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超級電腦的世紀之爭 得天下者必用台積電
最近有3件報導都跟超級電腦有密切的關係,首先是日本的富岳(Fugaku)超級電腦在六月奪得世界第一的榮譽。這是日本在睽違了十多年之後,重獲此殊榮,而這段時間超級電腦一直是美國與中國的天下。
「富岳」是由富士通與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共同研發,運算能力是每秒41.5億億次浮點運算(0.415 exaFLOPs)。其運算核心處理器為日本自行研發,採用ARM 48核架構,以及台積電7奈米製程及CoWoS尖端封裝技術。整個系統共使用了超過15萬顆處理器,造價達到12億美元;此造價之昂貴實為空前,幾乎是美國在進行中的下一代超級電腦經費的2倍。
電力加值服務再進化 從HAN開啟的多元智慧應用
在前2篇文章中,我介紹了智慧電表在台灣的發展,以及家庭電力資料可視化的重要關鍵:「HAN (Home Area Network)」,並說明HAN電力數據如何協助ESCO (Energy Service Company)業者評估電力節能效益。在本篇文章中,我將進一步詳細介紹HAN電力數據在電力服務、智慧照護、智慧安防等領域可以創造的加值服務。
電力服務再進化 客製化服務與資訊推送
文創園區的發展 從諾丁丘看海角七號
7月時我受文化部邀請到台北空總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演講文創產業。我第一句話是,心中掛念產業就不會有文創。常常有人問我如何利用資通訊來發展文創園區,我聽了不少例子,都可運用資通訊技術,但無法相得益彰的產生加乘效果。
台灣提倡文創園區,生存極為困難的主要原因是,一心想著產業,園區卻沒有吸引人的故事,沒有特色,很容易沒落。而最近5G熱門,欲與文化結合,強用先進卻不成熟的高科技來發展文創園區,更容易敗下陣來。文創園區先要有永續的文創,再輔以高科技,方有畫龍點睛之效。
古有主權爭端 今有數位主權議題
古巴強人卡斯楚(Fidel Castro)為了國家主權(sovereignty),和美國對壘了一輩子。他說:「就解決美國和古巴之間存在的經濟問題而言,我們的立場是,不接受任何可能影響我國獨立和主權的條件。」今日則有很多國家和美國的大公司爭奪「數位主權」(digital sovereignty)。
數位主權是指一個國家管理自己數位資訊的權力。數位主權受到各國的重視,主要在於雲端運算科技的興起及普及,Google、亞馬遜(Amazon)、Facebook、微軟(Microsoft)等公司能以此技術,越過國界,直接獲得一個國家有價值的數據,而該國政府反而無法過問。或者許多國家的資料都儲存在亞馬遜與微軟等公司的雲端伺服器。而當掌握數位資訊的公司將其資訊流加密,或者切斷資訊流,這些國家變相的喪失國家主權。
二氧化鉿鐵電記憶體面臨的挑戰
新材料的使用或熟悉材料的新應用大概是目前半導體創新的最大驅動力之一,前者如二維材料的引進,後者如二氧化鉿(HfO2)之於鐵電記憶體。二氧化鉿自28nm以下就被廣泛應用於CMOS的髙k介電質以及DRAM電容中的介電質。之後又被應用於ReRAM的阻變材料,是半導體已極其熟悉的材料。
摻雜(doped)的二氧化鉿在斜方晶相(orthorhombic)具有鐵電性質(ferrielectric),此一現象自從2011年被發現後,迅速導入記憶體元件應用的工程開發。雖說鐵電記憶體元件理論上可以有FeFET (像NAND)、FeRAM (像DRAM)、FTJ (穿隧元件,像MRAM)等形式,但是由於FTJ需要較大的讀取電流,目前認為FeFET和FeRAM是比較近期可以實施的方案。
大廠紛射人造衛星 台灣應組隊搶商機
全球通訊人造衛星的競爭已拉開序幕。Space X繼2019年5月及11月發射二批共120顆Starlink衛星後,2020年至今已經發射多次各60枚衛星。最近一次將是7月下旬預定發射一組57枚(由於天候及火箭維護而從6月延遲),此次發射將使SpaceX擁有近600枚低軌通訊人造衛星。
目前這批衛星都佈展在550公里高空。除了通訊人造衛星,該公司也已配合NASA,送太空人上國際太空站,甚至不遠的將來上火星。SpaceX是全世界擁有人造衛星最多的個體。他們第一階段共計劃發射12,000枚。而且更已向國際通訊組織(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ITU)申請另外30,000顆人造衛星的許可。
被銘記的太空先鋒 被遺忘的姓名
隨著下一次的「地火最近」即將到來,中、美、阿聯等國紛紛送出自己的火星探測器,新一代的太空競爭儼然開打。在各國紛紛把目光轉到幽深宇宙的此刻,我們不妨再來回憶一下60年代的美蘇太空爭霸戰。
20世紀美蘇的太空競爭,有極為戲劇性的過程。鑒古知今,由過去的歷史,我們可想像未來的競爭發展。20世紀的太空競爭由於蘇聯首席科學兼科羅萊夫(Sergei Pavlovich Korolev)的貢獻,蘇聯一路領先美國,最後卻因為科羅萊夫早逝,被美國捷足先登的上了月球。
從南韓的布局 看台灣科技產業政策
90年代初台灣相對的經濟發展程度達到一個高峰,美國研究粒子物理的超導超級對撞機(SSC;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因建設經費節節攀升無法獨力支撐,邀請其他國家參與和分擔經費,台灣在受邀之列。因為經費龐大,在台灣科技界引起熱烈的討論。最後多數意見的結論是粒子物理離實際的應用尚遠,而台灣的經濟體量小,有限的資源應該投向直接有益國計民生的科學。這是影響台灣其後30年科技發展政策的重要事件!
時間拉到2014年,原先主管業務為基礎科學研究的國科會改制為科技部。這個步子跨得比南韓早,南韓到2017年部會才做類似的調整。將基礎科學與產業技術的研發管理置於同一部會之下,這是另一個政策思維的轉折點。這個思維非常符合最近對二者的考慮:儘快的將基礎科研轉換成產業技術,以爭取競爭優勢以及伴隨的經濟利益。
完善能源生態系的關鍵 HAN電力數據新商機
智慧電表的用途,絕不只是解決電力公司抄表的困擾而已。其中由HAN (Home Area Network)所蒐集的電力大數據,才是未來發展智慧城市的關鍵DNA,藉此延伸出的商業應用都將成為智慧電網與智慧城市的核心架構,加速科技與智慧城市生態發展。
完善電力調度生態系
人臉辨識:有宦官之利而無宦官之害
IBM在2020年6月宣布退出人臉辨識領域,不再研發、使用及販售相關技術,主因是這項技術侵犯人權。而就今日應用人臉辨識技術的廣度而言,中國大陸是世界之最。為何美國和中國對這項先進技術的認知有如此落差?我個人認為並非資本民主或共產專政的差異。君不見,英國倫敦也放了一堆監視器?人臉辨識這種資通訊技術的採用,和政府組織以及行政制度很有關係。資通訊業者必須搞懂這關鍵,否則一廂情願地想將先進技術賣給錯誤的客戶對象,會做不成生意。
西方國家經由「憲法」的產生,逐漸發展出當權者與百姓之間的互動關係,政府組織以及行政制度據此有系統的發展。國家的根本大法如英國威廉三世於1689年簽署的《權利法案》、法國1789年《人權和公民權宣言》,以及美國《獨立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