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國網中心-資安論壇
台灣微軟股份有限公司

AI Labs杜奕瑾:以AI協助文化創新 翻轉台灣科技產業價值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目前也擔任文化內容策進院董事職務,希望以AI技術推動文化科技發展,讓台灣產業能夠從成本導向思維走向價值導向思維。毛履兆

多數人對於杜奕瑾的理解,應該是其成立台灣知名BBS論壇「批踢踢實業坊」(以下簡稱PTT),故被鄉民稱為PTT之父。杜奕瑾還創辦了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AI Labs)、擔任台灣人工智慧發展基金會董事長、2019年受邀成為中華電信獨立董事等事蹟。

不過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在科技領域擁有高知名度的杜奕瑾,其實還有一個「文化內容策進院董事」的文化藝術產業頭銜,協助科技與文化產業的交流互動,期能帶動台灣產業碰撞出文化科技的美麗新火花。

改變硬體導向思維 別再把軟體視為勞務

從工業時代、資訊時代、再到物聯網(IoT)大數據時代,經濟發展主力逐漸從硬體生產,轉向數據經濟。網路用戶在網路上留下的所有軌跡紀錄,都是數據經濟發展的數位黑金。如何才能吸引使用者願意在網站服務中停留更長的時間?「使用者體驗」成為網路服務設計重中之重。

在數據經濟、使用者體驗的全球趨勢中,杜奕瑾針對台灣「重硬偏軟」的既定觀念,提出深沈反思。杜奕瑾認為,台灣在長期的硬體產業思維影響下,硬體被當成資產,軟體卻被視為勞務費用,這和全球產業發展趨勢恰好背道而馳。

政府和企業願意花大錢,購買規格數據看得見的硬體產品,但常常對影響使用者體驗最深的軟體服務和軟體人才,次等視之。「重硬偏軟」的觀念,正是造成台灣軟體產業、包括文化產業難以進步的原因之一。

杜奕瑾認為,目前左右世界發展的網路科技巨擘,從微軟(Microsoft)、蘋果(Apple)、Google、Facebook、亞馬遜(Amazon),無一不是立足於軟體網路服務上;即便目前被政府視為下一座護國神山產業的智慧電動車產業,最核心的價值關鍵也是在軟體平台和所衍生的智慧服務,而不是馬達電池等硬體。

成功的企業何以能夠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勝出?成功關鍵就在於產品和服務的創新。而創新的價值,形於外的部分是產品的顏值,蘊於內的部分則是情感的體驗。要能提升產品服務在美學與情感的內在價值,必須要經過長期的文化養成。

軟體與文化,已是面對國際市場競爭最重要的軟實力,在網路世代社群經濟的發展主軸下至關重要。

杜奕瑾指出,過去台灣在文化藝術的人才培育,政策方面受到較多限制,優秀人才也多往理工領域移動,造成台灣文化產業發展不夠積極的現實環境。但在文化部成立後,即開始積極推動政策法令的鬆綁,也提出了文化科技的發展計畫。

文化科技的發展目的,一方面是善用科技媒介,促進台灣文化的蓬勃發展;另一方面,則是厚實產業的人文思維,引領科技創新與應用發展,對於產業的發展,有倍數加乘的效果。杜奕瑾希望,能以台灣厚實的科技產業為基礎,以AI作為轉位轉型的觸媒,加速推動文化與科技的融合。

受邀出任文策院董事,杜奕瑾懷抱著強烈的使命感,希望能夠從科技人的觀點和經驗,幫助文化與科技產業互相認識理解,產生良性互動,找出合作發展的方式和機會,進而在深化文化素養的過程中,翻轉台灣「代工導向低附加價值」的產業生態。

數位轉型世代 需重視文化與科技的彼此為用

人類文化文明的發展,始終和科學進步有著密切關係,如造紙術、印刷術改變了文字書寫的力量;留聲機、感光底片留下聲音和影像的紀錄;映像管、LCD、OLED等顯示技術,加上類比傳輸、數位網路等傳輸技術,更是全面加速文字聲音影像的傳播速度,降低資訊與娛樂的取得成本。

正是有賴於科技所創造的各種技術、載具和平台,單調的文字、聲音、影像等文化元素,才能不斷多元融合演化,發展出詩詞文章、書法繪畫、音樂戲劇、電玩遊戲等文化娛樂應用。

然而,科學與文化雖然有著相輔相成、共存共榮的關係,卻也存著漸行漸遠的疏離矛盾。

在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身上,世人看見了藝術與科技融合的極致展現;但在現實的學術體系發展過程中,文化藝術和科學科技,則是朝學有專精、分門別類的方向發展。此一情況,在以升學掛帥的台灣社會上,更見明顯。

台灣教育重視解題能力的養成,擅長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協助國際客戶達成降低生產成本的目標,發展出製造王國美譽。但也正因過於偏重技術層面的理性態度,讓台灣工程技術人員,少了深層的人文思考和感性價值的創造能力。

杜奕瑾強調,單從科技技術的發展上來看,台灣其實一點都不輸歐美國家。台灣有能力開發出運行蘋果、Google複雜服務的手機,而目前大型社群網路平台用戶喜歡使用的熱門服務,其實在數十年前台灣批踢踢、蕃薯藤網站發展過程中,就已經推出了類似的功能設計。

那麼,為什麼台灣沒有發展出蘋果、Google產業生態系?為什麼台灣先做出來的網站功能,後來卻能在歐美社群網站上創造出巨大的成功?杜奕瑾認為,關鍵的差異點,很可能就是台灣只從技術角度出發,缺少了人文角度的細膩操作。

而這些細膩的操作,其實就是文化長期積累而內化的行為、習慣和觀念。

杜奕瑾強調,科技來自於人性,即便文化與科技領域各具專業、強調術業有專攻,但觀念上則應相互理解、彼此為用,才能創造更大價值。

杜奕瑾認為,全球產業目前正邁向物聯網全面應用時代,在推動產業升級、數位轉型、創意加值的過程中,台灣不能忽略文化內涵對科技產業的意義,必須更加重視文化科技產業的價值。

加速科技界與文化界的彼此理解,促成科技產業與文化產業的彼此合作,將是改變台灣產業價值、社會觀念、甚至是提升國際地位的重要工程。這不只是杜奕瑾的自我使命感,也是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的重要任務。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文化產業 AI Labs 杜奕瑾 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