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CASE引領汽車科技革命 產業版圖與價值分布將大幅改變

台灣電子科技及資通訊產業基礎厚實,電子產業鏈是台灣汽車工業最大優勢。李建樑

汽車產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四大破壞性衝擊:車聯網(Connectivity)、自動駕駛(Autonomous)、共享服務(Sharing)與電動車(EV)。

安侯建業(KPMG)在2020年的《全球汽車業高管調查(Global Automotive Executive Survey 2020) 》中發現,電池技術被推認為2030年前汽車產業最重要的大宏觀趨勢方向,其次依序是車聯網、燃料電池、油電技術、新興市場崛起、車用生態圈、出行服務、自駕車、大數據分析等。

CASE的發展除了意味著汽車的連網化、自動化、共享化及電動化之外,從汽車產業的角度來看,也帶來產業版圖重整及新興業者參與的契機。由於傳統汽車供應鏈中衛制度分明,以車廠為核心,向下拓展一級供應商(tier 1)、二級供應商(tier 2)、及三級供應商(tier 3)。

供應鏈關係封閉,以日系品牌豐田(Toyota)來說,甚至出現車廠與供應業者之間交叉持股的情形,過往來說小型業者、新業者較難打入如此堅實的體系。

隨著車用電子比重增加,感測技術、AI運算、圖資導航、電動車的電池技術、共享服務的雲端平台等等,汽車產業已遠遠跳脫以動力系統、傳動控制、車體結構為主的傳統架構。新技術的導入,正意味著汽車產業版圖可能出現重組。

顛覆性的趨勢變化雖將帶來新的成長契機,對某些可能被新科技取代的供應商 / 從業人員而言,已面臨轉型的迫切壓力。舉例來說,電動車的普及與否取決於電池技術的突破,為材料業者帶來龐大商機,但勢必壓縮燃料系統的市佔率。

另一方面,新興汽車科技也意味著汽車價值的重新分配。根據PwC Strategy&的2019年《數位化汽車報告》預測,到2030年,傳統的汽車銷售、零件、維修等產品、服務利潤佔比,將從現行的70%降到55%;非傳統汽車產業參與者的利潤佔比將從5%成長至25%。

舉例而言,當安全輔助駕駛技術、甚至自駕技術趨於成熟,車輛碰撞的機率將大幅降低,連帶影響到汽車保險與售後服務、汽車修理的需求。

出行服務等新興商業模式提升共享車輛的使用率,也將影響新車銷售數據。眾多預估甚至指出,當自駕車成為一種通用科技,人們對車用娛樂系統的需求與依賴將出現爆炸性成長,對於影音服務、遊戲業者而言,汽車產業便是一片全新待開發的大好市場。

電子產業鏈是台灣汽車工業最大優勢

若將新興汽車科技分為硬體、軟體二大領域來探討,在硬體層面上,台灣電子科技及資通訊產業基礎厚實,從IC研發、製造、封測,感測器、車用PCB、通信模組、車用面、電池技術、智慧車機、資料運算伺服器等,產業鏈完整。

傳統車廠、車用零件廠若能與科技業者跨業合作,可望互補優勢,組成新的汽車產業生態系。如鴻海集團與裕隆集團預計於2020年底前合資成立新公司,共同發展汽車相關業務。傳統車廠可分享汽車產業know-how,科技元素的導入與參與更是帶動台灣汽車產業轉型升級的佳機。

軟體面向上,則有5G應用、即時數據分享與分析,圖資、定位與導航,影像辨識,自動駕駛,共享平台開發,行動支付,影音娛樂串流等各種應用軟體開發工作,V2X應用,及資安防護機制等技術的重要性將日益提升。

而台灣的科技軟實力表現不俗,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 《全球競爭力報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9) 》,全球141個受評國家,台灣排名第12名。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在「創新能力」項目上獲得第4名殊榮,僅次於德國、美國及瑞士。

從教育部公布數據來看,2018年(107學年),資訊通訊科技領域的大專校院畢業生(含博士、碩士、四年制及二年制學士)計超過2萬名,優質且充足的人才也是台灣汽車產業迎戰顛覆性科技新典範新商機的最強後盾。

過去台灣受制於本地市場規模不足,在以大量生產銷售降低研發成本的傳統汽車工業發展典範中,難以與美系、歐系、日系業者一較長短。然而,當汽車工業走到連結化、智能化、自動化,並且出現商業模式的變化時,創造新價值將成為汽車工業的新課題。借助科技產業的軟硬實力,台灣傳統汽車工業絕對具備成長為下一個國家主軸產業的潛力。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大陸中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