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alibabacloud
Vector Japan

從數位到低碳重塑公司價值 數位長、永續長成企業新標配

從數位轉型到低碳轉型,企業挑戰加劇,組織結構亦須與時俱進。AFP

自2020年爆發的COVID-19不僅造成供應鏈重構,至今仍對生活模式與經濟活動帶來很大的改變,與此同時,全球多國陸續宣布碳中和目標、歐盟更啟動碳關稅措施,時局的轉變讓企業必須培養更快的應變能力,轉型策略也因此成了後疫情時代企業成敗的關鍵。

但企業在轉型時刻,面對的第一個問題通常是「資源調度」,事實上不論是數位轉型或低碳轉型,都無法從局部角度看待,也因此在面對當前時局的兩大議題上,近年產業也紛紛透過設立「數位長」、「永續長」一職來作為策略推動者,從拉高治理的位階來展開更有效的部署。

「資訊長會得罪很多人」 數位長如何推一把?

數位轉型一詞的核心事實上不在數位,而是在於轉型,因此不僅是技術革新,也代表著企業文化與營運流程的轉型。台灣戴爾科技集團總經理廖仁祥則指出,數位轉型最終會改變企業的產品策略甚至客戶策略,帶來新的價值體現,這也代表數位轉型絕非只是單純由技術驅動的IT專案,因此在組織架構規劃中就必須是具有更全觀的決策者來推動整個計畫與支持。

那麼誰最適合這個角色呢?根據PwC旗下策略顧問機構Strategy&所關注的2,500家大型上市公司之中,在2019年已有21%企業設有數位長,台灣企業近年也跟進,包括2019年底緯創新增數位長一職,由集團內建廠及管理經驗豐富的王志弘擔任,2020年友達也新增數位長,並將原資訊部升格為數位部,由原IT負責人謝忠賢擔任首位數位長,而群創光電的數位長一職則係直接由總經理楊柱祥兼任。然從選才角度而言,從緯創、友達到群創,採取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做法。

近年數位長儼然成為企業在數位轉型時的新標配,不過企業同時也在思考,究竟什麼樣的人適合擔任數位長?而數位長又應該具備什麼樣的特質?從戴爾集團長期協助全球客戶進行數位轉型的經驗來看,廖仁祥認為,數位轉型的核心通常涵蓋三大面向,包括人才(People)、流程(Process)與技術(Technology),不管是組織內的溝通環節,還是數位工具的應用場景,數位轉型不只是聚焦在應用層面,也必須從人的角度思考,像是說服員工理解並接納數位化,因此對於數位長一職而言,重點不是由「誰」來擔任,而是誰具有統合協調這三大面向的能力,繼而承接數位長的任務。

以群創光電的經驗來看,其數位長一職係由總經理楊柱祥兼任,一路歷經研發、製造到業務等不同事業群,楊柱祥的職涯經歷讓其對公司營運狀況與流程暸若指掌。楊柱祥表示,雖然資訊長最熟悉企業IT,能以更有效率的IT架構來推動數位轉型,但同時也會因為新的架構可能推翻傳統業務或作業模式而受到抵制,資訊長的權責很難要求所有事業部門與單位配合,因此若沒有強而有力的主管在背後支持,「資訊長恐怕會得罪很多人」。因此在群創27年的經歷,楊柱祥以總經理身分兼任數位長,一來可以從更全觀的角度與資訊長配合,二來總經理的身分也更有話語權,能夠大刀闊斧地進行IT變革。

不再只是撰寫報告書 永續長將身負更複雜且創新的工作

無獨有偶,在數位轉型之外,當前產業最夯的話題莫過於淨零碳排。隨著投資人對企業在ESG愈來愈重視,台灣許多指標企業如台達電、友達、華碩、佳世達等也設立「永續長」一職,成為繼數位長之後,企業的新標配。根據永續人才招募顧問公司Weinreb Group的調查,在美國直到2018年底不過只有44位永續長,但2020一年就增加了31位,新增人數更大於前三年總和。

企業邁向低碳,不只是談企業如何從製造流程中降低碳排放量如此簡單。像是通常產品在研發階段就決定約八成的環境屬性,因此如何從產品研發階段就開始植入永續設計的概念也相當重要,因此不論是從製造、研發、採購、業務甚至到財務都要重新審視,從對內部的流程再造,到對外供應鏈管理等,這場低碳轉型如同數位轉型,重塑的是企業價值,必須從更全面的角度來推動。

也因此根據業界觀察,絕大多數的永續長直屬於董事長或董事會,意在將永續思維與願景拉到治理的最高位階。過去外界對於永續長的職責可能還停留在撰寫永續報告書,不過隨著減碳的議題擴展到各種面向,包括市場競爭力的體現、會計典範的轉移或帶動創新技術的發展等,在不久的將來,永續長或將承擔更多複雜且創新的工作,像是永續策略的規劃、內外資源的串連,甚至進一步對於氣候風險國際趨勢等有一定的掌握,以便協助企業擬訂低碳路徑,達到永續發展的目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數位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