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同學

我們這一班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時代產物,「同窗」只是一種偶然,「同學」則是現在進行式。我們這幾位合寫專欄是希望匯聚多年多地的科技從業與跨界經驗,和讀者們一起來觀測世界、探索出路。

機器智能、人類慧能、和你我的未來

比起「深度學習」和台灣人的關係,您可能更加關切人工智能對自身未來的影響。由智能革命主要發動國傳來的消息的確實駭人聽聞:紐約時報從新證據看〈機器人搶工作 美國人輸定了〉(註1)、大陸上〈總理點讚,億萬人關注!中國最牛翻譯器面市,翻譯員要直接下崗了!〉(註2)。有心追究聳動新聞背後實情的讀者可以細讀吳軍去年的《智能時代》來龍去脈解說,和李開復上週出版的《人工智慧來了》(大陸版書名為《人工智能》)深入淺出分析。身兼研發老將與創投新銳的兩位作者能夠把他們對智能革命的真知灼見及時分享給中文讀者,是華人在以往的重大科技變革裡所不曾有的福氣。

覃培雄 2017/5/5

台灣科技業:過往成功竟成未來障礙

讀王文漢的專欄“得軟體者得天下”一文,深有同感,此篇想做點回應。1980年初期,個人電腦(IBM PC)崛起,漸漸加上工作站(workstation),從而取代了大型電腦主機(IBM Mainframe)。主機板及半導體業因勢利導,慢慢在台灣生根。給了我們這群專欄撰寫的台大電機系同班同學(1981年畢業)及前後7屆絕佳的機會。我們這屆一共99位出國,66位拿到博士學位。驚人的是,其中共有15位唸名校柏克萊加州大學(UC Berkeley),主修電機、半導體、自動化的佔了14位,只有一位主修軟體(Computer Science)。

歐陽明 2017/4/25

台灣代工產業的鬥犬性格

3月28日下午我受邀到SEMI的Test & Package Committee會議介紹ITC-Asia,說明今年9月我們首度成功把International Test Conference (ITC)的商標搬到亞洲來,跟SEMICON Taiwan結合。我跟委員會裡各公司的主管代表講,全世界最大的封測公司在台灣,且台灣的封測產業整體佔了全球超過5成的產值,遙遙領先其他國家,但是台灣從來都不是測試技術的主導國家,連全世界最重要的測試技術會議ITC,台灣廠商都很少參與,遑論主導重要測試標準的訂定,實在令人不可思議。這是因為我們的代工產業特殊的文化習性嗎?測試服務做這麽久了,為什麼沒有衍生出自己獨到的測試技術及軟硬體設備產業?

吳誠文 2017/4/21

「深度學習」和台灣人有什麼關係?

Alpha-Bet超賭時代:谷歌蛙躍的系統化創新裡,人工智能是谷歌下的賭注最多、影響最深廣的一個領域。其中又以它3年前花5億美元買的英國DeepMind「深智」公司的AlphaGo「超痋v最為驚人。憑靠谷歌的大數據檢索與並行演算技術,台灣本土博士黃士傑每天以上萬台電腦裡的職業棋譜訓練超眭獐ぎz模型,進行調校參數的「深度學習」。算無遺策的超痐D能打敗圍棋王,讓專家們本以為還要等一、二十年的「智能時代」於焉降臨。

覃培雄 2017/4/19

鐡蒼穹下鍛煉鋼人才

俊豪兄的以色列創業精神一文勾起我對這個創新國度的回憶。28年前我第一次踏上以色列的土地,先到最南端的Eilat開會,再坐會議專車到約路撒冷。沿路乾漠荒蕪,無限貧瘠。令我震撼的是午餐蔬果竟無比的鮮嫩香甜。原來是荒漠貧瘠激發了當地點滴灌溉(drip irrigation)的發明。這個發明不僅改善了以色列國民的生活,也透過外銷千億以上的灌溉裝置讓超過十億人分享。

王文漢 2017/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