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EVmember
DTIC0714

美台高科技論壇:後疫情時代如何打造強韌半導體供應鏈

強韌的半導體供應鏈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可惜這是世界的後知之明。由北美台灣工程師協會(NATEA)主辦的高科技論壇邀請重要產業領袖,就如何在後疫情時代中打造強韌的供應鏈分享了他們的寶貴知識和經驗。

NATEA在慶祝成立30周年所舉辦的這場論壇中,請到了鴻海董事長劉揚偉、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SIA)副總裁Jimmy Goodrich、應用材料副總裁Brian Shieh以及DIGITIMES社長黃欽勇在虛擬會議上演講。 

Goodrich 說本來就是高度全球分工的半導體產業在未來面對四大挑戰,分別是地緣政治緊張、製造與設計創新成本高居不下、全球政府補貼以及中國崛起。

「我們認為強化美國在半導體製造的產能對供應鏈的強韌非常重要,但有人認為這代表美國試圖要在半導體達到自給自足,並把整個供應鏈拉回美國,這絕對是錯誤的,」Goodrich說。他強調深化全球主要業者之間的合作,以解決挑戰,並確保一個開放與健康的半導體生態系的重要性。

他也提到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達到半導體的自給自足,連美國也做不到。台灣與美國半導體價值鏈之間的優勢互補使雙方都互蒙其利:美國在高價值核心IP以及研發密集的設計、軟體、邏輯與類比晶片上保持領先地位,並且擁有製程設備市場的41%份額;台灣的強項則是在大量、客製化和先進晶圓代工與IC封裝測試上。

中國從2014年以來就投入了超過1,900億美元資金,興建110座新晶圓廠,這當中有破產的,也有繼續擴大市佔的,而其IC設計產業每年複合成長率高達兩三成,有兩萬多家新公司註冊成立,進入半導體領域。Goodridge說,未來5到10年,中國必然會成為一個厲害的對手。事實上,中國的IC設計產業在全球市場佔比已經在2019年超越了台灣。

過去兩年的地緣政治緊張、中美貿易戰和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供應鏈的重新佈署。但一件事是確定的: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或一個國家能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的每一個部分都稱霸,而供應鏈未來也會變得更加分散。 

DIGITIMES社長黃欽勇指出,創造新的市場需求是提升半導體生態系強韌度的一個好方法。

「東南亞有6.5億人口,南亞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蘭卡等加總就有近20億人,如果台灣能協助這些國家建立起他們的製造業以及供應鏈,將可扮演重要的角色,不僅可滿足中國的需求,美國的需求,也能滿足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需求。」

他的意思是,協助這些東協與南亞國家提升製造能量,將創造出一個巨大的新半導體市場,因為半導體在任何工業中都是不可或缺的。

目前中國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消費市場,也是個人電腦最主要的生產基地,佔IC市場份額將近60%。黃欽勇指出,這當中有一部份是跨國公司在中國進行組裝產品後,又把產品出口到海外給終端使用者。從經濟規模來看,中國的影響力未來依然不可小覷。根據DIGITIMES近期做的調研顯示,預估在2023年,全球傳統型LCD面板會有73%在中國製造,台灣市佔則僅佔21%,可是台灣將會是應用驅動與產品驅動的利基型產品。

然而等時日一久,東南亞和南亞就會從中國那邊分得一部份的製造大餅。黃欽勇說,「我們預估3年後全球有30%的筆記型電腦會在越南製造,另有15%的產線會搬去泰國,而現在和碩、緯創和富士康都在印度設廠,為要在東協與印度市場服務客戶如蘋果、聯想,或甚至宏碁。」

許多國際半導體大廠如Western Digital則已經在馬來西亞設立IC封裝測試廠,而日本的ROHM也分別在菲律賓和泰國設立了產線。

黃欽勇引述鴻海董事長劉揚偉所舉的例子說,鴻海之所以設立MIH,是為了打破傳統汽車廠豎立Tier 1-2-3的層層藩籬,這在過去阻擋想要加入汽車市場的新公司不得其門而入,而現在鴻海要做的是電動車供應鏈的開放平台,就是一種新思維。

有趣的是,汽車製造商如Tesla、Volkswagen以及消費電子大廠如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Google和微軟(Microsoft) 都在設計自己的晶片,因為這是與對手做出區隔的重要方式。但換個角度思考,它們之所以能這樣做,不僅是因為它們有很厲害的人才以及投入很多資源在研發上,也是因為台積電等專業代工廠能提供極具成本效益又高品質的代工服務,才能把複雜又客製化的產品以消費者能接受的價格生產出來。

「如果過去的方法已經不再管用,最好的方式就是讓我們大家一起合作,合力打造新的方法吧!」黃欽勇說。

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參加北美台灣工程師協會舉辦的台美高科技論壇。NATEA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中國 美國 供應鏈 半導體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