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財團法人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
12/16 Research產業趨勢論壇

Felicis Ventures周郁涵:科技正在推動未來零售趨勢

美國創投公司Felicis Ventures投資團隊主管周郁涵(Grace Chou)。擷取自Women in Venture圓桌論壇

科技正在改變許多人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吸引大企業如沃爾瑪(Walmart)投入數位創新,探索未來零售的種種可能。

美國創投公司Felicis Ventures投資團隊主管周郁涵(Grace Chou)近期參加Anchor Taiwan主辦的Women in Venture 圓桌論壇(XII),分享她對未來零售的洞察以及在Walmart及 Felicis的經驗。

周郁涵是台灣的竹科子弟,從竹科實驗中學雙語部畢業後赴美留學就業。2020年因優異表現獲選入華爾街日報(WSJ)前十大值得關注的女性創投家榜單以及Forbes「30位30歲以下精英榜」創投業傑出青年之一。

在加入Felicis之前,她在美國零售巨擘沃爾瑪(Walmart)服務的5年當中,負責帶領購併、策略、商務開發與投資專案,並協助在中國和印度進行跨境投資與策略合作事宜。 

以下是她和論壇主持人(即Anchor Taiwan創辦人暨執行長)邱懷萱(Elisa Chiu)的對談摘錄:

問:沃爾瑪如何架構他們的投資,以取得與時俱進的創新能量? 

答:我是在一家投資銀行工作2年後決定加入沃爾瑪,原因是想了解交易背後的原因:為什麼有些公司會選擇收購另外的公司?企業如何看待創新?以及企業如何利用從矽谷出來的創新科技? 

沃爾瑪是全球最大的企業之一,每年營收將近6,000億美元。它也是美國最大的雇主,員工200萬人,而每隔10英里就有一家沃爾瑪超市,覆蓋美國人口90%。所以只需要看一眼沃爾瑪的顧客群,大致就能勾勒出美國市場的微觀型態。但沃爾瑪之所以吸引我,除了規模之外,也在於它進行數位與技術創新的強大興趣。

在我加入他們之前,就已經有數千位工程師在沃爾瑪位於矽谷的創新技術中心工作。他們非常聚焦於電子商務,但也很重視未來的消費者經驗。 

有一個團隊專門研究電子商務、供應鏈科技、機器人、擴增實境(AR)/虛擬實境(VR)、廣告科技與企業軟體等相關技術。我在沃爾瑪負責的許多專案,都是在探索未來企業策略、非有機(in-organic)成長以及應用創新科技的機會。 

我在沃爾瑪的團隊負責電子商務相關的全球購併、投資、合作關係,所以我得以完成美國境內的十幾件交易,並且到中國和印度,處理出售先前投資、建立夥伴關係以及投資等事宜。我們也有專案是研究如何讓總部位於阿肯色州的沃爾瑪接上來自矽谷的技術創新能量,因而有了後來的Walmart startup demo days、新創試行專案,以及與新創的合作夥伴關係等。 

問: 你提到全球創新這兩個關鍵字,意味著沃爾瑪其實是在全球範圍尋找尖端科技。因你也提到非有機成長,由於很多企業都在尋求外部創新以及從新創獲得靈感,來讓自己維持競爭力,沃爾瑪更多透過購併嗎?還是運用企業創投部門進行投資?你在當時如何透過與早期新創的合作,來讓沃爾瑪接上矽谷的創新能量?

答:沒錯,沃爾瑪的公司架構中並沒有所謂的企業創投基金(CVC fund)。而當時我們的企業發展團隊很小,只有3~4人,但反而讓我得以參加不同種類的策略專案。沃爾瑪不怎麼做少數股權交易,卻有非常多的購併、以及與其他大企業與新創公司的策略聯盟,偶而做些投資。

沃爾瑪自己就有個名叫Store No. 8的科技育成中心,試圖在那裏打造並測試一些創新的概念,例如AR/VR、物聯網(IoT)、聲音購物等(voice shopping),都是一些他們認為會推動未來消費者經驗趨勢發展的技術。他們另外有一個品牌育成團隊,研發一些內部品牌,好直接與顧客建立關係。沃爾瑪不但從外面購併了一些品牌,也在內部開發了不少品牌。 

問:當我們看未來零售,或是未來的消費者經驗,想尋找新科技或發展新趨勢時,我們需要注意哪些關鍵重點? 

答:在美國有許多有趣的趨勢正在零售領域發生,例如電商滲透率持續提升,疫情發生之後更讓這趨勢提前加速了好幾年。在需求端,人們目前已經很習慣線上訂購日常用品,而這行為我認為即便在疫情退去後也不會改變了。 

從供應端看,則有一個新觀點出現。在疫情期間,勞動力受到嚴重的影響,現在提供製造業機器人和供應鏈自動化解決方案的新創公司有很多機會,因為現在很多大企業與製造商都想採用這些新科技,應用也在加速。現在是值得關注美國和全球的零售業的有趣時期。 

近期零售科技工具有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新創公司如Shopify(Felicis投資的公司之一)等,提供了行銷、商品化、供應鏈和物流方面的技術工具,讓人們很容易可以直接運用他們的服務建立品牌。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因為建立品牌的難度降低,競爭壓力就增加了。因此,品牌商必須想清楚要如何讓產品差異化,並且透過社交網路與顧客建立真誠的連結。他們也需要找到方法取得Facebook、Instagram之外,能擴大顧客規模的通路。 

目前也有愈來愈多新創公司在推動著未來的趨勢,例如聲音購物、聊天機器人、網紅直播等,在亞洲和中國已經是非常普及的趨勢了。這些新型態在美國市場應該也會有蠻大的機會。 

問:你現在是 Felicis Ventures的投資團隊主管,而你們公司強調的以同理心投資」的原則,可以解釋一下背後的意思嗎?是否可簡單介紹Felicis以及你們的投資哲學?

答:我們是大約10年前創立的,目前管理資金規模10億美元,已經募到第7支基金了。我們的創辦人是Google的第一個產品經理,是土耳其移民。他對投資新創很有興趣,因此想建立一個與眾不同的創投公司。我們公司的人都不像典型的創投業者,而且我們的背景非常多元,因此比較不會有偏見。  

我們所有領域的新創都投,從種子輪一直投到C輪,投很多消費端、企業端、醫療保健、金融科技的公司,甚至也投一些前瞻科技例如新藥開發、計算生物學(computational biology)、氣候科技、合成生物學等。  

成立以來,我們已經有10家IPO,80家(以被購併方式)出場,其中包括37隻估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值得一提的投資案例,包括:Shopify、Credit Karma、Flexport、Twitch、Dollar Shave Club、Canva、Notion、Fitbit等。我們是以全球及多元的角度在看新創公司,目前的投資組合在超過15個國家有營運據點,而創辦人來自超過40個國家。

Felicis Ventures希望我們成為獨特的投資人。外面已經有很多創投公司提供各種服務了,而人們都說現在是錢多到不值錢的時代。所以我們幾年來持續以內部調研幫助我們了解,在我們投資的創辦人心目中,什麼才是創辦公司的過程中最重要的事?我們都知道,創辦一家公司是非常困難的。我們從發想階段、種子輪等非常早期的新創,而每個階段挑戰都很多,每天心情都像雲霄飛車一樣。我們認為創辦人就像專業運動員,而運動員都需要教練。所以我們決定推出「1% founder pledge」,也就是說當我們決定投資一家公司,我們會從管理費中自掏腰包,補貼創辦人一個人的福利金,他們可以用這筆錢,花在個人的成長和福祉上,例如聘用專業教練、看心理醫師、參與執行長社交圈等。

這就是我們投資的價值觀與理念,我們希望成為跟創業者同甘共苦的投資人,以同理心投資,就是人性的投資。

「創投女力」系列為DIGITIMES策略夥伴Anchor Taiwan「Women in Venture圓桌論壇」的講者報導。「Women in Venture 圓桌論壇」定期邀請海內外優秀投資人,與台灣的新創投資社群連結分享。Anchor Taiwan與生態系中的企業、新創和投資人合作,打造跨境創新的連結,詳細活動訊息請見Anchor Taiwan相關社群媒體,此次圓桌論壇錄影可於YouTubeFacebook觀看。8月26日最新活動報名資訊請點擊連結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新創企業 美國 沃爾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