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報
斷鏈之後
 

專訪Terminal 1 Recruitment:以AI顛覆傳統科技人才招聘模式

邵煥暢透露T1過去3年營收均是翻倍成長。符世旻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加強了企業推動數位轉型的決心和資源投入,但對許多企業技術長而言,過程中的最大痛點,卻是難以透過傳統的人力資源招聘模式評估求職者的技術能力。

3年前創立,來自香港的新創公司Terminal 1 Recruitment(T1)正應用人工智慧(AI)技術,對科技公司的招聘流程進行顛覆式的創新。半年前,T1執行長邵煥暢來到台灣加入SparkLabs Taipei加速器,並開始將台灣作為重要的IT支援與研發據點。DIGITIMES專訪邵煥暢和SparkLabs Taipei共同創辦人兼管理合夥人邱彥錡,談AI如何協助企業打造實力堅強的技術團隊,以確保數位轉型的順利與成功。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Terminal 1 Recruitment 公司簡介

問:請介紹一下Terminal 1以及創辦公司的起心動念,以及傳統科技招聘流程不同的解決方案是什麼?

我在3年前創辦這家公司,目的是協助企業技術主管找到最好的軟體技術人才,解決他們難以透過人力資源(HR)傳統流程評估求職者技術能力的痛點。

在那之前,我賣掉創辦的第一家公司Kites給國泰航空旗下的Asia Miles,要建立一個大數據分析團隊。當時我請HR部門幫忙,也試著透過將近10家獵頭公司來找合適的人才,結果不是很令人滿意。我發覺國際科技人才招聘市場的確有一個大需求一直未能獲得滿足,因為大多數的公司很難有足夠的能力判斷一個技術應聘者是否適任所申請的職位。

我想到自己打造Kites的時候,是從無到有建立了10人團隊,而這個公司成功的關鍵,就是因為能找到好人才,打造實力堅強的團隊。所以離開Asia Miles,進行二次創業,相信我們可以成為企業技術長的最佳顧問,協助他們運用外部資源,找到最佳的技術人才。

問:取名叫Terminal 1,背後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

邵:Terminal 1 Recruitment的名稱,是來自過去的工作轉換經驗,在美國東岸長大,到西岸舊金山灣區工作,再到香港、台灣創業。每一次的工作轉換,都伴隨著地點遷移。因此當身處機場的航廈,也會有面對未知的擔心、對於新生活的期待。取名Terminal 1 Recruitment 就是想運用AI的力量打破地域限制,做到過去獵人頭產業做不到的事,提供全球的工程師們更多到外地的工作機會,給他們國際舞台,迎接符合能力的挑戰與機會。

問:你的平台提供哪些工具或解決方案來解決客戶痛點? 

邵:我們的自我定位是全方位的科技招聘獵頭公司,以科技工具輔助招聘顧問,結合AI與人類服務的最佳應用,來提供客戶最好的服務,以期提升客戶滿意度。我們的平台以不同的職能來進行分類,例如軟體工程師、後端工程師、研發工程師、數據科學分析師等。 

我們從一開始就把求職者的狀態進行更新,讓機器學習客戶列出的職位工作內容與條件要求,並讓機器運算後讓求職者知道該把履歷投給哪個公司,以及怎麼投。看起來很簡單,好像只是把求職者與客戶媒合而已,但事實上這是非常複雜的過程。我們儘可能讓流程自動化,而且每個顧問其實都會產生很多數據,而這些數據會協助提升媒合的精準度。

我們大部分的客戶要求都蠻高的,不介意付較高的費用給更好的獵頭顧問,但他們也想得到科技自動化的好處。所以我們試著把人力和科技的優勢結合,打造一個平台,求職者一進來就可以判斷出他/她最適合哪些企業的哪個職缺,並建議向那些企業投履歷。

問:你們如何測試與評鑑求職者的技術能力?

我們研發出一套測試工具,總共有40幾個測試,可讓企業先給應聘的工程師,驗證實戰能力。這套測試是模擬他們所申請的職位日常會遇到的問題和情境,是以專案為基礎的設計。

我仍在企業擔任主管時,曾用網路上現有的編碼遊戲如HackerRank或Codility來測試求職者,發現那其實只能測出他們的編碼能力。但在日常工作中,其他例如溝通、架構、整理資料,以及團隊合作等都是作為一個神隊友必備的能力。因此研發這套工具,用來辨識優秀的工程人才。

舉例來說,如果你是個資料分析師,不能只具備機器學習編碼能力,還要能知道如何下載解決某個問題所需要的資料,如何清洗這些資料,以及如何取得洞察,如何去訓練機器學習,以及最後如何向長官展示工作成果。所以我們的測試會要求職者達成上述所有的任務,並在最後把成果展示看。測試結果出來,會提供給企業客戶。目前客戶都非常滿意。

這有助於我們推薦的人才在眾多的求職者中脫穎而出。舉例來說3年前我們有個candidate剛從大學畢業,那時候他獲得一個月薪1萬8港元的工作,但他是非常優秀的工程師,因此我們幫他爭取到更好的薪水,3.5萬港元幾乎是原來的2倍。很多時候,履歷並無法反映出一個人才的真正實力,而我們希望可以藉由科技克服這個問題。

即便有人無法通過我們的測驗,我們也會給予回饋,例如需要補強哪些能力,優勢在哪些方面等。他們可以根據我們的建議再接再厲、提升競爭力。

問:所以你們的商業模式基本上是和獵頭公司一樣的,但你們是專注於科技人才的招募上。

邵:是的。我們和一般獵頭公司收費水準一樣,但我們提供的人才與服務品質更好,因為我們是唯一具備高科技工程專業知識,並且可代為測試求職者的招聘服務公司。

我們也會提供顧問服務,例如簡化客戶的招聘流程,節省他們的寶貴時間,還保證找到足夠的優質人才供客戶評鑑。客戶還可以即時從平台儀表板(Dashboard)上看到招聘的流程進度,這是目前市場上沒有其他公司能提供的全套服務。如果有客戶希望我們授權給他們使用這套測試工具,我們也樂意與他們合作。

問:你們的客戶目前分布在哪些區域和國家?

分布在全球各地,但最多是在香港,在新加坡、加拿大、英國、中國和台灣也有我們已經服務過的客戶,而很多國外的客戶,是會為了爭取優秀人才而願意協助申請工作簽證的。我們能為客戶辨識出值得為他們申請簽證並協助舉家遷徙的人才,成為IT團隊的骨幹。我們的工作是找到這些卓越的科技人才並且幫他們找到真正熱愛的工作。

現在全世界都很缺科技人才,不僅是新創公司,大型公司也都求才若渴。台灣有充裕的優質科技工程人才,但這些人才很多不知如何在海外找到高薪的工作。T1的優點之一,就是協助這些人才和企業打破國界藩籬,讓供需得到滿足。

是的,我們的資料庫是跨越國界的全球資料庫,不管人才是哪個國家的公民,只要實力夠,系統就能幫他找到適合的工作。當然有時候會因為某些因素,使某些國籍的人比較難申請某些國家的工作簽證,系統也會把這個問題考慮進去。

有愈來愈多公司看到優秀工程人才的價值,也了解這跟聘僱營運或行銷方面的人才是很不一樣的。如果營運或行銷團隊裡面有一個員工能力跟不上,他不至於拖垮一個團隊,可是在科技團隊裡,必須每個人都要很強才行。尤其愈來愈多企業正在進行數位轉型,希望可以轉型成為科技公司,就更明白光是找個「還可以」的工程師是不夠的,他們需要的是卓越優秀的工程人才。若想要找這樣的人才,靠傳統的模式,讓他們進到小房間回答問題恐怕是不夠的。企業需要現代的方法來評估他們需要的科技人才。我們之前就幫助一家物流公司找到非常好的技術團隊,成功幫該公司達成數位轉型的目標。

我們SparkLabs Taipei倒是觀察到,有愈來愈多台灣的工程師想去矽谷或東南亞工作,包括新加坡。但這些區域卻有愈來愈多企業想到台灣來設立IT團隊或是研發中心。台灣除了有充裕的科技人才外,薪資非常有競爭力,且員工的忠誠度、網路連線品質與速度和資訊安全也都是吸引這些企業想來台灣的重要原因。因而透過T1來找優秀的IT團隊領袖或是研發中心負責人會是非常好的選擇。他們協助招募的層級從高級主管、中階主管到基層工程師一應俱全。

我們從前端的網路或iOS/Android行動科技工程師,高頻交易軟體或是低延時軟體工程師、數據分析師,後端的C-Sharp/ JS, Python/Java架構師,或是管理人才例如經理/技術長層級都能做。其實已經有3個矽谷企業的管理層級主管來到台灣,想透過我們為他們在這裡建立海外團隊。台灣人才的好,讓他們都想保密不讓對手知道。比起在越南或印尼想找到優秀技術團隊一半要靠運氣,在台灣基本上幾乎所有的客戶都很滿意。  

問:過去3年的成長軌跡如何?

過去3年我們營收的年平均複合成長率(CAGR)都在200%以上。雖然成立的時間不久,但我們成長的速度非常快,現在團隊共有20人。我們的新挑戰是在團隊不斷成長之際,希望可以建立起一套標準操作流程(SOP)來維持一致的高品質服務。我們每季也請客戶回饋他們的意見作為改進的參考。

我們致力於成為真正的全球科技人才招募公司,和其他由很多個國家分公司集結起來的國際集團不一樣的是,我們很在意能否了解不同國家人才的需求。因此我們也花很多功夫在跨文化的訓練上,確保我們的顧問能換位思考,了解各個文化背景不同的求職者的想法。我們除了能為企業找出適合他們的企業文化與價值觀的科技人才,以及讓人才找到能發揮他們的潛力與熱情的工作之外,也希望在未來5~10年打造一個更深、更廣的全球人才庫,並使用科技大幅提升科技人才搜尋的品質。

問:你們現在是處於A輪或是種子輪募資呢?

我們應該是介於兩者之間。我們從創立的第一年就有營收了,所以不太需要向其他新創公司一樣那麼頻繁地向外界募資。但我們抱持開放態度,希望能找到可一起推動業務成長的策略投資人。這樣的策略投資人應該是會希望讓他們所投資的企業獲得競爭優勢的公司。許多滿意我們服務的客戶實際上是新創公司,而且會不斷回來用我們的服務。因此,如果能和他們的投資人例如創投公司來談合作,提供他們旗下關係企業與投資組合企業的服務就兩全其美。美國的紅杉創投(Sequoia)就有自己專屬的招募經理,協助投資組合當中的公司擴展團隊時的招募工作。我們很願意與有興趣的公司討論策略投資,或是可以採取哪些策略,使這樣的生態系統有更快速的成長。

問:下一個問題要請問Edgar,SparkLabs Taipei上次成果發表會上,YouTube共同創辦人陳士駿提到不但舉家搬到台灣,也加入你們了。有什麼新成果或計畫與DIGITIMES的讀者分享嗎?

邱:是的,我們很高興在過去1年3個月當中,投資了18家新創公司,而且在其中的9家當中都是領投的投資人。我們第一批的畢業團隊到現在存活率仍然是100%,且有70%獲得投資人加碼投資。T1是個很好的例子,邵煥暢已經自己創過業,成功賣掉公司,又二度創業,仍然選擇加入SparkLabs加速器的全球網路來拓展業務。

我們希望可以和投資組合中的公司一起打造出一個新創生態系。因此我們特地從矽谷、英國、日本、南韓和新加坡找到陳士駿在內的100多位有豐富經驗的創業家來擔任顧問,希望帶起來的這些新創不僅能在台灣成功,也要能在亞洲甚至全世界嶄露頭角。

邵煥暢畢業於Carnegie-Mellon大學,電腦科學與企業管理雙主修。曾在Linkedin擔任產品經理。2013年與另一夥伴在香港創立Kites,是一家大數據分析新創公司,後被Asia Miles購併,並在該公司擔任首席資料科學家,同時也為Swire集團支持的創業空間Blueprint提供業師顧問諮詢服務。3年前創辦T1。

邱彥錡畢業於清華大學計量財務金融學系,曾擔任Gogolook營運長,Naver台灣子公司總經理,現為SparkLabs Taipei國際創投暨新創加速器共同創辦人與管理合夥人。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人工智慧 數位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