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Advantech
event

台灣研發、美國代工成真? 台高階醫材製造實力不容小覷

台灣生醫材料曾挾台灣製造技術成功切入美國高階醫材供應鏈。台灣生醫材料

當全球邁向高齡化社會,也意味將增加醫療支出,造成醫材市場的需求將呈現成長。不過,過去台灣在全球醫材市場所佔比例不大,且較多著重在附加價值低的低階耗材,然高階醫材與低階產品價差竟可高達300倍。對此,醫材業者則指出,台灣製造思維過去傾向以量為主的代工模式,唯醫材製造思維卻恰恰相反,更進一步指出,如可善加利用台灣具備多樣性製造產業鏈的特性,與全球醫材最大市場美國整合,或有機會發展出台灣研發設計、美國代工製造的新模式,開發出甚至連美國也做不出的高階醫材產品。

全球在中美貿易戰與COVID-19(新冠肺炎)影響下重塑全球供應鏈生態,而台灣欲在亞洲扮演高階研發製造中心的重要角色。而在疫情之下更凸顯重要性的醫療產業,台灣又有何機會呢?根據BMI Reserch預估,2022年全球醫材市場規模將成長至4,753億美元,但可惜的是,台灣醫材產值僅佔全球2.5%,且出口產品以附加價值低的輔助與彌補類產品居多。

台灣生醫材料成立於2012年,專注於腦血管疾病領域,經營團隊以工研院背景出身的廖俊仁博士為主。日前廖俊仁也分享對於醫材產業未來的發展觀察,指出附加價值低的低階耗材,如口罩、敷料等,與高階醫材如導管支架相比,價差事實上可高達300倍。醫材產業的特性是量少但價高,而越高階的醫材不論在開發時程或法規門檻的難度上都呈正比,這樣的產業性質與電子代工很不一樣,也無法將代工思維套用在醫材產業中,因此台灣如要邁向更高附加價值的高階醫材藍海,在醫材製造思維上勢必得要跟著轉換。

廖俊仁指出,全球最大的醫材市場位於美國,佔比高達4成,如欲切入高階醫材市場,美國會是更好的立足點。他進一步指出,美國至今仍擁有完整分工綿密的醫療製造業,是少數沒有完全外移的精密製造業,因此如何利用美國醫材完整產業鏈,是台灣未來可以思考的地方。

他實際以與美國矽谷頂尖醫療保健育成中心Incept合作研發腦中風血栓抽吸系統的經驗舉例,這個產品係由Incept關係企業開發吸引導管,加上台灣生醫材料開發的腦神經血管吸引幫浦,耗時三年開發便成功打入矽谷高階醫材供應鏈。

廖俊仁指出,像是幫浦中的動力零件馬達就是台灣製造業相當擅長製造的關鍵零組件,如運用在高階醫材,甚至單價可達數十萬,而全球也只有台灣與德國在做,換言之,台灣製造實力仍有競爭優勢,而過去台灣製造業多專注在做低階代工,實是相當可惜,因此廖俊仁也認為,未來產業應設法把技術,運用在高階製造以發揮更高的價值。

其中導絲是腦中風血栓抽吸系統零組件中最難開發者,因為從近端到末端的扭力傳導技術門檻相當高。廖俊仁也特別提到,腦中風導引用的鎳鈦導絲前端的鎳鈦管直徑僅350μm,與鉛筆芯一般精細,且須切割成7,200刀、做成彈簧狀,這是一項門檻相當高的製造技術。廖俊仁指出,由於晶圓製造與醫材一樣對精密度都有很高的要求,台灣又有相當成熟的半導體技術,台灣生醫材料便將晶圓切割技術運用在鎳鈦導管關鍵技術上,由美國買原料,在台灣進行精密加工,最後再送回美國進行組裝。
 
廖俊仁因此相當看好,台灣如能掌握關鍵技術,未來是相當有機會發展出由台灣研發設計、美國代工的新製造模式。而利用美國醫材完整產業鏈,再結合台灣多樣製造產業鏈的特性, 更甚至有機會因此開發出連美國都做不出來的高階醫材產品。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台灣生醫材料 醫材產業 智慧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