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TCA_台經院媒合
event

500 Startups執行長:賠小錢賺經驗是天使投資人必經過程

Christine Tsai(左一)強調投資早期新創除了從眾多案子中挑選出最有潛力者之外,還需要務實與耐心。林昭儀

北美台灣工程師協會(NATEA)於3月5日和12日連續兩週週末舉辦女性高峰會(Women’s Summit)。在第二場高峰會上,500 Startups創辦合夥人暨執行長Christine Tsai在主題爐邊座談(Keynote Fireside Chat)時段暢談創投生涯經歷,以及對天使投資和領導風格的想法。

Christine Tsai在2011年和Dave McCure一起創辦500 Startups之前,曾在Google與YouTube擔任產品行銷經理,協助推出了不少服務,例如Adsense、Google Publisher和Developers。投資的台灣新創有Pic Collage、Udemy、特級獎金獵人等。

被問及如何找到值得投資的新創?她表示,不外是多認識一些新創、多參加新創圈的聚會,拓展人脈。現在500也有創投天使教育課程,「但最好的方式還是自己用小錢投幾家,賠一些錢,自然就會賺到經驗。」

創投最大的挑戰往往是必須耐心等待,要好幾年時間才會知道到底是不是慧眼識英雄的好手,對早期創投或是天使投資人尤其是這樣。雖然許多人都抱著想投到下一隻獨角獸(Unicorn)的心態進場,但那往往不會發生,倒不如把它看作只是幫助一個新創公司多些機會存活,得失心不必太重。 

然而,投資成敗的關鍵往往就是創辦人與團隊,因此也有因為對創辦人非常有信心而願意長久相挺的投資人。不過她提醒,有自己的主觀信念當然很好,卻也需要去檢視自己是否有成見(bias),以免錯過了可能簡報得不是很順暢但很有潛力的創辦者,或是創辦人不是預期的背景和條件等。「500就是堅信下一個獨角獸未必會從矽谷出來,現在已很明顯它們也來自世界的其他角落,不會有性別的差異,也不為年齡所限制,有些或許會來自台灣,成見對於任何投資人來說,都是需要克服的挑戰,」她說。

Christine Tsai一開始做創投投資,案源大部分還是來自過去Google的人脈網絡。Pic Collage是她們最先投的一個台灣新創,創辦的第1年就投了,而早期投資的一家公司Lucidchart,現在估值也已經超過10億美元了,它的創辦人也是台裔美國人。 

她回想求學過程,常被老師認為「太安靜」,而從事創投時,又常聽人們一再強調,女性從事創投的比例很小,如果想在這個男多女少的行業出人頭地,女性一定要非常積極卓越等。

「但這些看法在我認為已經不合時宜了,」她指出,許多很強的領導人,其實有蠻多是個性低調安靜的。在這個擁抱多元價值的時代裡,不管是性別、文化背景、領導風格等都有價值,因而需要更能包容不同觀點,欣賞不同風格與性格的人。對於常被認為太安靜的亞洲人而言,則需要記得有各種不同的方法去推動自己的影響力。

她對自己的領導風格的期待,是能在持續、廣泛與指數型的變動中游刃有餘的「睿智(Sapient)領導」,在疫情過後預料更會需要這種能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中帶領團隊成長的領導。她指出,這類謙虛、真實、腳踏實地且贏得信任,讓員工有心理安全感的領導人,常是以崇高的使命、目標與價值觀推動團隊同心向前,而信任和安全感正是Google發現表現最佳的團隊的兩大共同點。有了信任和安全感,團隊才能獲得充分授權,敢去冒險和犯錯,並從中學習,反覆測試改善,繼續前進。

對那些有興趣成為天使投資人去投資早期新創的人,她的建議是,調整心態,因為投資早期新創到成功出場,可以是場可以長達十年的馬拉松:「不要想從投資早期新創短期就賺到錢,因為那可能不會發生。」

其次也要想清楚,自己有興趣投資的主題是什麼?作為天使投資人,能為新創帶來哪些資金以外的價值?例如曾有豐富的企業營運經驗,或是自己就是成功的企業創辦人等,或許就能在需要時,為這些新創公司帶來幫助。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創投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