《十倍速的時代》,書裡頭說,如果您是產業領袖,別人會想盡辦法分享您的成果,直到您一無所有!企業家寫書,與其說是表達自己的想法,不如說是警惕自己,或預告未來可能面對的競爭情境。

三星有機會打敗台積電嗎?我覺得很難;與英特爾聯手嗎?頂尖技術可以這樣分享的話,大家早就這樣幹了,真正改變競合關係的競爭模式,絕對不是工業時代兩者疊加的模式。最大的變數是地緣政治,G2大格局背景下的國際分工架構。

從國際政治層面觀察,美國以南韓、台灣為第一島鏈(科技島鏈),做為對抗中國的第一線是「上策」,那麼台韓做為緩衝的角色,也可以在產業價值上繼續分一杯羹。美國捉襟見肘,退守英特爾或矽谷防線是「下策」,屆時被犧牲的不會只是台積電,唇亡齒寒,三星遲早也會面對類似的問題。

以不同的角度觀察南韓

看到三星、樂金電子(LG Electroncis)從LCD大廠抽單,大家心裡頭浮現會浮現「這是三星滅台計畫的一部分嗎?」我很早就發現,如果我們從三星的獲利結構出發,台灣產業界與三星重疊的僅剩下「晶圓代工」而已,面板、網通設備,甚至部分晶圓代工訂單也轉交聯電。

表面上,三星來勢洶洶,但萬物聯網時代,由下而上多元的供應結構,三星也將面對更需要台灣產業支撐的現實。三星確實不願意跟台灣下單,但三星也別無選擇,如果您發現有更多廠商加入鴻海的MIH體系,您認為過去的競爭對手,未來必定沒有成為合作夥伴的可能嗎?

蘋果(Apple)抽單,台灣人就說這是調節供需,三星抽單,就說三星正在執行「養套殺」的戰略?沒這回事,誰有本事,誰拿訂單,台廠不會對台廠比較好,產業結構相近時,必然是競爭多於合作!

做為一個中立的研究員,我心中沒有「歧視」,只有產業「專業」。南韓的網路、新創產業正在走向「脫財團」的宏觀結構,南韓的年輕世代也不會走向IC設計、工控應用這些專業路徑,這些商機都在台商手上。知己知彼,大家共創雙贏。三星如果不找台灣合作,他們在比較少量多樣的產品選擇上,他們會找誰當合作夥伴?

一樣的道理,台商只是三星的癬疥之疾,而中美的大廠才是三星的心腹大患!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