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程式為王的時代 人類終能與萬物對談
我僥倖於2018年獲選為台中一中學術類傑出校友,頒獎當天校方為每一位傑出校友準備了一個方型陶土磚,製作手印,燒製後鑲嵌在學校的牆上。壓手印時我忍不住噗哧笑出。原因是,我高一時調皮搗蛋,翻牆翹課,爬牆時不小心會在牆上留下手印腳印,常常被教官訓斥罰站。2018年傑出校友頒獎時我在陶片上寫一句話「Programming is King」,因空間不足,寫成「Program is King」。我的目的是鼓勵台中一中的學弟妹,不管未來要走哪一個方向,都要會寫程式。
我擔任科技部政務次長時負責國際合作,曾周遊列國,觀察到,在沒有天然資源的國家,電腦程式能力和大數據的掌握成為國家富強的關鍵。於1991年取得獨立的愛沙尼亞(Estonia),人口不到133萬人,卻是資通訊科技先進國家。2012年,愛沙尼亞公私部門宣布合作推出ProgeTiiger,教導5歲孩童寫程式的基礎。英國和美國隨即跟進。
因疫情鹹魚翻身的舊發明
2020年初,COVID-19(新冠肺炎)衝擊校園,為了避免學生上課群聚感染,教授們手忙腳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找出各種視訊方式進行遠距教學。除此之外、點名、開會投票、學生住宿及餐廳等各項校園工作及生活機能無不受到COVID-19影響。
若要以零接觸(Zero Touch)方式進行這些活動,最快的方式是以物聯網技術在校園建立一個資通訊共同管道(ICT Common Trench),在此平台上發展各種智慧應用。於是乎我們發展了「說話的校園」系統(CampusTalk),讓校園內各種物件能以零接觸方式進行互動。
商品化氮化鎵功率元件 準備好了沒?
日前在台北舉行的SEMICON會議中,個人受邀以氮化鎵在功率元件的應用為主題發表演講,並且以商品化為主軸來檢視其未來的發展。在此整理該演講的內容及個人的觀點,以饗讀者。
氮化鎵是一個很神奇的半導體,它的應用涵蓋了光電領域,LED、雷射;電子領域,微波/毫米波功率放大器(PA)、高功率元件。在光電領域的應用,如藍光、綠光、紫外光的LED以及藍光雷射都早已商品化,並已建立了相當規模的產業。
八木天線:從二戰到電視科技
商用5G產品的開發有著各種新挑戰,如主動式天線陣列,是令人頭痛的問題。在〈右手或左手:iPhone使用者經驗也有凸槌時〉一文中,提到天線擺放的重要。由於電磁波很容易受到手的吸引,如果手機天線擺放的地方是手握住的範圍則會嚴重影響傳輸。現今的手機出廠前都要測試確認手不會對手機造成干擾。當我們掙扎擺放天線時,讓我回憶起天線的濫觴。
2017年6月我到德國訪問德勒斯登工業大學(Dresd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看到巴豪森 (Heinrich Barkhausen)的雕像及畫像。巴豪森在電機領域有重大貢獻,專門研究振盪器,發明了由真空管制作的極高頻振盪器,完成微波管,微波的各項應用才得以實現。
NVIDIA購併安謀的「一石三鳥」之計
企業的購併一定有綜效的目的,從最簡單的擴大經濟規模,到擴大產品線、掌握更多核心能力、整合價值鏈的上下關鍵節點等,不一而足。站在產業巔峰、發展最前端的企業心思最難揣測,因為他們所見牽涉到整個產業的前景,不在其位難以窺測。
大企業的購併必須遵守一連串的法定程序,企業需要釋放有利後續進行的訊息以獲得支持。企業發言,不一定如法庭上的the whole truth,因為有商業秘密,但是一定是the truth,要不然貽患無窮。從最近黃仁勳的發言,我認為有2個訊息值得注意。1是NVIDIA要發展AIoT,2是NVIDIA的AI IP也會放在安謀上架。這就提供了了很多可以構架起其意圖的訊息。
從凱撒密碼到現代通訊加密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促成遠距辦公興盛,而如同COVID-19,電腦病毒與駭客威脅事件也層出不窮。2019年後,台積電、中油、台塑等企業陸續遭到病毒及駭客攻擊,政府單位更早在2013年前已成為中國駭客的練兵場。2020年8月19日調查局資安工作站示警,全國有10個公部門機構與國立大學、4家資訊服務商,成了中國駭客長期攻擊的對象。因此通訊加密成為運作資訊系統的基本功夫。
通訊加密的開山祖師是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 ,他所發明的加密方法被稱為「凱撒密碼(Caesar cipher)」。他的加密方式很簡單,將每一個字母向右移三個字母的位置(例如a變成d,b變成e等)。這個簡單如同兒戲的機制在凱撒時代是很有效的加密方式,因為當時大部分的人是文盲,而非羅馬籍的敵人大概也看不出當中的玄機。凱撒的姪子,也是羅馬第一任皇帝奧古斯都(Gaius Julius Caesar Augustus)就比較偷懶,僅將字母右移一位。
如何用物理公式預測股市?
在紐約的華爾街,充斥著尋找財富機會的人。這群人中有不少人是具有財務金融專業背景,有些投機客,但也有一群科學家,更精確地說是物理學及數學家廁身於此,對他們而言,追求財富與知識是充滿著相同的渴望!
去年在一個場合上,遇到了位40年未謀面的高中同學,他在美國拿了博士學位後,在紐澤西州貝爾實驗室做科學研究工作。千禧年前因緣際會轉業進入了一灣之隔的華爾街,加入雷曼兄弟投資銀行,從事起寫程式、推導財務理論模型、並建立股票交易定價預測的工作。這件事對他一點都不困難,且收入豐厚。可惜好景不常,金融海嘯之後,他就轉行做創投的工作。最近又拜讀了魏瑟羅(James Weatherall)所寫的《華爾街的物理學》,過去在學生時期接觸過各類的物理學,唯獨缺此味,因此興起一窺其堂奧之妙。
右手或左手:iPhone使用者經驗也有凸槌時
發展智慧應用時,使用者經驗很重要,應用的設計要能讓使用者容易上手。 例如第一代iPhone的鍵盤不再有實體鍵盤(Hard Keys)而是觸控的Soft Keys,這是革新的創舉。
其設計以一隻手指輸入,每按到一鍵時,該鍵會放大,比一般手機的Hard Keys好用多了。唯一遺憾是,最初的設計沒為左撇子著想。
《一九八四》沒真實上演 竊聽仍在你我身邊
2020年8月立法院爆出會議影音儲存管理系統,恐有資安疑慮。雖然立法院澄清採封閉式系統,無機密外流疑慮。對此媒體訪問我,我提醒,若系統被植入特定程式,在不知情下自行開啟錄音、錄影功能,廠商以維護之名,將儲存資料從機房帶出,確實可能造成國家機密外洩。
今日我們使用許多資通訊應用,都有資安疑慮。而資安問題的濫觴,則是電話竊聽。
誕生於GDPR背景下的台灣AI專案
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曾說:「事業誕生於公共,而才能來自於隱私」(A career is born in public - talent in privacy)。以此論述,產生才能的隱私自然要好好保護了。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 在2018年5月開始實施《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GDPR),以政府公權力保障人民隱私權,讓消費者得以重新取得掌控制個資的權力。該法規要求大型科技業者必須要將來自歐盟用戶的個資儲存在歐洲。
然而GDPR可能導致「過度監管」,加重了數位平台所需負擔的責任。而每個國家國情不同,會產生出多頭馬車(multiplicity)的標準。因此雲端公司需要大量的人力,造成成本的提升,尤其會傷害規模較小的新創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