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ITRI
DTIC0714

最後一哩路成本高? AMR實踐無人貨上架、貨到人願景

中光電智能機器人協理張維勝。盧奕昕

歐盟調查顯示,過去20~30年交通運輸為產業鏈中最難以落實減碳的一塊。前ICLEI德國世界秘書處永續運輸部負責人鄭祖睿表示,人口成長、新興市場崛起、世界經濟貿易成長皆帶動運輸物流業發展,然而,居高不下的碳排也成歐盟推行綠色經濟相當大的阻礙,據悉,全球23%的二氧化碳排放來自交通運輸過程中96.3%的非再生能源使用。

運輸可分為「物」與「人」兩大塊,旅客運輸佔整體交通物流碳排碳60%,其餘40%則來自貨運業及物流業,其中更以陸運碳排最多,包涵長途運輸、封閉性場域如港口區域運輸、最後一哩路運輸、工廠及倉庫內運輸,佔整體70%左右。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AMR底盤設計近來穩定性提升,可同時於室內及室外空間行駛。盧奕昕

鄭祖睿指出,目前產業端仍難以實踐綠色物流的原因複雜,除了成本考量外,過去也礙於各國政策、法令無明訂罰則,ESG的概念也尚未普及,因此對於企業而言,無急迫轉型的必要。

中光電智能機器人協理張維勝觀察,目前會較積極導入倉儲、工廠無人物流載具的企業,多半為解決「缺工」問題,特別在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過後,各國輸入廉價勞力受阻,在地人力成本高昂,特殊班別徵才困難,致使工廠不得不尋求無人化載具取代人力,而真正考慮到綠色運輸、減碳而尋求電動化、智慧化解決方案者甚少。

中光電於2021年成立解決方案事業群,開始投入工廠最後一哩物流軟硬體研發,除配合工業4.0掌握自主移動機器人(AMR)之外,亦在無人機、無人物流上多有著墨。

AMR底盤設計近來穩定性提升,在向下行駛陡坡、緊急煞車時,雙拉簧可防止輪椅向前翻覆,亦可於室外空間行駛。此外,其四支活動輪結構體、驅動輪結構也使無人車行駛於凹凸不平的道路時,車身會自動隨地形上下調整,防止驅動輪被架空而失去動力。

即便技術端已有諸多突破,物流業AMR仍有幾項技術門檻。第一為精準度,從點到點、貨架到貨架、任務到任務之間與場域現有設備互動,省去中控人力,方能達到真正的無人運送;第二為場域環境,製造業廠房不像半導體無塵室地面平坦寬敞,有許多應用情境相對狹窄、有高低落差,頗具挑戰。

第三,室內外場景互動的精準度與定位技術息息相關,中光電智能機器人以導航為核心競爭力,其自駕運輸車體可以任務為單位做到自動角度調整、內外場域銜接;第四,在運送過程中確保安全無疑。

張維勝表示,中光電自駕物流車裝載1顆3D光達(LiDAR)及IMU做為導航、3顆2D光達進行感測,以及透過時差測距(ToF)鏡頭進行精準度辨識,因此可做到365度零死角監測,凡遇路障、行人或其他不在地圖上的掉落物,便可於第一時間採取安全避停。

目前中光電智能機器人多以台灣客戶為主,目前亦有中國、美國、東南亞地區客戶正在洽談中,張維勝坦言,目前國際間不乏有其他競爭者來勢洶洶,然而在亞洲地區與歐美解決方案相比,台廠在價格上仍有絕對優勢。

而最後一哩路運用於「自動入庫」方面,海量集團執行長洪弘毅則表示,自動導引車(AGV)是智能倉庫系統的關鍵設備。而AGV根據不同用途,更可細分為分撿AGV、揀選AGV、搬運AGV以及叉車AGV。

進一步分析,分撿AGV、揀選AGV是基於搬運AGV的深度應用,其中分撿AG叉車AGV佔地面積小,機器人既可相互聯繫又可獨立運作,而揀選AGV則可應用倉儲運作的不同場景,實現貨價搬運,其中搬運AGV為應用最廣泛且最快的類型之一。

洪弘毅觀察,9成5的中小企業面臨數位轉型時,先不提AGV,大多甚至還沒做倉庫管理系統(WMS),因此建議物流業者可以從WMS著手,以提升效率。另觀察中國物流業者若導入移動機器人,預估18個月要回本,而2021年上半移動機器人在中國市場已出貨達至少6萬台,預估2021年年度銷售達12萬~15萬台。

回到運輸載具電動化、無人化趨勢與全球「淨零碳排」議題有何關係?根據歐盟統計數據顯示,最後一哩路運輸的成本和碳排最高,無論是人力、燃油皆包含在內,因此如何使最後一哩路運輸能源潔淨化、電動化、智慧化本是淨零碳排發展的方向。

即使現階段企業導入無人載具的最終目的是減少人力、增加效率,前者也間接降低了人力移動的碳排支出,而「效率」即是最好的「永續」,當空車越少、載運次數愈少、人力使用越少,則企業營收效益便愈高,碳排支出也得以下降。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交通運輸 歐盟 自主移動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