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活動+
 

【陳穆寬專欄】台灣智慧醫療的創新與新創

智慧醫療產業在未來的3年內將因新技術的結合,帶來比過去10年更明顯的進步,創造出更大的產值和價值。彰基提供

在一些醫療相關的電影情節中,總能看到一些相似的劇情舖陳:年輕激進的醫生,有著創新大膽的想法,但面對醫界法界的保守觀念及陳規限制,無法公開獲得施展的機會,於是就甘冒風險,私下展開其實驗性的醫療研究。

如果這是恐怖片,結果肯定驚悚刺激,證明瘋狂的想法終將引發毀滅性的後果;但如果是勵志片,結局當然就是證明了保守派必須要接受創新的觀念。

這種情況,在智慧醫療的發展趨勢中,其實也存在著相似的現實情節:醫療產業、科技產業和政府單位在新趨勢的發展過程中,就會因為在對彼此現實問題不理解的情況下,產生誤解和不信任,進而阻礙了產業的發展機會。

醫療加科技為什麼不能一加一大於二

如果,醫療領域也有舉辦奧運比賽,那麼以台灣的醫療技術實力,要奪得全球前三強的地位,那是輕而易舉之事。因為台灣醫生在醫療專業領域的研究投入,以及在許多醫療手術的突破創新,全球早已有目共睹。

另一方面,台灣素有「電腦王國」的美譽,雖然個人電腦發展已漸衰退,但在半導體或其他科技技術領域,台灣依舊保有全球科技產業指標關鍵地位。 既然台灣擁有醫療與科技領域的兩個全球指標性的地位,在智慧醫療發展前景備受看好的當下,理論上應該能夠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產業合作效益,但是,目前似乎還看不到智慧醫療發展的相乘效應。

我認為,主要的原因有下列三點:跨業溝通技巧、合作過程的主導權、以及政策法令的速度彈性。

克服雞同鴨講的跨業溝通

首先,就是跨業溝通技巧的不足,白話說,就是雞同鴨講的問題。對科技業來說,技術就是關鍵,利用科技技術改善產品功能,為使用者帶來效益上或體驗上的改善,就有成功的機會。所以,科技業想到的,永遠是技術優先、市場時效的問題。

但對醫療業來說,因為醫療行為和過程,關係到的是人的健康、甚至是生命的問題,所以一來有嚴格的醫療法規設計、二來各國在醫院管理、醫療保險 / 健保給付的制度也互不相同,所以,對於新技術 / 新科技的導入,有其執行面的謹慎保守考量。

如果醫療界和科技業要能順利攜手合作,首先就是要克服觀念和溝通的問題。以彰基醫院來說,會鼓勵醫護人員多了解科技發展、多思考科技資訊技術和醫療結合應用的可能性,強化跨業理解能力。這也是彰基能在在智慧醫院 / 智慧醫療發展上,能夠持續快速推動創新的基礎。

合作過程的主導權

智慧醫療,顧名思義就是結合科技技術以改善醫療品質和結果。所以實現智慧醫療的關鍵,在於追求安全與健康的本質,因此在主從架構上,主要會是醫療為主、科技為輔的合作結構。

在此原則下,科技業者可以多扮演的發問、聆聽、學習、配合的角色,同意由醫院醫生來主導醫療創新的合作方向。但是,醫界也應該抱持開放的心態,接受和思考科技業者提出的觀點,避免出現本位主義的態度,接受來自科技領域的觀點和建議,透過相互質疑的過程,激盪出醫療創新的火花。

以彰基來說,就是以開放的心態長期和國內智慧醫療解決方案商合作,持續進行智慧醫院系統和軟硬體設備的改善。此外,也多元嚐試各種醫療新創、甚至是醫療保險業者的合作提案機會,在可行的範圍中,由彰基扮演實驗場域提供者,協助新創業者能夠有落實作法的機會。

政府應用鼓勵創新取代防弊原則

對於台灣政府在產業政策制定和產業服務推動上,產學界總是有著「強化行政效率、加強立法速度」的期望,再加上台灣法規在設計上,有著濃厚的防弊原則,阻礙了許多公務行政人員的創新想法,限縮了政府服務產業的彈性空間,影響了產業發展的速度。

像是全球積極發展中的虚擬貨幣、行動支付、或是共享經濟服務…等新興產業,都能感覺到台灣產業政策在面對新科技發展上,有著明顯的觀念落差和法令落後。即使是在政府積極推動、扶植的新創領域上,對新創企業的資金股權管理法規,仍有許多尚待調整改善的規定,限制了台灣新創企業的成長空間。

把握未來3年智慧醫療快速發展期

我認為,智慧醫療產業在未來的3年內,將因為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慧、醫療機器人等新技術的結合,帶來比過去10年更明顯的進步,創造出更大的產值和價值。

台灣應該把握好當下的黃金發展契機,正視上述問題,進行克服和改善,在智慧醫療趨勢中,落實全民健康照護的施政目標,創造台灣的產業價值,奠定台灣智慧醫療領域的領先地位。

陳穆寬

中山醫學大學醫學士、台灣大學衛生政策暨管理研究所預防醫學碩士、中山醫學大學醫學博士。
現為彰基醫療體系院長、教育部部定教授、彰化縣防癌協會理事長、台灣耳鼻喉科醫學會副理事長。

作者更多專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遠距醫療 智慧醫院 智慧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