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科政中心
 

風生水起的Web AR: 米菲打造AR訂閱制平台 讓企業流量不再拱手讓人

米菲多媒體打造AR訂閱制平台,希望讓開發者、企業客戶透過平台做自己的解決方案、做自己的商業模式,同時也協助企業創造網站流量。劉妍希

「當企業官網可以嵌入AR,讓流量留在自家官網,這樣的自主性才會讓客戶願意長期付費。」當Facebook、Snapchat紛紛推出協助企業行銷宣傳的AR應用時,由於流量得留在這些平台上,企業或許獲得曝光度,但自主性也降低;而台北市政府重點扶植新創團隊之一、米菲多媒體執行長盧俊諺則認為,AR平台應該協助企業導流,才能與企業間維繫永續付費的商業模式。

成立於2014年的米菲多媒體打造AR訂閱制平台,除了希望讓開發者、企業客戶透過平台做自己的解決方案、做自己的商業模式,同時也協助企業導流,讓企業客戶流量不再拱手讓人。

打造訂閱制平台 看好Web AR將風生水起

最初從接案起家的米菲多媒體,觀察到近幾年VR平台呈現爆炸性成長,光是全球市場就有數十家VR平台;但同一時間,全球市場同時支援AR和VR的B2C平台卻僅有個位數,平台數量的成長速度也極為緩慢。

因此,米菲多媒體不只推出同時支援AR、VR的MAKAR編輯器平台,更大膽在台灣軟體服務市場推出訂閱制。這樣的商業模式也讓他們觀察到:相較於App端的AR / VR應用,企業更青睞Web AR或將功能內嵌到企業APP。

原來,目前企業較不願意特地開發新App,而企業雖然也可以在Facebook或Snapchat使用AR,但投入行銷預算所帶來的流量,卻通通都留在Facebook、Snapchat平台。羊毛出在羊身上,企業或許能獲得曝光度,但流量卻得拱手讓人。

「為企業客戶帶來流量」,因此成了米菲多媒體的勝出點。MAKAR編輯器提供嵌入(embedded)功能,可以嵌入客戶自家App或官網,讓自家網站達到導流效果。米菲多媒體執行長盧俊諺觀察:「官網是企業的門面,當AR功能可以嵌入官網,企業才會願意去在意它、永續經營它,也因此才願意永續付費。」

不只如此,米菲多媒體也從中發現Web AR的潛在需求市場。他指出,企業端App AR通常是為行銷活動而生,因此多半只訂閱一個月或一季度;但企業端Web AR將讓官網新增AR功能,因此客戶多半願意長期付費,一次就訂閱長達一年。而上線至今約一年半的MAKAR平台,其付費營收在2018年佔整體營收約5成,今年上半年也佔整體營收4成。

從採取訂閱制的軟體業者角度來看,盧俊諺認為找到長期付費客戶才能增加競爭優勢,因此在走過發展已成熟的行動時代後,他看好Web AR將風生水起,並成為企業端客戶的首選。

遊戲AR提供快感 產業AR解決痛點

創辦米菲多媒體之前,盧俊諺在遊戲產業已經有十年經驗,彼時剛好搭上手遊熱潮,接案一久就乾脆創業。只是,既然在遊戲領域耕耘多年,為何不選擇投入遊戲AR內容呢?

「遊戲AR提供的是快感,但產業AR是為了解決某個痛點。」他指出,遊戲產業從2013年起已成為資本競逐市場,各大業者爭相高價收購IP,獨立開發團隊只能往「小品遊戲」進行開發,難以作為創業基礎。

相較之下,產業AR可以透過提供一種新型的互動介面,在不過度影響消費者行為情況下,幫產業解決長期存在的痛點。以實體服裝店為例,顧客行為沒有改變,同樣會試穿衣服,但結合AR科技的虛擬試衣將能省下大量換裝時間,提高顧客挑選率;西裝店、訂製服店也可以透過AR直接掃描身體尺寸,節省師傅測量時間。

「未來實體商店可能不再需要擺出太多衣服,店面可以縮小、降低租金成本,甚至透過虛擬穿衣鏡降低試衣間數量;訂製店的師傅也能省下重複、固定流程,讓專業可以服務更多客戶。」盧俊諺因此認為,AR技術在世界的應用,將大大改變實體世界。

當AR與生活密切結合後,不只會出現虛實整合的道路指引、翻譯溝通,虛實整合的廣告更將大行其道。例如:美國紐約時代廣場(Time Square)的廣告看板價格不菲,但如果整合空間定位技術,時代廣場的虛擬廣告不只能降低成本,更能客製化投放。

「Facebook在虛擬世界讓你看到虛擬廣告,但未來Google則讓你在現實世界看到虛擬廣告。」他指出AR對未來世界的可能改變。

用垂直應用 迎戰ARKit、ARCore

新創圈流傳著一句話:「每年之所以關注Google I/O跟蘋果WWDC,就是想看團隊之後還有沒有機會活下去。」背後血淋淋事實是:2017年Google ARCore、蘋果ARKit相繼推出後,提供類似服務的新創團隊也因此愁雲慘霧。

不過,雖然ARCore、ARKit降低AR應用開發門檻,但對商業公司來說,他們仍然得開發兩種版本才能同時應付安卓和iOS系統使用者。而米菲多媒體不只支援PC端、OS端,也同時支援安卓和iOS版本,今年也將預計在平台內整合ARCore、ARKit解決方案。「AR/VR平台雖然開發難度高,但競爭壁壘也高,因為其他人只能觀望,卻難以輕易複製。」盧俊諺解釋。

但面對可能的國際大廠競爭,米菲多也選擇切入垂直領域,與教育業者合作主攻教育AR應用,讓教育現場老師用MAKAR編輯器自主設計新的教學內容。「在商業市場上,MAKAR讓你做自己的解決方案、做自己的商業模式;而在教育領域,我們也把主動權留給最理解現場需求的老師們,讓他們自行生產內容。」他說出MAKAR的核心精神。

師範大學畢業、橫跨設計和資工領域的盧俊諺,對教育AR應用的觀察也比多數人更細膩。他認為如果教育要深耕AR應用,應該把AR數據結合學生使用後的學習成長情況進行深度分析;而科技業者若要進入教育領域,不只得將主動權還給現場老師,更要讓小孩當主角,「因為未來把AR用得最好的,一定是小孩。」

從最初的接案走到訂閱制平台,米菲多媒體期望把主動權交還企業客戶、交還教育現場的師生們,讓AR / VR成為他們解決產業痛點、創造解決方案的有力工具。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AR VR 智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