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科技產業報訂閱
event

SparkLabs Taipei:未知對新創是家常便飯 疫情中如何出奇制勝?

SparkLabs Taipei共同創辦人暨管理合夥人邱彥錡(Edgar Chiu,右)以及哈佛大學商學院副教授黃樂仁(Laura Huang,左)認為企業創投與新創企業合作,要保持開放胸襟,CVC加速器的案子失敗率高達95%,是因為用的方法不對。符世旻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許多企業在無法控制的風險和不確定因素中,面臨極大挑戰;但新創加速器SparkLabs Taipei日前舉辦的Demo Day中,不少團隊反而取得雙位數成長。DIGITIMES專訪SparkLabs Taipei共同創辦人暨管理合夥人邱彥錡(Edgar Chiu)以及哈佛大學商學院副教授黃樂仁(Laura Huang),暢談如何在疫情中出奇制勝,以及成熟企業應如何保持開放心胸,與新創共創最佳合作方式。

問:Edgar在SparkLabs Taipei Demo Day提到,2020年是許多新創企業受疫情嚴重衝擊的一年,可是當天上台的團隊卻又有很亮眼的成績與快速成長。這是怎麼做到的?

對創業家來說,未知本來就是家常便飯,只是在疫情期間,等於是uncertainty X uncertainty。有些創業家可能會覺得自己很倒楣,已經都準備好要衝刺了,偏偏遇到疫情來襲,怎麼辦?我跟他們說的都一樣:別急,先站穩腳步,盤點你原本的使用者需求還在不在?是否變成不同形式了?是否轉換成更加倍的需求?例如我們2019年底、2020年初投資的雲端廚房、線上教育以及物聯網(IoT)裝置相關的團隊,全都因為疫情的關係快速成長。

最好的例子是雲端廚房團隊Just Kitchen,2020年初僅10人團隊,現在已經增加到70人,開了8個衛星廚房,拓展到了台中,2021年第1季要進到香港市場。2019年底還在談雲端廚房時,很多人聽不懂,但疫情使得餐飲外送,以及高端餐點透過外送在家裡享用的需求直線上升。

如SparkLabs Taipei Demo Day 4 2020年請到的嘉賓Laura所言,新創團隊不能只看到市場是否有需求,而服務及產品要好到人們願意付錢取得。新創不是只滿足需求而已,還要能讓客戶用過後還會再用,變成一種習慣。

此外,10月底才宣布收購馬來西亞餐廳訂位新創TableApp的FunNow,本來是解決消費者最後一刻才決定出國旅遊訂旅館和當地休閒娛樂行程的公司。疫情使得跨境旅遊完全推不動了,因為所有的國家都封閉邊境防疫。所以FunNow把所有的業務聚焦在境內旅遊市場,並把所有海外的團隊成員搬到台灣來。在第2季FunNow業績年增率高達60%。

問:這次Demo Day有個已經很成熟的團隊耐能(Kneron),既然耐能已經相當成功了,為什麼還需要參加加速器?在培訓這樣的成熟團隊時,希望幫助他們達成的目標是什麼?

SparkLabs Taipei 所加速團隊絕大多數的募資階段都是種子輪,少數 Pre-A 或 Series A,對未來的發展都有很遠大的雄心和願景。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募資回合的定義是,Series A是App已經做好,要開始市場擴展或是已經擴展市場到1~3個國家,想要成為市場領導者;而所謂Series B應該是在更多國家的市場是領導者,想募款再拉大與第二名差距。但台灣很多創辦人在做募資回合時,多募一次就把自己的輪次往上加。

回到事情的本質,這些看起來已經很成熟的團隊,其實都位於正要快速擴展國際市場,或是想更加擴展到更多國際市場的階段。如果是做人工智慧(AI)晶片,就會需要更多的資金。SparkLabs正好在這個階段,可以幫得上忙,此外,一些合夥人在創業時都有擴展國際市場的經驗。拓展國際市場最大的挑戰是如何模組化,並且複製到其他的市場上。而那時候會遇到國際招募、業務開拓、募資等等的挑戰,對台灣團隊是相對陌生,卻是會決定規模擴展順利與否的關鍵。

我們如何幫助新創呢?一但我們決定投資某新創,回到最基本的,就是做2~3小時的訪談,了解新創目前遇到最大的瓶頸是什麼?並且進行拆解。接著是調整這些挑戰的優先順序,看這3個月要達到那些目標,然後回推每週進度目標,並且盡力明確和量化、每週檢討、針對個別團隊需要給予支援和協助。有因果關係的,前面做完,後面自然會跟上。

但其實最難的是企業文化。人是企業的核心和靈魂,可是許多企業卻很少去想,如何打造企業永續的文化和精神?如何設計激勵方案來促進員工積極主動的以行動實現這些目標?而企業創辦人把這些視為理所當然,也該檢視自己的行為是否言行一致?因此我們有一堂企業文化課,要這些新創企業家想清楚,要把公司帶往哪裡去?如何貫徹企業文化?

透過加速器,我們幫助企業回到基本功─訂好目標,並且實施使用者反饋調查。接著是不斷調整產品,中間再發布產品更新,然後第三個月再努力推動成長。

成熟的創業家到這裡Reset,或是Unlearn,回到最基本的功夫,檢視自己的狀態和改進產品,做一個突破性成長前的轉型。哪怕一家新創可能早已募到很多資金,卻常說最怕跟我們坐下來重新制定商業策略、重新檢視客戶的需求,並且推動擴展業務到海外市場的計畫。因為如果沒有達成目標、無法達到所希望的流量,是無法登台參加Demo Day的。

我們的角色不只是投資人,也是教練、導師、又是朋友,跟著走流程,常跟新創講的就是,即便遇到再大的挫敗,與其之後才遇到,還不如現在遇到比較好。創辦人在這階段承受高壓,也會反映心理素質,在Demo Day前兩週就可以看得出來,畢竟又要準備英文簡報,又要推業務的成長。

問:現在有愈來愈多企業願意與新創公司合作,但過去成功經驗並不多。你們會給企業創投(CVC)哪些建議?

企業可以有各種方法與新創企業產生連結,取得創新能量。打造自己的加速器是其中之一,有的是成立企業創投來投資外部新創,或是專門成立一個支援新創的部門。

但美國有個做法很值得台灣參考,目前還沒有很多台灣企業這麼做:同時投資數個創投基金,可以從裡面去看投資組合團隊的解決方案中,有沒有適合自己公司遇到的問題,甚至是組合不同團隊的技術來形成新的應用。他們是持續像球探(scout)一樣在搜尋新創的,把研發經費當中的一部分拿來投資新創基金。

不少台灣企業在想創新的時候,想找外部合作對象,難免會掉進策略面的陷阱,就是在現有的產品與技術基礎上,繼續提升產品規格、效能,或是把成本再壓低。

這些企業往往以損益(P/L)為出發點,在意到底會為現有的業務帶來多少成長空間,卻很少去尋找新的應用藍海市場,帶來新的營收來源;也很少去注意市場上是否出現新的需求,甚至是下一個大趨勢。

投資新創通常都是一開始不知道是否會成功,等到有愈來愈多競爭者了,再想去追,或是想切入新的生態系中都為時已晚,因為那時就會出現削價競爭、毛利萎縮,反而是應該再去找新點子的時候了。目前台灣企業思考這樣的合作,也還是很單一曲線,只在台灣找潛在的合作對象,應該也要往外看看海外是否也有適合的機會。 

在加入夥伴所共同創立的Whoscall之前,我在IBM擔任顧問,就是在幫製造業建立新商業機制。為什麼有很多國外的大公司要來台灣跟SparkLabs合作?因為台灣深科技能力很強。當有愈來愈多企業來反映需要時,SparkLabs就可以幫忙媒合,很多時候台灣的科技創新反而可能最適合在國外的應用場景。

問:你提到的國外大廠跟你們合作的模式是投資新創基金,還是挑選個別公司呢?

答:有以下幾種方式。第1種就是來參加我們的Demo Day,然後來點菜,說想跟甲團隊談A項目的合作,跟乙團隊談B項目。尤其是東北亞國家的企業,在疫情之下根本無法去其他國家看新創或新技術,因此會很明確溝通想達成的目標。這些是有做功課的海外企業投資人,在聊之前就已經想清楚要怎樣合作。

第2種,會把合作的客戶或自己的需求丟出來,告訴SparkLabs 2021年度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如果有投資團隊是做那個領域的,是否可介紹一起合作研發解決方案。大部分的企業在每年的10、11月就會訂下一年的工作目標,這類的需求大概都是在這個時間點出現。

第3種就是很聚焦在自己本業相關領域的公司,例如銀行只看金融科技(FinTech),製造業的就很注意AI相關的解決方案。業者通常會先從合作到投資,到收購。有些企業會直接跟SparkLabs成為合作夥伴,或是高階主管會來當SparkLabs的業師(mentor),透過擔任新創公司的教練,培養默契和綜效。

第4種就是投資到SparkLabs的新創基金。由於有這層財務關係,就能更早看到SparkLabs找進了哪些團隊,在新創很早期的時候就可以進行合作。

企業和新創公司合作,通常有兩個極端,一個是很成熟穩定而且也已經有很多使用者案例的,通常企業就會直接買產品、用服務。另一種是超級早期的是,通常概念驗證(POC)和基本的產品與服務也都有了,但合作的可塑性較高,這是比較多的企業較為偏好的。只是怎麼合作比較恰當,大企業通常不太有概念,有些新創可能一開始就被嚇跑了,或是企業要求很多,新創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到後來變成在幫人家打工。

有SparkLabs做為中間緩衝的,可以協助降低雙方的風險,一方面可以對接適合的公司,二方面也可以避免一些公司藉由看團隊,卻把點子直接拿去做掉的情況。SparkLabs希望新創生態能夠健康發展,因此也就必須扮演各樣的角色在這當中。

SparkLabs也鼓勵企業高階主管,保持開放的心胸(Open-mindedness)是非常重要的特質,對新創和成熟企業都是如此。很多的機會是討論出來的,例如本來是A和B,可是合作以後突然跑出C點子。在西方就很鼓勵這樣的開放合作,一起激盪出新的創意。新創公司也是這樣,如果自己執著於一個領域,只會AI就只做AI,覺得自己已經什麼都懂,也不再學新領域的知識和技術,也會讓自己陷入邊緣和死角。

SparkLabs從不限定新創的分類(track),例如只看AI相關,或是哪個水準之上的公司,原因也是在此,因為解決方案往往需要跨領域知識和技術的混合應用。SparkLabs更重要是看它要解決的問題是否有市場潛力,創辦人的素質與能力,以及只投立志要走國際市場的團隊。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耐能 SparkLabs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