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alibabacloud
event

移動機器人掀起風潮 緯創自有品牌如何吸引各路「玩家」進場?

緯創以「Wifundity」打造自主移動機器人自有品牌。圖為緯創資通機器人暨人工智慧研發處處長林書毅。符世旻

猶記前幾年,軟銀與鴻海合作開發的服務型機器人Pepper上市後,市場上曾掀起一陣機器人旋風,但後來效果不盡理想,市場對於機器人的期待落空。近年雖陸續仍有像是迎賓、送餐等服務型機器人問世,但時至今日,要說普及,倒也未必。

然隨著COVID-19(新冠肺炎)引發各界對於自動化需求提高,其中自主移動機器人(AMR)商機爆發,卻讓沉寂已久的服務型機器人似乎有了更明確的發展方向。業界歸納服務型機器人落地的關鍵就發現,往往應用比技術更加重要,因此對開發端來說,只專注於產品本身是不夠的,服務型機器人整體的設計邏輯思維,從本質上就有很大的不同。

緯創在2021年首度公開自主開發的移動機器人「Wifundity」,其取自Wistron和Profundity兩字結合。從全球數一數二的ODM專業代工廠,搖身變為一家機器人新創,踏出自有品牌的第一步,短短不到兩年,緯創就已經快馬加鞭在醫院、零售賣場、停車場和辦公大樓等地展開服務。那麼從緯創的經驗來看,他們是如何在服務型機器人市場中,吸引更多不同的「玩家」進場,加速服務型機器人在更多不同的垂直產業中落地?

智慧應用時代 無處不「模組化設計」

緯創資通機器人暨人工智慧研發處處長林書毅觀察,過去諸如迎賓或送餐機器人等的服務型機器人雖曾風靡市場一段時間,但因在應用上仍碰到許多與人相關的互動問題,由於未能妥善解決,最終讓使用者產生預期上的落差,導致市場雷聲大雨點小。

不過隨著近年在感測、運算、AI以及機電整合等技術的進步,加上疫情驅使各類場域對於零接觸商機的需求浮現,自主移動機器人(AMR)商機大開,服務型機器人市場也隨著AMR商機爆發而有了更明確的發展方向。緯創押寶服務型機器人,關鍵就在於,看好物流運輸已成為各產業的剛性需求。

以醫療場域來說,院內物流是醫院後勤管理體系的重要環節,但根據研調機構分析數據指出,通常一個200床以上的中型醫院,平均一週進行醫療器材、檢體、藥品等物品的點對點運送總距離長達371英里,這個距離相當於可繞行3/4圈的台灣,而這會佔去醫療人員20%的工作時間,試問如果可以減少醫療人員5%的運輸工作,讓醫療人員回歸到更有價值的工作內容上,那麼對整個醫療體系運作來說勢必更有效率。尤其在新冠疫情爆發的這一、兩年,醫療場所對於自動化技術的導入需求,又更加顯著成長。

同時,為滿足醫療場域對自動化的多元需求,緯創Wifundity透過模組化的設計概念,還能從物流運輸機器人搖身一變成消毒機器人。所謂模組化平台設計,其概念類似於樂高積木,上層主要為功能型的應用模組,下層則是通用型自主移動平台,使用者可依據不同場域、不同任務自由組合,保有最佳化彈性。

舉例來說,若上層搭載UVC殺菌裝置,就是消毒機器人,若搭載叉車(Fork)模組,就是送貨機器人,搭載Kiosk,就可以在零售場景中與顧客互動。這樣的概念換個角度來說,可以發現其與現今電動車時代下,各大車廠都在研發將整車架構走向模組化技術平台有異曲同工之妙。透過模組化,藉此縮短開發時間、降低門檻亦降低成本,同時,吸引更多不同的玩家進場,加速服務型機器人在更多不同的垂直產業中落地。

然既要吸引各路玩家,也意味著使用者的層次跨度將會非常大。與一般製造業不同的是,諸如醫院、百貨商場、辦公大樓等場域中,很少會有營運者真的養一隻專業機器人工程師團隊負責日常的維運與更新,更別說機器人工程師本身就面臨人才短缺的問題。資策會曾進行服務型機器人市場調查,結果顯示,「成本難以回收」以及「機器人障礙排除不易」,通常是業者在導入機器人後營運上主要遇到的困難。

對於無法自建機器人工程師團隊的使用者來說,又該如何降低使用門檻?緯創因此提出的兩個解方,一是從技術上降低學習曲線,二是從成本上節約。

先從成本來說,緯創將AMR設計成模組化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藉由統一底層平台可搭配不同功能模組的混搭方式,達到一機多用的效果來節省成本,甚至進一步還可透過訂閱制按需使用。而在技術上,機器人程式開發在機器人採用總成本佔比上,是很大的一部分,傳統上企業還會要求程式設計工程師需要接受每個機器人製造商特定的架構培訓。

為了降低使用者的學習曲線,緯創Wifundity以軟體為核心,打造出視覺化網頁管理系統平台,從環境地圖的建置編修、直覺式的任務排程規劃,以及機器人車隊管理,將操作設定濃縮成三個步驟,林書毅提到,可以想像成未來操作機器人,就像操作一台智慧型手機一樣簡單,一來一般人都能輕鬆上手,減少過往只有特定專業人士才能操作的限制,二來也因此降低溝通及成本上的浪費。

不過有一點仍令外界好奇,以製造代工起家的緯創,按理工廠經驗豐富,為何卻選擇將主力市場放在商用場域而非製造場域?林書毅對此則坦言,相對其他產業來說,製造業是導入AMR比較早的市場,早期因中國大陸需求大帶動市場發展蓬勃,加上AMR不若傳統工業機器人已有四大家族寡佔山頭,中國AMR新進廠商百花齊放,台灣也是如此,可以說,製造業的自主移動機器人市場已呈現高度競爭的局面。

隨著自動化需求在後疫情時代爆發,服務型機器人可望找到更明確的市場定位,緯創相當看好,會是一大潛力市場,這也是為什麼緯創一開始就定調要做模組化的原因,透過模組化與軟體優勢,產品可以輕易的升級、降低成本、簡單上手。而這也是緯創認為,更適合服務型機器人市場的開發設計邏輯。

服務型機器人落地 應用比技術更重要

服務型機器人落地的關鍵在於「應用場合」,需要配合所屬環境而有不同的設計,例如在商場如何跟電梯控制系統搭配、車隊管理系統如何嫁接點餐系統等,因此空有技術而沒有應用,很難讓服務型機器人真正發揮作用,換言之,其複雜度、專業性跟客製化程度非常高。

「通常不是製造商開出一台機器人的規格,就可以迅速打入市場。」緯創認為,台廠對於服務型機器人的導入,必須以場域的整合性角度,而非從單機思維出發,而從使用者角度來看,更重視的是,廠商是否提供完整解決方案(Total Solution)。

緯創也實際分享他們如何將Wifundity落地的過程。通常緯創會分成四個階段導入,第一個階段是場域應用規劃,這部分的重點在於溝通,緯創或與系統整合商會到場域中實際了解使用者需求,需要執行什麼任務,並討論如何部署,例如在醫院內白天進行送藥或巡檢,晚上則做消毒。

第二階段則是硬體導入與系統建置,第三階段則是營運模式的確立,使用者可以根據需求選擇買斷或租賃,將後期維運交給緯創來做。最後,則是提供數據分析服務給客戶,讓使用者未來可以再對場域使用體驗或商業模式再去做升級與優化。林書毅強調,現在的AMR市場百花齊放,但要拚出差異化,產品定位與商業模式是關鍵。

尤其當前市場尚在萌芽期,缺乏完整的場域經驗,因此初期有許多AMR業者幾乎是同時扮演製造商和系統整合商的角色,希望透過不斷地累積不同垂直產業的專業知識,優化產品設計與規格,而這也會是目前各家業者投入心力最多的部分。緯創將Wifundity設計成模組化,另一方面也透過開放API給更多策略夥伴使用,節省整體解決方案的開發時間,緯創強調,與策略夥伴的合作,能很快把應用和市場同步打開。

目前緯創率先推出荷重達100公斤的ML-100的模組平台,透過多個策略夥伴在已陸續或預計在不同場域像是購物中心、百貨商場、商辦大樓或在台灣各大交通樞紐機場、港口等提供服務。而除了ML-100,後續達500、1,000公斤等更大荷重的模組平台緯創也已在開發中,緯創表示,初期與策略夥伴探索更多場域使用經驗,這些寶貴的使用經驗可以回頭協助緯創修正產品設計,待產品線更加成熟與完整,未來緯創機器人新事業的目標,是以技術與數據服務為核心,朝向服務價值轉型。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服務型機器人 緯創 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