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rt
活動+

提供完整測試服務 閎康全力支援全球車電布局

  • 鄭斐文
閎康科技謝詠芬指出,台灣廠商應逐步拼回已分工的供應鏈,從系統整合面思考車電布局。

汽車電子是科技產業近年來最火熱的議題之一,工研院IEK的報告指出,2010年汽車電子佔新車的成本約為35%,到2030年將達到50%,2018年每部車內的半導體總值則將達到610美元。

若依德國汽車工業協會的估計,2018年全球汽車銷售量將達8,570萬輛,則全球車用半導體的總金額將超過530億美元,如此龐大的市場吸引了眾多廠商,作為全球半導體重鎮,台灣業者也積極投入,閎康科技董事長謝詠芬指出,相較於其他工業大國,台灣的汽車產業實力較弱,難以帶領電子業者發展汽車電子,不過全世界這波電動車與無人駕駛(ADAS)浪潮,對電子產品的需求甚殷,對台商來說是絕佳商機。

在汽車設計中,安全向來是極重要的一環,因此任何零組件要被應用於車體中,都必須經過嚴苛的測試與認證,謝詠芬指出,閎康科技長期投入電子、電機、材料分析驗證,其貴重儀器的種類與數量,居全球實驗室之冠,提供電子業界大量測試的服務,在車用電子,閎康科技提供包括材料分析(MA)、失效分析(FA)、可靠度分析(RA)等測試,由於汽車電子要求零缺陷(Zero Defect),無論是取樣數量、測試時間,其產品的嚴謹度都非常高,因此驗證服務需要相當豐富的經驗與貴重儀器,閎康科技的完整檢測服務,將可提供台灣廠商進軍車用電子市場的必要協助。

台灣電子廠商近年來積極投入車用領域,不過謝詠芬認為,仍有幾處重點需要注意,首先是一般車廠並不會自行尋找零組件供應商,而是由產業鏈中第一環、直接與車廠合作的商社或代理廠商,負責往下尋找適合的供應商。

例如日本的Toyota汽車,就是由日本最大的汽車零部件廠商DENSO負責,因此台灣廠商的產品如果想獲得Toyota的使用,就必須先送件至DENSO,由後者負責審核是否合乎Toyota的規範,而在送件之前,當然廠商必須先行確認自身產品已合乎車用標準。

不過謝詠芬指出,對車廠來說,研發是企業體系中最機密的部分,也因此各車廠的檢驗標準並不透明,一般廠商難窺究竟,多數有汽車工業大國,在國內都有汽車城,像是美國的底特律或日本的愛知縣等,都有汽車工業聚落,其他國家尤其是沒有汽車背景的台灣廠商,要打入原廠供應鏈的難度相當高。

但謝詠芬認為,在汽車電子台灣廠商仍有一定優勢,雖然汽車產業不強,不過台灣電子產業的完整供應鏈卻是全球少有,尤其是驗證服務部分,一般國家的電子業少有商業化研發服務的實驗室,廠商要做驗證,除了自設實驗室之外就是需要靠客戶協助驗證,前者需要投入龐大資金,後者則會拖長整個研發時間,台灣面積不大,但是電子產業發展蓬勃,光是IC設計就有數百家之多,且上、中、下游布局完整,在此狀況下,台灣廠商的研發速度就是這波商機中,最好的發展優勢。

上、中、下游的專業垂直分工,是台灣電子產業的特色,透過供應鏈每一環節的拆解獨立,將技術研發到極致,垂直分工之後,台灣再將之水平分工,每一廠商專精特定領域,例如台積電的ASIC晶圓代工;力晶、華亞、南亞科技的記憶體製造生產等,每一個領域都佔全球電子產業的龍頭。

不過謝詠芬指出,垂直與水平分工讓台灣電子產業佔有優勢,但在汽車產業卻未必如此,汽車電子需要與車體內各部位零組件緊密連結,在產品設計方面需要有全面性的思維。

她進一步表示,隨著電子技術應用漸深,汽車的設計觀念已與過去大不相同,尤其是未來AI導入後,思考模式將會全面翻轉,這些新功能需要車體內包括感測、光電、微機電等所有技術全面整合,因此台灣廠商要進軍汽車電子產業,需要將已拆解的供應鏈逐步拼回,使之成為速度與彈性兼具的有機組合,若還是從單一廠商的成本估算、行銷鋪貨等方向思考,台灣廠商將很難在此產業勝出。

面對汽車電子這個全新的應用,產業之間的垂直整合深度,是能否拿下市場的關鍵因素,放眼目前仍存活在半導體產業的系統商如NXP、Infineon、STM等,都是在特定領域中完成垂直整合,且已佔有重要地位,台灣IC廠商的規模雖然不大,但彼此若可攜手合作,在汽車電子的實力仍然十分強勁,她也仍然看好台灣廠商在此領域的競爭力,尤其是台商向來動作積極、且生命力十足,她相信在未來的汽車電子產業,仍會佔有一席之地。

更多關鍵字報導: 工研院 閎康 閎康((MA-tek)) 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