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I
order
 

軟領科技執行長翟海文專訪:終端崛起,物聯網應適時「下放智慧」

軟領科技團隊合照。軟領科技

曾是「前友訊人」的翟海文,在與台灣硬體業者接觸過程中,挖掘到業者對「物聯網平台」的高度需求,於是在2017年創辦軟領科技,目前已是台北市政府重點扶植新創團隊之一。但他的創業並非一路順遂,從最初一心想提供通用型物聯網平台,到後來發現:物聯網需要的,是高度客製化服務。

當大家都談論「萬物連網」,他卻覺得物聯網更應該建立「終端」概念,並適時把智慧下放。當各界都在討論5G通訊技術,他指出更應強調硬體為何要連線、連線目的又是什麼。他認為,惟有硬體連結後能提供更佳服務,才能讓使用者不計連線成本,並願意自願提供個人隱私資料以換取服務。以下為專訪內容: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軟領科技執行長翟海文。劉妍希攝

問:您待過電子零組件媒體通路、IT代理商、網通原廠,也加入過2家新創團隊,現在又創辦雲端軟體公司,這些經歷讓您如何看待台灣的網路、通訊產業演變呢?

答:我原本主修食品化學,但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卻走進IT領域,在90年代擔任電子零組件出口雜誌的廣告AE,開始摸索「通路」概念。在第一波網路泡沫快開始的90年代末期,再轉進網通代理商擔任業務,看到當時公司開始試著「網路化」,成立新部門推動類似現今的B2B電子商務。

約在1999年,我進入台灣網通大廠友訊科技,剛好經歷友訊最大波轉型期,將品牌與代工分家,奠定日後的明泰科技、友勁科技等本土企業基礎。不過,2013年底認為純硬體產業已經走不遠了,即便大廠也不例外,因此離開後投入創業。在前友訊執行長曹安邦支持下,共同創辦國際型B2B電商平台集市雅,但當時認為自己仍然無法掌握雲端技術,因此1年後交還管理權。

儘管如此,對亞洲雲端市場發展仍然持續關注。因為在集市雅時曾採用數位無限軟體公司的混合雲技術,之後便加入數位無限,協助拓展業務、募資;雖然過程比集市雅時期更辛苦,卻也從中看到亞洲雲端市場的潛力正流向東南亞、中國大陸市場,於是決定創辦軟領科技。

從網通業走入軟體業的經歷讓我觀察到,儘管工業電腦業者亟需能將雲端架構自動化的物聯網平台,但因為硬體業者內部缺乏軟體人才和雲端文化,認為開發軟體理應搭配1項可販售的硬體產品,因此自行開發物聯網平台對他們來說,具有極大風險。

風險之所在,機會之所在。硬體業者「不敢做」或「難做到」的事,也因此成為我們可切入的缺口。

問:投入物聯網平台創業後,該領域市場需求與原先想像有出入嗎?

答:我認為平台(platform)是一種應用(application),也就是:蒐集各種設備資料後用視覺化呈現,並把架構全面自動化,讓企業不必額外開發,就能看見、控制每個程式。因此,最初我採用亞馬遜(Amazon)AWS的「無伺服器架構」(serverless)技術,想打造一個通用型(general-purpose)物聯網管理平台,讓企業可以隨時管理物聯網裝置、數據及保存數據。

但產品實際接觸市場後,才發現物聯網是極高度客製化領域。觀察目前市面上所謂的物聯網平台,其實比較像是由平台創辦人做莊,讓企業客戶把資料傳上去;但理想中的物聯網平台應該像「烤箱」,每間企業自行把材料放進去後,就能烤出屬於自己企業商業邏輯的麵包。所謂的標準化、自動化,其實很難在物聯網垂直領域實現。

為何難以實現?因為當工廠推行產線自動化,代表交貨標的、料件等製程環節都要「被標準化」;但現今即便是追求標準化、自動化的工廠,如果商品要銷售到較遠的市場,業者為了確保品質也會傾向「當地生產」,而非一味追求自動化、標準化。

物聯網雲端架構的思維,其實與工廠「當地生產」思維類似。就像有些產品的工廠供應鏈要愈近愈好,數據也需要離資料中心愈近愈好;而當新產線使用不同材料,就會需要一套新製程,物聯網雲端也是如此,只要有一點點改變,就會帶來許多變動。

這就是物聯網對「客製化」擁有龐大需求的原因。或許基礎建設和架構可以自動化、標準化,但垂直領域很難,他們需要的不是一個提供標準服務的自動販賣機,而是能敏捷變化的烤箱。

問:在5G邁向商用化之路後,許多人更常提到「萬物連網」,但您似乎有不同想法?

答:約10年前在美國參加論壇時,當時就有科技人強調未來所有東西都要連網,而當時雖然連線成本不低,但也有出現相對便宜的NB-IoT;直到2018年電信業者「499之亂」後,現今台灣的連線成本早已降低許多。

然而,就算連線成本很低,我們就需要把萬物通通連網嗎?物聯網中的許多資料數值其實很小,遠遠比不上影像檔案來得大,不一定需要用到5G;它們只是數量多,例如:每秒不斷變化的溫度數字,看似數量龐大,但其實傳出來的數值非常小。

而在不少情況下,物與物之間的通訊其實毫無意義。以溫度變化數值為例,即便製程需要相關數字,其實也不必每秒連線傳輸數據,反倒可以每小時蒐集一次均溫數字即可,或每秒蒐集數據後先在地面終端完成運算,再把平均後的數值傳輸出來。

單單一個雲端就很複雜,物聯網的雲不只一個,情況會複雜加上複雜。很多人都提倡「擁有資料」,但擁有資料的成本其實不會比實體世界買土地、蓋倉庫來得低。如果要把實體世界的設備連上雲端,其中所需的「連結」成本不只是連上網路,還包括後續的儲存、維護等機房成本。

因此,物聯網不代表萬物隨時都要連上網路,因為收到的資料並非通通都有價值,可以建立「終端」概念,先在地端運算一遍,再把有價值的數據儲存一份到雲端。
因為就算是物聯網,也需要適時「下放智慧」。

問:比起談論4G、5G等通訊技術,您更強調「連結」。可以談談您認為「連結」可以帶來怎樣的價值嗎?

答:我認為台灣業者更需要關切的是究竟連網目的為何?要用來做什麼?如果不知道為何要連結、為何需要數據,即便使用便宜的NB-IoT來傳輸都不符合成本效益。
說來慚愧,自己曾經在台灣網通設備領域服務,但過去賣網通產品,如交換器、路由器等,賣出去後,我並不清楚客戶想要把產品拿來做什麼,我只是幫客戶做連結、打好基礎建設,僅此而已。

後來才領會到,物聯網不是一項技術,而是數位經濟轉型成資訊經濟(infonomics)、數據經濟的現象。它指的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就叫做「Internet of Things」,商業模式也因此從生產、製造變成服務導向,從買賣商品變成提供服務。

舉例而言,之前曾有長輩騎電動三輪車時,因為電池故障釀成火災意外。如果能用物聯網來思考新商業模式,相關業者就可以把電動三輪車變成新型態的租賃服務,除了能即時回傳電池健康數據並在意外發生前阻止憾事,也能獲知車子目前行駛地點,前方也設有攝影鏡頭確認駕駛人目前安全狀況,成為專攻銀髮族的租賃型電動三輪車。

所以,未來商業模式應該以「硬體的連結」去理解客戶需求,再提供給他們服務;因為這種建立在消費者需求上的連結,才會讓使用者忽略連線成本並甘心掏錢。哪些領域的使用者願意付費呢?除了與自身健康、安全有關的領域如智慧醫療、智慧健康、自駕車之外,還包括強調「爽快感」的需求領域,例如:娛樂、色情、賭博等。
那麼,此時資料與隱私權的衝突該如何處理?未來,隱私權只會在一種前提下被自願販賣,也就是:交出個人資料後,就能獲得更好服務。

當供應商拿走我的資料,卻能幫我們關注健康、安全,或結合商業告訴我們該為哪些生活用品添貨,這時候「服務」就會超越「隱私權」,也讓我們自願決定要提供資料給哪些供應商,以便獲得更好服務。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網路 物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