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科政中心
12/16 Research產業趨勢論壇

為何綠色供應鏈難落實? 大廠很難叫得動、小廠需要手把手

台廠所面臨的問題時常並非排碳超標,而是連碳盤查都難以落實。環保署

台灣用電大戶條款將於2022年期滿一年,表示台灣契約用電量超過5MW用電戶的節電年限,僅剩短短4年。

勤業眾信(Deloitte)永續發展服務團隊風險諮詢部總經理陸孝立指出,未來建置再生能源發電容量、購買碳權將會吃掉企業部分利潤,同時,減碳趨勢亦影響科技產業未來產線布局,因此欲從根本降低碳排,前期必得投入技術轉換、研發新製程、工廠智慧化等轉型成本。

企業面對能源轉型,執行面往往不是最為困難的,其成敗關鍵在於內、外部溝通。首先,如何整合由下而上、跨部門意見,同時面對廠端執行策略的衝突,以及如何整合利益、進行成功的轉型協商尤為重要;其次,若企業沒有準備好因應的績效規範、管理機制,則轉型工程難以回應人事及財務面的需求。

由製程設備角度來看,光是選擇碳排高、成本低的機台,還是碳排低、成本高的設備,便已牽一髮動全身,所有決策都須得回扣到減碳政策來落實,而溝通僅僅是企業減碳的第一步,卻時常得動輒3~4年之久。

以2021年9月宣布加入RE100並承諾於2050年達成淨零碳排目標的台積電為例,為了達到由上而下確實投入,董事長劉德音親任「ESG指導委員會」主席,制定2025年碳排維持、2030年減碳、2050年淨零碳排等短、中、長程規劃,並針對減碳成效制定追蹤及稽核制度。

即便是全台灣以嚴謹、規模化及結構化方法落實淨零碳排的台積電,仍不免在綠色供應鏈管理上踢到鐵板。陸孝立認為,供應鏈減碳最普遍的問題在於上、下供應鏈意識不足,其次為供應鏈管理規模甚巨,如多數台灣知名半導體大廠、日月光、台達電、友達等企業,其供應鏈大至跨國企業,小至地方廠商,各供應商面對減碳議題的成熟度與差異性極大,因此在減碳策略上也需依據廠商性質、地域進行調整。

如小供應商缺乏資源,時常需要手把手帶領,而國際企業組織規模龐大,時常也不是台廠一聲令下就可按表操課。陸孝立指出,減碳要能帶動整個供應鏈齊力斷金,需透過規模、成熟度、議價能力的不同,進行不同層次的切割,針對不同族群提供差異化的減碳路徑,合縱連橫之下,才有可能有所突破。

切割供應鏈後,緊接著才進入「碳盤查」階段,陸孝立提及,企業至少得聯合上、下游產業鏈完成8~9成的碳足跡盤查,才能開始談減碳,然而很多時候,過大規模的事業體己乎很難百分之百掌握供應鏈碳足跡,僅能針對其採購佔比前80~90%的廠商進行重點管理。

而供應鏈裡頭若存在本就有進行碳足跡管理的上下游廠,則能為企業省下一半的力,如對於台達電、友達而言,便不太需要再一次針對台積電進行碳盤查,只要彼此連動的碳足跡能夠妥善記載、資訊流通即可。

一旦要求資訊流通,企業便會面臨綠色供應鏈管理衍伸而來的另一個子議題—數位治理,這攸關企業如何在供應鏈透明化的前提下保障資訊安全,若資訊外露致使有心人士透過碳足跡數據回推產能,對於企業而言,將會造成營業機密外流的附加問題。

目前台廠在綠色供應鏈管理的進度仍相較歐、美國家落後許多,面對外銷歐盟須申報碳足跡、符合排碳標準等規定,台廠所面臨的問題時常並非排碳超標,而是連碳盤查都難以落實,以致難以確實掌握碳排數據。

然而台灣產業也並非毫無優勢,台灣半導體、電子產業由於本就有相當扎實的供應鏈管理基礎,因此相較其他產業,在轉型綠色供應鏈管理上具有優勢,可於既有管理架構新增排碳數據及減碳目標,初步建構供應鏈碳管理機制。

陸孝立認為,企業進行「碳管理」需按部就班,配合既有政策、開發可依循標準,前期,需透過溫室氣體盤查、碳足跡盤查、供應鏈盤查及價值鏈盤查來掌握企業實際排碳數,接著才進入減量、轉型、抵換,最終方能於期限之內達標。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供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