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研院
NVIDIA
 

OurSong創辦人吳柏蒼專訪:找回數位世界的「收藏」價值

OurSong創辦人吳柏蒼。OurSong提供

網路圈人眼堛漣d柏蒼,是KKBOX集團旗下KKFARM創始團隊成員;但音樂圈人眼裡的他,不只是台灣知名樂團回聲樂團主唱(Echo),更是台灣獨立音樂背後推手。
他曾經創辦獨立音樂平台iNDIEVOX,也參與過數位音樂平台StreetVoice經營,讓台灣獨立音樂被更多媒體看見;加入KKFARM後看到數位化時代「收藏」商機崛起,因此再於2019年創辦OurSong,推出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數位收藏平台,目前已是台北市政府重點扶植新創團隊之一。

當一首歌的價格愈來愈低,甚至變成能無限複製、免費發送的「行銷管道」時,他反其道而行,認為應該透過區塊鏈創造歌曲的「稀有性」;但他也不認為音樂作品就該「版權所有」,反而認為網路時代應該調整著作權,開放作品可以非商業重製、改作,讓音樂產業創造更彈性、更多元的商業模式。

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數位音樂平台StreetVoice、iNDIEVOX希望透過數位化技術,讓獨立音樂作品更「廣為人知」;而KKFARM、OurSong則希望透過區塊鏈技術,讓音樂作品變得「稀有」且可被「溯源」。能否分享這兩個不同時代的觀察呢?

答:從獨立音樂還「非主流」時,當時就相信未來它在網路時代會愈來愈被接受,因為網路讓音樂發展愈來愈多元、消費者接受度也將愈來愈全面。但約在10年前,獨立音樂畢竟還是缺少媒體關注,因此創辦網路獨立音樂平台iNDIEVOX,後來也參與StreetVoice平台,希望讓這個當時還是利基市場的獨立音樂可以更「廣為人知」。

十年後社群崛起,擅長操作社群的年輕獨立音樂人很懂得如何讓自己「被看見」,再加上網路讓使用者閱聽習慣改變,很多人已經極少看電視、聽廣播,雖然少了大眾媒體,卻也養出愈來愈多元的聽眾,獨立音樂領域也誕生出許多可供後人參考的經典社群行銷案例。

與現在的年輕聽眾或創作者相比,二十年前與他們年齡相仿的我,不管是聆聽風格或創作力上,都比不上現在年輕族群那麼多元,這就是網路帶來的一種效益。而參考歐美或日本等流行文化、次文化發展興盛的地區,都可以看到他們也走這樣的路,從單一逐漸走向多元發展的文化樣貌,甚至成為能對外輸出的強勢軟實力。

台灣或許晚了一點點,但網路推了一把,我們也才能走到今天。只是許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過去十年數位音樂平台崛起,雖然降低聽眾取得音樂的成本,卻也讓一首歌的價格「趨近於零」。

以前要花三、四百塊才能買到一張十首歌的CD,但現在不少數位音樂平台都推出月租一、兩百元「聽到飽」的訂閱制。在這樣商業模式下,歌曲變成「行銷管道」,CD就像可以免費送人的名片,而演唱會等實體活動的票價卻愈來愈貴、愈來愈難搶。對歌手來說,當錄製3首歌、發行1張單曲所獲得的宣傳效益,已經跟錄製十首歌、一張專輯差不多,也因此愈來愈多歌手乾脆不再發新專輯了。

我們希望從「數位收藏」切入,藉由區塊鏈技術讓收藏變得「稀有」且可以被「溯源」,找回歌曲或作品本身的價值與價格,讓花心力寫歌、創作音樂的人可以在這個產業理得到合理收益回饋。甚至更進一步,讓藝人或音樂品牌業者發揮創意做出大家想看的內容,在體驗經濟下跟粉絲保持更好的連結、互動。

坦白說,要透過這樣的技術就改變現在音樂產業以演唱會收入為主的生態,其實不太可能,也不需要。從以「販售唱片」為主到以演唱會、見面會等「體驗經濟」為主的商業模式變化,這只是大時代的演進,沒有誰好誰壞,甚至因為體驗經濟崛起,現在觀眾可以跟歌手有更多互動,也很不錯。

只是,就像市場上的音樂風格愈來愈多元,我們也希望創造多樣的商業模式,讓大家有更多選擇。

問:您提到歌曲單價趨近於零,如果以網路時代盜版下載來講,取得成本早就等同於零;而有些觀點認為盜版讓歌曲散播力道更強,其所衍生的演唱會等實體活動也更賺錢,最後收益仍舊可以回饋到歌手本身。從商業模式以及著作權角度來看,您同意這樣觀點嗎?

答:我認為這類觀點是詭辯,因為對某些創作、表演兼具的藝人來說,例如:樂團五月天,他們的歌曲從作詞、作曲、到表演都是團員自己,那或許作品即便因盜版而被免費廣為流傳,最終效益還是能回流到團員。

但許多詞曲創作者本身並不表演,他們的專業就是寫詞、寫曲,版稅是主要收入,今天歌曲的價格一旦被抽離,生活中大半收入就沒了。因為他們沒有演唱會收入,頂多能取得微薄公播費用。

網路智慧財產權專家、同時也是創用CC(Creative Commons)創辦人之一的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Lawrence Lessig,曾經在2009年出版《REMIX,將別人的作品重混成賺錢生意》一書,提到著作權法可因應時代演進開放非商業使用的重製、改作,但這些議題至今還沒有定論。

某程度來說,著作權保護對創作人有利,莫札特當時如果有著作權人協會幫他收取公播費用,或許過世時經濟情況就不會那麼糟;但網路時代著作權的確需要改變,如果音樂作品可以開放創用CC,而非版權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或許會更有彈性。

這也是為何我們希望發展出以歌曲為核心,但不論著作權或商業模式都能更彈性、多元的生態,希望讓大家重新注意到歌曲和作品本身的價值,但依舊保留歌曲所延伸出來的周邊商品或活動。

問:數位收藏也可以採用其他技術,為何選擇區塊鏈呢?

答:一開始高舉「去中心化」旗幟的區塊鏈技術,到了2017年ICO風潮時,被一些不肖業者玩壞了。但區塊鏈技術本身仍具備時代突破,能夠創造「數位世界裡的限量」以及「數位產權的可移轉性」。

加入KKFARM後,曾花費1年時間把區塊鏈應用在版權授權、版稅即時分潤與清算等數位內容應用情境的技術驗證,並推出Museum區塊鏈計畫;但當時也觀察到版權涉及的範圍極廣,會牽涉到不少人、事、組織,要把商業應用落地遠比想像中複雜許多。

區塊鏈技術需要取得眾多節點的共識,大幅提升其不可竄改性;但在實體世界的應用上,我們決定反其道而行,從「不需要取得所有人共識」的領域開始著手。因此暫時不處理版權、產權議題,而切入「數位收藏」領域。

市場教育是推廣新科技時一個關鍵,等到未來數位貨幣成為普及工具後,此時原本在Museum區塊鏈計畫中的規劃就可以逐步實現,但那時也需要更廣泛、更全面的相關基礎建設,仍然得等待一段時間。

問:您期待5G為台灣數位影音產業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呢?

答:從數位收藏角度來看,5G可以讓我們推出的數位卡片擁有影音之外的更多內容,例如:更即時的互動或VR串流等。而打造這些創意內容的基礎,都需要仰賴大頻寬的5G。

而從整體音樂產業來看,5G能推動的應用不只如此。如果演唱會能發展出360度VR內容,並把虛擬特效與現場演出疊合在一起,那麼坐在家裡看VR演唱會的觀眾跟在現場揮舞螢光棒的觀眾,就能看到兩種不同的秀。

除了大頻寬特性,5G的低延遲也很重要。假如聲音的傳輸可以超低延遲,那不只能發展異地演出,平常樂手們也可以用來遠端練團,讓分散各地團員們共同練習,再透過直播即時表演給觀眾看。

不過,數位音樂產業其實不只有科技的創新,如果不懂音樂背後的美學、人文,很難短時間內用科技直接切入。就拿創造iTunes、讓歌曲單價變成0.99美元均一價的蘋果已故創辦人賈伯斯來說,他本身就是非常懂音樂的科技人。

而Spotify之所以成功,也是因為具備音樂領域知識,不管是使用者介面或推薦歌曲,音樂愛好者一看就知道背後團隊很懂音樂。當科技創新要走入數位音樂產業,就必須走在人文與科技的交會。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5G 串流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