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talk base_StarFab
12/16 Research產業趨勢論壇

Asia Venturing : 2021獨角獸家數創新高 後疫情時代展望

繼2020年強勁表現後,2021年新生獨角獸的數量再次創下歷史新高。截至2021年9月,全球有超過800家獨角獸企業。據《亞洲銀行家》報導,按地理區域劃分,美國在獨角獸數量方面仍佔主導地位,其次是印度和中國。

為了進一步瞭解這個數字背後的深層含義,並探索獨角獸在亞洲的機會,DNX Venture Partners的負責人Richard Koo和RISE的亞洲負責人Casey Lau就對這一趨勢的最新觀察與DIGITIMES進行了交談。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RISE的亞洲負責人Casey Lau。Anchor Taiwan

DNX Venture Partners的負責人Richard Koo。Anchor Taiwan

Richard Koo表示,獨角獸應該非常罕見的,要被認為是 「獨角獸」,公司需要是私有且估值超過10億美元,而要同時實現這兩點非常困難。但在公開市場上被認為不那麼罕見;標準普爾(S&P)500指數的所有公司和Nasdaq的大多數公司的市值都超過了10億美元。

Richard Koo進一步解釋為什麼獨角獸公司的數量仍在逐年快速上升,20、30年前,在私人市場上很難達到10億美元的估值,因為風險資本(VC)非常難以獲得,矽谷只有少數VC願意助長這種成長。例如,即使是Bill Gates也只籌集了100萬美元的風險資本,在於1986年將公司公開上市之前,微軟(Microsoft)只發展到7.77億美元(相當於2021年的19億美元)。Bill Gates不得不到公開市場去籌集更多的資金,以進一步發展微軟。現在,有如此多的創業投資資金進入私人市場,尋求在其他資產類別中難以獲得的投資收益。這使得公司能夠在私有化的過程中保持更長的時間,成長,並達到10億美元的估值。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有這麼多獨角獸公司。

COVID-19作為一種催化劑

新生獨角獸公司的另一個重要驅動力是COVID-19(新冠肺炎)。Casey Lau指出,這種大規模的疫情加速了技術的發展。「我永遠不會忘記5年前一位日本創投業者的一句話,他說,除非發生大規模的全球海嘯,否則日本至少不會看到其技術領域的轉變。我沒有想到這些話會在我的有生之年成真」。

Richard Koo評論,COVID-19迫使公司重新評估其業務和流程的實力,還淘汰了可能沒有強大核心主張的公司,加速了那些真正提供真正有價值的東西的公司。結果,在那段時間裡,很多新技術要麼被開發出來,要麼被迅速採用,以填補這些空白,就像在Zoom身上看到的那樣。

Casey Lau隨後提出了另一個擔憂,看到2021年有這麼多新的獨角獸誕生很令人興奮,但其中許多是出於疫情創造的需求而誕生。如果他們在這段時間獲得了優勢,當大流行病預防措施解除後,這種情況還會繼續嗎?

Casey Lau預計這種情況會隨著走出COVID-19而發生變化,看到一些依賴實物的公司價值上升,如旅遊科技、房地產科技、智慧交通,但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相關項目的發展軌跡現在無法阻止。

B2B創新即將登場

談到最新的B2B創新,Casey Lau表示,很多新的「中間商」創業公司在大流行期間開始了,很多公司在過去18個月裡的規模比一些創業公司在常規時期的5年裡的規模還要快。

Richard Koo補充,特別是在B2B領域,當公司強迫員工在家工作時,舊的網路安全流程立即受到影響。過去在辦公室通過安全網路完成的工作,現在不得不在家裡的NB上完成,為駭客的滲透創造了一個缺口。這在這個領域創造了緊迫性和創新。當你看到美國這裡的網路安全新創估值時,它們絕對是飛速成長。

其他創新也可以在供應鏈管理和醫療資訊系統中看到。由於供應鏈的斷裂,Richard Koo表示,他們所做的很多投資是在幫助品牌和零售商更密切地監控供應鏈,或對其履行過程進行風險評估的公司。此外,也在改善醫療保健流程方面大量投資,例如使醫療資訊,如病人資料,在醫院網路內和跨醫院網路中更容易獲得和可見。

B2B新創企業如何與傳統產業互動

為了確保B2B新創企業的成功,特別是與傳統企業的互動,Richard Koo表示,通常有兩種方式可以讓新創企業與傳統產業互動:成為顛覆者或在位者的供應商。例如,新創企業可以像亞馬遜(Amazon)一樣成為破壞者,從沃爾瑪(Walmart)和Target這樣的傳統實體店中搶奪市佔。或者一家公司可以幫助傳統商店與顛覆者競爭。Shopify為零售商和品牌商提供了一個線上銷售的電子商務平台,就是這方面的一個例子,兩者都可以獲得成功。Richard Koo補充,「如果你是一家試圖進入晶片產業的台灣創業公司,你有兩個決定:要麼成為台積電這樣的公司,要麼成為台積電的供應商。顯然,第一個更難做到。作為一個投資者,我也有同樣的決定,要麼向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台積電或亞馬遜的公司投資,要麼向為它們提供工具的公司投資,有一個風險與回報的平衡。」


如何利用亞洲資源

對於西方新創企業和科技公司來說,進入亞洲通常有三個關鍵動機。Richard Koo分享,一個原因是市場擴張,比如Google進入台灣或日本,推出其搜索和G-suite產品。第二個原因是利用亞洲的勞動力優勢。台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它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硬體工程師。第三是為了夥伴關係。台灣有很多原始設計製造商和半導體企業。依賴于這些供應商的公司可能會進入市場,這樣他們就能與該生態系統中的參與者持續合作。

截至目前,DNX的大多數投資者是日本的大型企業。其中大約有35家投資了我們的基金。Richard Koo表示,他們不僅投資新創企業,而且還將新創企業介紹給這些日本企業,目的是促進業務和企業的發展。而有興趣進入日本者,主要是為了擴大市場。要進入日本市場,必須對日本現有的系統集成商和管道合作夥伴進行瞭解。DNX是非常強大的公司,就像日本的守門人。日本市場有一個巨大的部分是完全無法進入的,除非有一些合作夥伴帶路。因此,Richard Koo總是建議,美國公司進入日本的第一件事是確保在制定直銷戰略的同時,制定一個良好的管道合作夥伴戰略。

簡介

Richard Koo是DNX(原名Draper Nexus)的負責人,DNX是一個早期的美國-日本創業投資基金。Koo專注於該基金在零售、電子商務、物流和金融技術方面的投資。除了投資之外,Koo還大量參與跨境業務和企業發展,為總部設在美國和歐洲的科技公司提供如何在日本建立業務的建議。他曾是德勤公司的顧問,擁有沃頓商學院的創業管理MBA和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的學士學位。

Casey Lau是RISE的聯合主持人,這是「亞洲最大的科技聚會」,是網路峰會全球會議系列的一部分。他是新創企業生態系統和社會媒體網路方面的權威,並曾採訪過一些世界上最大的CEO和科技創辦人。


編按:Asia Venturing是一系列的月度圓桌會議,有通往未來的路線圖,專注于亞洲供應鏈推動的創新生態系統,由DIGITIMES和Anchor Taiwan共同推動。邀請了領先的產業名人、企業戰略家、經驗豐富的投資者和企業家,以擴大您的人脈網路並重新定義跨境機會的可能性。最新會議的重播可以在DIGITIMES或Anchor Taiwan上看到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日本 獨角獸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