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活動+
 

票券平台Jobus的下一步 進入供需資訊混亂的東南亞市場

左為臺灣智駕執行董事劉宜鑫、右為臺灣智駕董事長陳維隆。李逸涵

成立兩年,以媒合地方客運多餘產能(每趟班車的空位)與國際旅客運輸需求為服務定位的旅遊平台Jobus,下一步規劃進入供需資訊混亂的東南亞市場,更進一步,期望順應未來的自駕車趨勢,期望將平台打造為旅客的叫車平台。

短期目標:進入東南亞市場

以人車媒介自居的Jobus,下一步希望進入運輸服務資訊相當混亂的東南亞市場。全世界城市都面臨著都市擴張過快,基礎建設速度跟不上運輸需求爆炸的交通窘境中,瞄準這個痛點,Jobus營運長張亞迪表示,期望建立在團隊的交通管理背景上,藉由掌握不同國家客運業者的運能供給,擴大平台服務的地區,做到更細緻的供需媒合。

而此番往東南亞的布局,亦是看準東南亞對交通服務的開放性,期望帶進與Jobus策略合作的自駕車解決方案,以彈性的叫車、共乘服務,滿足最後一哩路的運輸需求。

中期規劃:成為自駕車叫車平台

與Jobus策略合作的自駕車新創臺灣智駕Turing(以下稱Turing)董事長陳維隆表示,Jobus現階段擔任客運業者與用路人之間的媒介;未來隨著自駕巴士、自駕車成為城市的運輸新選擇,站在同樣的服務出發點上,因應自駕車的運具性質,Jobus提供的叫車平台,將會是一個可以在多重條件下,快速因應即時需求最佳化行駛成本、時間的路線規畫方案。

陳維隆表示,自駕車最終會在城市落地,必須以人類為服務對象;屆時自駕車與傳統公共運具截然不同的性質,會創造出全新的人車關係。在人車之間,每一次叫車都會成為一道複雜的數學題,如同物流的臨時收件、與送件路線規劃,自駕車面臨的問題複雜度更甚,必須考量車上行人的等待時間,以及整體呈現的乘車服務水準。

那麼自駕車在行駛過程中究竟要考量哪些條件?陳維隆就非固定路線、固定站點的叫車、共乘情境說明,自駕車會一邊行駛、一邊接收臨時的叫車時求,平台在接到新訂單之後,必須快速評估應該指派哪輛車子服務?這趟新的行程是否會延長既有乘客的乘車時間,是否在乘客的接受範圍內?新下單的用路人放棄訂單的機率有多高?營收與成本能不能平衡等?

陳維隆表示,這讓每一次下單都成為一道複雜的最佳化難題,必須設定好不同條件下的容忍值,讓自駕車的運輸服務在財務健康的同時,確保運輸服務的可預期性。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東南亞 自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