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WPG
榮耀會員

創投挹注500萬美元 助台灣大車隊55688蛻變超級App

2020年,當全世界都仍在觀望Covid-19可能為產業、市場帶來哪些衝擊時,Headline Asia合夥人黃立安便於社群媒體寫下「預期COVID-19將為我們的生活、工作、娛樂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各行各業都將被這種病毒給顛覆。」

與此同時,Headline Asia的投資旅程並未停歇,黃立安認為,疫情將為該數位經濟產業帶來與其說是衝擊,不如說是新的契機。而其中,尤以交通、物流產業的需求及變革最具代表性,這也是為何Headline Asia要接連於投資無人運送機器人Kiwibot、遠洋貨運商務管理平台BlueX、國際網購代運平台Buyandship等物流解決方案後,又於2022年3月下旬宣布以500萬美元(新台幣1.4億元)投資台灣大車隊旗下子公司台灣智慧生活網(以下稱「生活網」),可見其對於移動服務產業寄有高度的期待。

Headline Asia參與生活網的首輪對外增資,持股比率12.33%,股價淨值比(PBR)高達29倍。而生活網經過首輪對外增資後,估值也提高到新台幣11.56億元。台灣大車隊執行長林念臻表示,台灣大車隊期待讓用戶生活更便利且輕鬆,使人們可專注將寶貴時間用於更美好的事物上。而此次透過與資本市場的合作,加速將台灣大車隊的平台開放出來,同時吸引更多優秀的人才與合作夥伴。台灣大車隊方可於最短時間內,在台打造全新生活生態系,同時藉由Headline旗下國際資源,進軍國際舞台。

DIGITIMES獨家採訪Headline Asia(前身為Infinity Ventures)合夥人黃立安及台灣大車隊執行長林念臻,了解此次投資背後的來龍去脈與生活網未來展望,兩者的策略合作,又將如何帶領老字號移動服務始祖台灣大車隊完成數位轉型,一舉成為台灣版的超級App(Super App),並在不遠的未來以數位生活服務平台進軍全球市場。

Headline Asia合夥人黃立安(左)與台灣大車隊執行長林念臻。台灣大車隊提供。

問:雙方促成投資的契機為何?兩者對於此次的投資合作,有何具體的期待?

黃立安(以下簡稱黃):對我來說,決定是否投資一間公司主要看中團隊(Team)、市場(Market)及產品(Product)三個面向。毋庸置疑地,台灣大車隊在過往叫車事業的基礎上,其650萬既有用戶數帶動了相當可觀的市場。生活智慧網雖因初入數位經濟領域,其產品仍有優化、成長的空間,但目前已將旗下服務做了初步的整合,要以此基礎進行下一個階段的調整及迭代,則並非難事。

事實上,Super App的高門檻源自於初期獲客困難。以經驗而論,平台若想從零開始獲取用戶,則每一次下載需動輒3~5美元不等的成本,對於平台而言,起跑點的優勢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台灣大車隊早已突破了最困難的一關;另一方面,從移動服務出發,台灣大車隊擁有基數龐大且忠誠的用戶,即使面對Yoxi、LINE Taxi、Uber等諸多移動服務市場競爭對手,在過去幾年內仍然穩坐市場龍頭角色,我們認為,站在堅實的基礎上,「超級App」將帶動至少10倍的成長。

因此,我們會建議短期應朝向兩方向發展,「如何增加現有用戶的使用量」以及「累積更多高質量的用戶」。

林念臻(以下簡稱林):台灣大車隊本就不只有計程車叫車服務,只是很少人在討論如何把它做大。事實上,海外有很多類似的App,目的都是希望能提升用戶生活的便利性,而這也是台灣大車隊一直很想做的事。智慧生活網作為一個Super App,目前已有洗衣、快遞、訂房、外送等服務,集團旗下亦有潔衣家(全台最大洗衣工廠)、保修廠、全球快遞(摩托車快遞)等線下服務支援。

台灣大車隊最大的優勢在於能夠掌握生活服務的線下面,從「線下」往「線上」擴展的利基點比別人大且穩,除了既有服務之外,長期規劃將把平台開放出來,將650萬會員分享給所有線上與線下夥伴。為達此目標,下一步我們將把會員資料庫與支付方式打通,以利後續使用者行為追蹤。

在策略上,我們不能讓流進來的人只完成叫車服務就跳出App。因此,第一,得先讓用戶知道Super App中有其他服務;第二,為提升用戶好感度,更加重視App上的使用者體驗優化。第三,創造誘因,透過使用率高的叫車服務帶動使用率低的生活服務,高頻帶動低頻,並以低頻的高毛利養高頻的低毛利。

我希望未來可以增加高毛利的服務,最終要讓消費者了解,有叫車、居家清潔等需求時,選擇台灣大車隊Super App,各服務之間累積的點數或紅利可以相互使用,消費者不再需要花很多時間選擇,因為台灣大車隊Super App能給消費者實質的方便感。因此,App設計上,「使用者體驗一定要好」,畢竟流程不好,那即使線下服務再好,也沒辦法將客人引導到各服務去。

台灣大車隊近年打造Super App,串連集團內企業與外部服務,創造平台經濟。符世旻攝

問:針對全球以及台灣在地「移動服務」的發展趨勢,有何觀察與見解?

:移動服務無疑是全球趨勢,從餐飲外帶化、跨境電子商務到本地配送服務,許多產業已經脫離傳統交付流程,進入了移動服務時代。Headline Asia在此趨勢之下,期待為全球下一波技術及服務的革新提供資金,為協助產業找到降低交付時間與成本、減少排碳足跡、緩解道路交通、人口老化、勞動力短缺的解決方案。

疫情爆發後的3年期間,我們得知即便「人」沒有辦法自由移動,然貨物仍有相當大的移動需求,這件事情在供應鏈端也不例外。即便過去為確保工料穩定,不受他國情勢、貨運延宕所耽擱,全球化供應鏈開始瓦解,在地化生產趨勢興起,然而自始至終,貨物國際化輸入、輸出仍然無法避免,需求帶動物流產業爆發性的成長,因此從國際轉運到在地運送,皆會是Headline Asia的投資方向。

最終,物流的整合也將會以平台形式出現,很多事情可以靠平台化去解決,降低溝通成本、增加轉運效能,這會是我們終極的方向。

更大一點來看,智慧城市也會是我們想要進攻的領域,整個城市交通不能從單一載具來看,也不可冀望政府一應俱全。政府有太多的部門,彼此之間整合困難、資訊流通過慢,會愈來愈跟不上需求的步伐;反之,若有一個整合超過兩萬台共享載具、協助650萬用戶媒合的平台出來帶領,整合兩端會員、物流車、公共運輸,甚至機器人,它是不是更有可能整合出一個完整的智慧城市解決方案,完成所謂移動即服務(Mobility as a Service;MaaS)願景?這無疑是一個夢想,但我們相信非常有可能會發生。

:智慧城市這個題目相當龐大,而交通僅僅是其中一塊,城市裡頭包含生活、醫療等,台灣大車隊仍會時時關注不同區塊。也因為我們在其中佔有相當好的位置,包括場域、移動載具、大流量與設備等,一年以8,000萬趟次為單位擴增城市移動資料庫,從數據分析的角度出發,大車隊絕對有相當大的優勢,可在未來「數據驅動」的世代協助挖掘城市問題、移動問題,擴大一些去談,這些問題背後的解決方案,也正是我們正在努力發展的方向。我們看見的問題,同時就代表著可能的商機。

問:二代接班有其優勢與限制,在老牌企業創新轉型的過程中,是否有遭遇困難?

:台灣有許多二代接班是從基層做起,他們有足夠的產業素養、創新視野以及實力,可以協助企業轉型。在這個過程中,我認為我們可以協助的事情,就是提供第三人的視角,協助與上一代來做溝通,一起來支持公司的傳承和創新作法的導入。

在這個過程中,切記不是說「第一代的做法不對」,而是我們如何在互信及理解的基礎上,去促成對話。比如說軟體服務這一塊很多時候是虛的,對於上一代來說,他們很難去理解其中的價值,因此我們就得嘗試說服一代老闆,很多價值不在於硬體,而是在於「人」,我們必須以人為本,去想像我們的服務可以為企業創造什麼價值,且對於公司轉型及未來發展是絕對加分的。

在產業轉型的過程中,第一代創業者要支持二代,過程中必定存在失敗,但重要的是我們從中學習到什麼,以及我們願意支持企業朝向更好、更創新的路邁進。如同我先前所述,Headline Asia在投資老牌創新的個案時,看中的仍是團隊、市場及產品三大要素,我們願意參與其中,促成企業的改變,也樂意投資豐富的資金及資源,推動這場產業轉型。

:事實上,台灣大車隊林村田董事長在成立台灣大車隊時便說,「台灣大車隊不是要做運輸產業,」只是十幾年前還不知道何謂「平台經濟」,但董事長心中早已埋下「台灣人生活密碼」的遠大願景,一開始先從交通媒合服務做起,終極目標是希望能在6分鐘之內解決生活大小事。這5~6年,平台經濟成熱門字時,我們才感知原來我們就是往「平台」這一條路走。

而要做平台經濟,「數據」就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需要數據蒐集、了解會員,因此需要數據人才,我們深知線下服務是台灣大車隊的強項,現在則是要把產品升級,因此,對於研發、數據、AI、UI/UX人才需求量會更大,這也是我們所面臨的挑戰。

談到「傳承」方面,不是只有家族企業才需要傳承,每個企業都會面對傳承議題,傳承過程一定要信任、傾聽,很難一次做到改變,但可以循序漸進,從小地方積累信譽,對內或是對外都是如此,我們必須彎下腰來試圖理解,過往的江山是如何打下來的,在這基礎之下,花更多時間溝通、創造兩代間的信任。

問:台灣大車隊近年在轉型年輕形象上,做了哪些嘗試?

林:現在愈來愈多企業在談異業合作,像是台灣大車隊與電商龍頭之一蝦皮購物合作,便是希望透過蝦皮接觸到更多年輕消費族群,讓台灣大車隊走入全民的日常生活中。蝦皮在年輕族群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此次合作,不單單只是互相導客,而是雙方都在企劃上投入很多的資源。

至於如何透過蝦皮接觸到更多年輕用戶?我們都知道,蝦皮擁有很多年輕人會注意的社群管道,例如直播,大車隊以前沒有試過類似的行銷手法,然而現在希望透過轉型、異業合作,讓消費者看見台灣大車隊這個品牌其實是很活潑、很貼近年輕族群的。又如2022年上旬與Netflix影集《華燈初上》合作,在第1季上架前,大眾便可見到張貼「光」(劇中酒店名字)招牌的計程車於街頭奔馳,讓搭到的乘客宛若進入劇中。未來還會與不同產業以及跨域業者進行不同方面的合作。

問:在接受Headline Asia的投資之後,台灣大車隊接下來在國內、外有何發展計畫?

:分兩個面向來說,一是生活網服務的擴張,二是出海計畫。叫車和其他生活服務都屬生活網的服務範疇,只是目前在App中,叫車佔比就有92%。在職務劃分上,台灣大車隊屬「車隊」;生活網為包含叫車功能的「線上服務」,然而目前只有8%消費者使用叫車以外的服務,近程則是希望比例可以挪移,但整體App帶來的營收都能成長。2022年,我們在生活網設定一個非常有挑戰性的目標。

而遠程規劃上,會針對跨海市場上有更多的調查,我們海外計畫會以日本為主,也正與日本相關單位了解、互動當中,我們在想,有什麼比較好的切入角度進軍日本。

回過頭來,2022年重點雖還是著重在台灣市場的發展,但若要做網路市場,第一天就要想如何往海外發展,要以什麼形式、甚至要去哪裡,都要第一步先定好方向。

:我建議台灣大車隊先把台灣的商業模式穩定之後,才有辦法討論用什麼樣的切角進軍日本市場。

:我們的目標是越快越好,在日本市場上,我們看到許多機會。像是國際移動服務龍台Uber沒有進到日本,也就是說,目前並沒有移動服務龍頭寡佔市場。同時,以前台灣大車隊有於日本提供漫遊服務,運用台灣大車隊的App便可在東京叫到配合的計程車來接你:再來,日本高齡化趨勢明顯,我們可能會從高齡族群思考產品策略模式。

而為什麼會選擇日本為海外擴張的第一站,主要原因在於日本與台灣文化相近,且日本人對於台灣人的產品服務有更高的接受度,台灣人也很常去日本旅遊,而Headline Asia在日本有很多直接與間接資源,能夠促成我們更快進軍日本。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創投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