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科政中心
20210818_DWebinar0818_異地備援

AppWorks合夥人劉侊縈:新加坡、印尼為東南亞新創生態亮點

AppWorks創投合夥人劉侊縈,看好東南亞數位經濟爆發性成長潛力。符世旻

就生態圈成熟度和數位經濟發展來看,我們認為東南亞國家中,新加坡是第一名,印尼絕對是第二名,馬來西亞會是第三名,第四名才會是越南。

新加坡是東南亞當中最特例的國家。大家提到東南亞,多半著眼的都是人口紅利,特別是印尼、越南,甚至是菲律賓。但新加坡只有580萬人,而且提到數位經濟,新加坡更多是在發展核心的深度科技(deep tech),例如人工智慧(AI)、工業4.0、區塊鏈。

新加坡也是高度數位化的國家,但鄰近國家還是有很多仍依賴紙本,數位化的進度較為緩慢。因此新加坡的新創團隊,如果沒有特別放眼其他東南亞國家市場的,多半是研發導向的技術型團隊,其他的通常是非常消費者導向,並且是把市場放在海外的團隊。

表面上看,新加坡國土小似乎是天生的劣勢,總人口也就500多萬人,但印尼每年出生的新生兒就有500萬。但人口少反而也是優勢,人口少使得新加坡很難找到足夠具備深度科技能力的人才,因此朝全球攬才,部分業者就把研發中心設在台灣。

消費市場導向的數位服務公司,就把市場鎖定在海外人口多的國家,甚至是整個東南亞的大市場。AppWorks的投資組合中,例如在台灣也有營運的Shopback和Carousell,從創立的第一天起,就放眼整個東南亞市場。

世界上具有這種天生劣勢的小國,例如新加坡、以色列,新創的格局和視野往往更寬廣,把逆勢轉成了優勢。舉東南亞兩個獨角獸為例,Grab是新加坡公司,從第一天開始就知道市場不會只有新加坡,而Go-Jek一開始是以服務印尼本土市場為目標,是後來才被迫要往其他市場拓展,這兩者的靈活度是很不同的。

當Grab已經在越南很多年後,Go-Jek才要進去,就會有一個學習曲線需要克服,尤其兩者提供的服務差不多,但品牌的建立和消費者的忠誠度都需要時間。

印尼數位經濟蓬勃發展

我們認為,印尼是5~10年前中國大陸的狀況,而目前的越南可能是印尼5~8年前的樣子。2016、2017年的印尼,我那時看過的團隊大概95%在1年後都不存在了,淘汰率和出生率都很高。但到今天存活率已經提升,迭代速度很快,投資人也更清楚比較有機會成功的團隊會是什麼樣子。而現在越南新創生態圈比較像印尼3~4年前的情況。

AppWorks在印尼投了不少家新創,最近所投的是提供完整的金流記帳服務的InfraDigital Nusandara,Yummykitchen雲端廚房和遠端教學服務新創HarukaEDU。

後者與印尼的大學合作,任何人只要能完成這些大學的遠距教學課程並且通過評量測驗,就能拿到正式的大學文憑。印尼是千島之國,這服務可讓偏鄉學習者克服地理距離障礙。這也符合印尼政府的政策,讓更多人可以用更低廉的成本完成高等教育,提升人力素質。

中美貿易戰和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對東南亞經濟相對是有幫助的,貿易戰影響的是生產面和供應鏈,以及吸引了很多資金到越南,也刺激了需求。而疫情則對東南亞遠距醫療、數位錢包等非接觸支付技術等等的接受程度和普及度,起了加速的作用。

當地政府也都出力去促成這樣的服務更快擴展,因為處在一個斷層:數位化程度低,醫療資訊、金流因為還沒有數位化,使得資訊不透明,資源的分配和供給就很沒效率。疫情便使得需求迭代速度加快,而即便叫車服務在疫情時期需求減少,送餐服務的需求卻補上來了。

此外,電商發展得特別好,而且周邊服務也都水漲船高,不管是金流、物流,甚至是印尼現在很熱門的幫小店家,例如傳統家庭式雜貨店的數位化服務以及供應鏈和金融科技串接,甚至是提供3~7天的短天期營運資金貸款服務等,都非常的競爭。

印尼數位生態能在東南亞脫穎而出,一方面也要歸功過去4~6年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對數位經濟的大力扶植,從政策、人才到資源的配置,都可看出花很大心思,讓印尼飛快地進步。此外,印尼財團也積極投資新創,和新創團隊合作。

台灣數位優勢反成絆腳石?

台灣處於不上不下的尷尬狀態,內需市場動能其實是蠻強的,上游供應鏈和下游的物流也都很蓬勃發展,因此一個中型的團隊是有辦法在台灣存活的,缺乏誘因想走出去,因此這樣的團隊向海外市場拓展的時程就會拖得比較長。

東南亞團隊來到台灣參加AppWorks,通常有三個目的,第一是加入一個創業者社群,獲得志同道合者的交流和幫助來降低學習曲線;第二是市場的擴張,因為台灣數位市場經濟十分蓬勃,整體規模目前仍大於東南亞6個主要國家總合,電商市場還是比印尼大,而手機遊戲市場不管是iOS還是Android都是全球前五大,因此來擴展台灣市場,效益很高;第三就是取得人才,台灣的軟體工程師和數據分析師供應比這些國家充足得多。

以電腦科學 / 資訊工程(computer science)來說,台灣的人才在「質」和「量」都比東南亞國家好很多,因此Shopback和Carousell都特別在台灣成立研發中心,負責整個數位技術支援與營運。不過要特別注意的是,當數位科技不斷發展,產學落差若無法改善將造成人才供不應求。

即便台灣有2,000多萬人,將來也會遇到東南亞國家類似的數位科技人才不足的問題,尤其是更先進技術研發導向的,因為要培養這樣的人才所需要的時間更長。(本文由劉侊縈口述,林昭儀採訪整理)

劉侊縈是AppWorks之初創投最年輕合夥人,畢業於南加州大學(USC)商學系。主導東南亞市場以及區塊鏈領域的投資,擅長激發創業者的潛能,熱愛與新創討論商業模式。2010年進入渣打銀行負責數位行銷和產品線上跨售;2014加入AppWorks擔任經理,先後負責加速器、東南亞投資案等,2019年升任合夥人。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之初創投 東南亞 電商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