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TResearch
event

10條自駕車路線上路 台灣是否效法加州發表脫離報告?

葉哲良指出,主管機關若最終決定投入大量維護成本發表類似的報告,應會以安全監管為目標,以這些數據為參考,訂出台灣對不同自動駕駛水準的定義標準。李逸涵

加州監理站每年都會發表「脫離報告」(Disengagement Report),以自駕車「可連續自駕里程」為評估指標。而台灣今年將有10條自駕車路線進入沙盒實驗,主管機關是否會比照加州監理站,向業者徵收資料並發布相關報告?

Disengagement在自駕情境中,用於形容當系統偵測到自駕車輛有異常,或是其他為了維持行車安全,車輛必須「脫離自動駕駛」,改由駕駛接管車輛的動作。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葉哲良指出,蒐集資料主要3個目的:科學研究、產業發展、安全監管。李建樑

對此致力於推動國內自駕車沙盒實驗的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副執秘葉哲良指出,Disengagement Report的原始資料蒐集成本很高,必須分分秒秒監控自駕車的行駛狀態。若選擇發表相關的報告,必須確實釐清資料蒐集的目的。

葉哲良指出,蒐集資料主要3個目的:科學研究、產業發展、安全監管。現在雖有10條左右的自駕車路線,然而國內投入於相應領域的研究單位並不多。

那這些資料是否可以用於協助國內產業發展?對此葉哲良指出,移動中車輛所累積的數據,是在相對座標系的概念下產生的,以影像資料為例,與安裝於街頭的攝影機所蒐集的影像資料相比準確度會下降許多,因此在影像辨識時用的不同的判斷方式。

而台灣在AI Motion、車輛控制與整車領域中的業者較少。這些資料即便蒐集了,短期內也恐英雄無用武之地。

因此,葉哲良指出,主管機關若最終決定投入大量維護成本,發表類似的報告,應會以安全監管為目標,以這些數據為參考,訂出台灣對不同自動駕駛水準的定義標準。

葉哲良舉例,因為台灣沒有SAE Level 2的相關法規,Tesla的Autopilot應用在台灣無法可管;而今年起國內上路實測的自駕巴士,其自駕等級跨度從Level 2~Level 4皆有,這些車輛上路所累積的數據,或許恰可以供主管機關分析,並定義出國內Level 0~5的標準。

最後,葉哲良從執行角度,提出發布類似報告可能因揭露企業隱私而遭反對;且相關報告的釋出,極有可能成為外界評估業者自駕車水準的方式,而報告始祖加州監理站發布的Disengagement Report,早就因各公司對何時接管車輛有不同的標準,且測試行駛的路況不一,頻繁地被業者指責恐失公允。

國內業者普遍低調,不願意公開數據,且在明確定義資料蒐集流程之前,報告都可能被冠上缺乏公信力的罵名。這些都是發佈類似Disengagement Report的資訊時可能遇上的問題,最終是否會執行,仍需要在定義標準上,有相關專家進行進一步的討論。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自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