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
活動+
 

自駕送貨機器人新創Kiwi Campus計畫來台營運 設立在地團隊

矽谷半自駕送貨機器人新創公司Kiwi Campus創辦人Felipe Chávez Cortés。李建樑攝

台灣良好的商業環境、硬體製造與研發能量,吸引矽谷新創企業Kiwi Campus來到這裡,探索設立研發中心、組裝測試團隊與營運團隊的可能性。其創辦人是名列麻省理工學院(MIT)選拔的拉丁美洲35歲以下年輕創業家榜單,哥倫比亞籍的連續創業家Felipe Chávez Cortés。這家頗有創意的新創公司在美國大學校園和週邊社區以L2級半自駕機器人外送餐飲和雜貨。以下是DIGITIMES專訪的內容:

問:公司成立的背景與起心動念?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矽谷半自駕送貨機器人新創公司Kiwi Campus的機器人傳回後台電腦的影像。李建樑攝

答: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就開始想做這件事。我的共同創辦人那時候在美國太空總署(NASA)工作,我把發展校園商業經濟模式的看法與他討論之後,我們覺得成立一個自駕送貨機器人的時機已經成熟。

他是我大學的教授,我們成為很好的朋友,我們花了大約1個月的時間,把共享經濟、供應鏈和自駕AI科技研究透徹,決定創辦一個機器人送貨的公司。有一次我們和朋友閒聊到新創公司需要在好的生態圈當中有良好支援體系才有機會存活,所以決定要到靠近美國矽谷的地方去找機會。

我於是很快地買了機票,申請觀光簽證就飛去美國柏克萊大學,後來也參與他們的Skydeck加速器計畫。加州柏克萊大學是我們的第一個機構投資人,他們有個叫做Deep Drive的研究計畫,透過他們,我們得以認識許多教授,取得加州州立大學系統的資源支持。

這是我們取得資金和人工智慧(AI)技術來打造我們的機器人的關鍵,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2年半之前決定搬到矽谷,並且在那裡註冊創立我們的公司。柏克萊大學是天使投資人,也是我們的技術顧問。

問:你們的商業模式是什麼?

答:我們想打造一個平衡的市場經濟,讓人們很開心地付1美元或更低的服務費,取得方圓2英里內的食物或商品。我們是運用機器人團隊,以高效率的方式來提供這樣的運貨服務。

我們主要的營收來源,是來自餐廳,或是自動販賣機裡面的產品供應商。每筆交易我們的手續費是該商品價格的15%。我們自己也有販賣機可以自動給機器人補貨。我們的目的,是以便宜的方式,運送貨物,讓人們可以用低廉的價格拿到他們購買的東西。

但我們現在服務的對象,不只是校園裡面的人,也包括大學週邊。目前我們已經在兩個地點營運,其中一個是柏克萊大學,其校園週邊的商家和消費者,貢獻了70%以上的營收。我們也開始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大學提供服務。

我們目前在12個大學校園中都有同仁在那裡坐鎮準備前期作業,例如申請許可證,尋找供應商,與餐廳簽約等,這段流程至少需要6個月的時間。目前我們還有4個點基本上已經準備就緒,只要許可證一發下來,就隨時可以開始提供服務了。台灣是我們希望2020年可以開始落地營運的地方。

問:台灣讓你們感興趣的地方是什麼? 

答:我們的機器人是在深圳製造的,所以想找一個比較接近硬體製造中心的校園。所以地理位置是一個因素。此外,我們也一直想在亞洲找有研發能量的團隊,所以我來到台北,除了拜會大學,也想和人才見見面,看是否有機會在這裡建立團隊。第三,以人口密度和消費能力而言,台灣市場與我們所提供的服務有極高的配適度(fit)。

問:所以你提到的台灣校園,指的是台大嗎?計畫如何合作?

答:我們明天就會去拜訪台大,但所有的學校我們都會去探索可能性。如果能成功在此營運就再好不過了。我們已經累積成功的經驗,希望可以跟當地的學生一起合作營運,這也是我們目前在其他校園的合作模式。

問:為什麼會想在台灣設立研發團隊?

答:我們所使用的Tensor Flow程式是Google開發的,Google地圖在中國大陸被禁用,我們只好在美國做組裝和測試的工作,非常不方便。我們一直想能夠在靠近硬體製造的地方進行組裝和測試,而台灣擁有能與深圳匹敵的製造能量與競爭優勢。這樣我們就可以很快地在測試驗收後,直接讓機器人上路並且提供服務。

問:你兩年前才設立公司,現在的業績進展如何?

答:去年完成7萬多筆交易,現在每週平均3,000筆。如果你去柏克萊大學,就可看到我們的機器人在街上跑來跑去。但人口密度對我們很重要,供應鏈的密切合作也很重要。估計在台北,我們出動一個機器人送貨的成本大概是兩筆訂單就可打平,平均一趟可送4~5單,這是建立在自動化的基礎上。

問:可以解釋一下AI如何應用在你的服務上?

答:我們的機器人是L2級的自動駕駛技術,我們也有神經網路,讓機器人會自動走在人行道的中間,可以自動避開障礙物,有影像辨識能力,能辨識街角,也會辨識交通燈號。這機器人配備有6個攝影頭,Jetson TX2電腦,有GPU運算能力,但耗電量很低。我們以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訓練機器人,讓他們可以視路況來調整速度和方向,但沒有採用高階感測器或光達。

問:這機器人看起來並不重,其實很容易被人中途攔截搬走哩!你有方法防止別人綁架你的機器人嗎?

答:這是個人類學問題!加州柏克萊的人均所得其實不低,可是在我們一開始營運的時候的確有15%的破壞率,是被喝醉的大學生還有反科技的人損壞。現在這個比例已經降到1%以下。我們是如何做到的呢?基本上我們是靠著與社區的人們溝通,讓他們知道機器人不是來搶工作的,而是讓人們有更多選擇。

其次是設計,機器人材質不能太脆弱,目前的容量是1立方公尺,如果一趟送的貨物裝不滿80%,卻還要把機器人造得更大,就沒有太大意義。而且這不但造價會提高很多,也會佔據太多空間,堵住行人行進動線。所以我們建造一個看起來友善,有可愛的臉和表情的機器人,讓它跟人類產生情感的連結,也灌輸人們霸凌機器人的人應該感到羞恥的觀念,因此情況就開始改變。

你或許也注意到,我們的機器人是L2級的自駕技術,還是需要有人在遠端輔助操控。這也有助於提升安全性。我們每個機器人造價都在3,000美元以下。

未來的世界將會充滿機器人,而我們是一個領先的示範,讓人們看到機器人未來在我們生活中將扮演的角色。我們的機器人走在路上,所接觸到的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顧客,所以我們也希望可以與社區保持和諧的關係,也歡迎人們給我們意見反饋。

問:你們會運用這些機器人蒐集大數據嗎?比如用來探索未來的新商機之類?

答:我們的神經網路目前不會記錄路上的影像,影像畫素也很有限,但的確他們會蒐集很多數據,例如車潮人潮多的路段與時段,網路連線品質等等,只是要蒐集足夠的這類數據,得需要更多的機器人。我們在這方面也會與各個城市的市政府合作,但目前處於初步階段。

問:談談你對未來5~10年的計畫?

答:我們想建造機器人營運的智慧城市系統,讓人們和企業可以連接到(access)我們的機器人平台,在智慧城市中生活,這是我最終極的目標。我們已經開始打造市集,垂直高頻率交易的平台,把機器人和城市連結在一起。這是我們團隊的使命。

問:你們目前的估值以及是否近期有下一輪的募資計畫?

答:我們目前是400萬美元,目前正在進行第2輪募資,目標是1,500萬美元,預計在2020年第1或第2季完成。我們希望在2020年在8個城市展開營運,其中一個確定一定會在亞洲,希望是台北,營運的總目標是由1,000個機器人完成100萬筆訂單交易。

Kiwi Campus是Felipe Chávez Cortés創辦的第3家公司,將於12月2~4日到泰國曼谷參與Infinity Ventures與Fortune雜誌合辦的2019 Infinity Ventures Summit LaunchPad決賽,競逐100萬日圓獎金。之所以命名為Kiwi,因為奇異果是他第2愛吃的水果。他最愛吃的食物是Lulo(中南美洲的一種水果),也是他在學期間創辦的第2家公司的名字,即線上雜貨零售公司Lulo.com.co,是哥倫比亞首家接受行動支付的公司,後來被購併。他的第1家公司是2004年在哥倫比亞創立的網路電動遊戲公司,讓數萬人上到那個平台玩電動遊戲。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