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國際電信分公司
event

【遠距醫療專題—國外案例篇2】檢疫隔離應用多 5成美國人擔心資安與經濟問題

疫情推升百倍遠距醫療需求與應用,然而,如何順利廣泛導入,考驗醫師與執政者的智慧,以及生態齊動員合作。Pexels

繼昨天的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前應用,今天與大家分享國外在疫情中的遠距醫療應用,包括了在大眾交通、隔離、檢疫、醫療院所等場景的應用巧思與設計;同時,在文章後段也與大家共同探討,即便遠距醫療科技的確能幫上忙,但在民眾衛生教育、社經地位、政府信任等議題上的思考點。

防止冠狀病毒(Coronavirus)傳染 遠距熱感應降低人員感染風險

COVID-19,是由「冠狀」(Corona),加上「病毒」(Virus),加上「疾病」(Disease),再加上年分「2019」,所共同組成的名稱;因主要傳染途徑為飛沫與接觸,使得2019年12月至今,希望降低飛沫與接觸,防止疫情擴散,所以大家才開始在日常戴口罩,同時,在機場、火車場、碼頭等運輸要衝,以及都市計程車、公車、捷運等大眾交通都要戴上口罩,以及用肥皂勤洗手,來降低傳染可能。

雖然不是感染肺炎,就一定會發燒,但「發燒」的確是感染肺炎其中一項顯著症狀,因而,目前在公共場所、大樓、醫療院所、學校出入口,都會架設紅外線體溫感測儀器,熱像儀能偵測數位同時經過同一空間物品的溫度,若是有體溫超過設定標準值,也會有警示,提醒人員到旁邊的複檢區,再由人工檢測一次。

複檢區雖然還需要人工量測,但主要出入口透過熱像儀的協助,已能大幅降低主要出入口人員「一位一位量測」的時間與辛勞,同時也有機會降低不僅是肺炎,也許是感冒、也許是其他疾病之間的感染可能。

可注意的是,由於「同一時間經過同一空間」的人事物,可能有數件、十數件,也因此,不少提供影像與溫度感測服務的企業與團隊,也透過校正、AI機器學習方式,希望提供越精細的感測應用,避免「沒有體溫異常的人,拿著一杯熱飲品」經過,機器也會警示叫個不同。

延伸閱讀:【武漢肺炎專題報導】武漢肺炎持續發燒 整合人流資訊流嘉惠醫事效率(之一)

熱感應單「點」應用之外 更要「面」的通報與資訊串流

除了國內日常的人流管控以外,一般跨國之間行旅,須隔離14天,有些航空人員的跨國未入境,須7天居家檢疫,安排採檢陰性後,才能進入社區,而且第8天到第14天,也都還要遵循加強版自主健康管理。然而,出入境人多,居住地分散,要統合所有附近醫療院所,也需要時間,這在在顯示,除了傳統的醫療關懷外,能夠追蹤人員行動的醫療物聯網(IoMT)裝置、居家線上醫療諮詢管道、跨單位的個案管理系統、地方與中央通報的平台,都顯得更加重要。

目前檢疫方法包括分子檢測、抗原檢測、抗體檢測。在醫院和邊境檢測過程,由醫檢人員,將採檢棒伸入受測者的鼻腔,採取黏液,採到這些來檢查。各國都有團隊開始透過機器手臂,協助自動化採檢,拉開醫檢人員與受測者的距離,降低感染風險,包括丹麥、印度孔巴托、台灣鈦隼等。

其中操作的關鍵,在於導入機器視覺,讓機器手臂上的鏡頭可以偵測病人的頭顱、鼻腔大小,從而即時演算出應該要將採檢棒伸入幾公分,才能在不傷害受測者的前提之下,順利採檢、將採檢棒收回檢體盒;此外,與採檢機器手臂搭配使用的定位片、固定頭部的架子、受測者與醫檢人員之間的隔板、塑膠手套、護目鏡等耗材的管理、消毒、物流、倉儲,也都需要電腦系統來協調,才有辦法串聯補給線與服務端。

延伸閱讀:鈦隼推自動鼻咽採檢機器人 提升精準檢疫

遠距醫療 需要更好的網路基礎建設

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報告顯示,53%美國人認為,網路設備在疫情時,已成為生活必需品;77%要求更高的網路穩定度;然而,64%的美國人坦言,網路設備固然能在疫情時發揮作用,但是仍舊無法取代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的那種交流情誼。

另一點也值得探討的是,雖然疫情催生醫療遠距化,或是必須遠距上班(Work From Home;WFH),但是低收入階層的民眾也開始擔心,因為疫情所造成在家中使用寬頻網路,所產生的上網費用,也會造成另一筆支出,雖然此比例僅佔28%,然而中低收入戶家庭,也開始擔心小朋友在家裡的教育品質下降的問題;主要使用手機上網的人,則有30%擔心此一問題;更有超過80%的受訪者表示,在疫情爆發時,學校應該要提供電腦設備,降低居家學習的門檻與家庭間的差異。

當醫院碰上疫情 隔一道牆的遠距醫療

如果真的感染生病了,住進醫療院所的負壓隔離病房後,必要時,醫師與護理師會穿上價值數萬元的隔離裝備進入病房,提供最直接的面對面醫療服務。在此之外,現在也透過整合觸控螢幕、攝影鏡頭、視訊軟體、病歷系統、血壓計、體溫計等的生理數值量測設備,讓輕症病人不僅能夠隨著護理師的教學指引,量測自己的身體狀況,第一步先排除一些焦慮與簡單的疑難;同時,也能夠使用自己的手機、電腦等以外,透過醫療等級的儀器與醫療團隊保持溝通與聯繫。

延伸閱讀:隔一道牆的「遠距醫療」 負壓隔離病房科技導入需求多

怕染疫不敢出門 全美居家數位醫療單月破100倍成長

因為感染力高,使得疫情來襲之初,比台灣門診量下滑30%更誇張,美國實體到醫院門診人次下滑80%、急診量下滑42%,遠距醫療平均使用量激增6.8倍。

就連每年診次達120萬次的美國最大醫療集團梅約診所(Mayo Clinic),2020年3月中至4月中診次更萎縮78%,於此同時,梅約診所「數位醫療」服務使用量,成長了10,880%,也就是108倍。如此驚人的成長,主要在於與「居家病人的視訊看診」。

值得關注的是,在疫情前,梅約集團已有300位醫師,每年至少提供過一次遠距醫療看診服務;在2020年7月中,使用遠距醫療的醫師數成長20倍,達6,500位;梅約遠距照護中心醫療主任Bart Demaerschalk也提到,疫情讓美國數位醫療,整整推進了10年之多。

撇除上述美國的情況,疫情前,英國極少數人使用遠距醫療,疫情爆發後,面對面看診量萎縮90%,也令遠距醫療使用量提升。牛津大學神經外科教授Tipu Aziz分享觀察表示,不僅歐洲,亞洲許多國家,也都出現急診人次急遽下滑,以及線上醫療激增的狀況。

延伸閱讀:疫情降低30%看診人潮 生醫新創皮智力推15分鐘線上醫師諮詢服務

打電話就行 隔離醫師仍能看診 

美國一般常規的遠距醫療諮詢,透過電話即可完成。特別的是,無論是醫師或是病人,在家就可以透過電話相互聯繫,這樣的便利性,讓即便居家隔離的醫師,仍舊可以提供專業的醫療照護服務。

在醫院的治療上,遠距醫療也能發揮大功效。美國威斯康辛州的 Aurora Health,改良急診流程,提升收治遠端病人的檢測效率。隨著感染人數越來越多,透過電腦與平板的遠距醫療,已能降低醫療人員暴露於救護車上與醫院中潛在感染的風險。因為平板容易消毒且快速使用,也能夠讓病人在隔離時,有工具能夠查詢、接收一些衛教資料,或是依循醫護人員指令及處方。

除了隔離的應用外,遠距醫療等科技,也能幫數位加護病房(Electronic intensive care units;e-ICUs),增加胃納量,數位工具可以幫助臨床人員,效率化管理大量病人,以及那些「能夠透過科技,一次性偵測與監測」的病人。

延伸閱讀:【回顧2020智慧醫療篇】從COVID-19到醫材創新 5大趨勢總動員

遠距醫療做得到也看得到 然60%美國人信心有待提升

即便有上述的科技方法可以協助,仍有60%的美國人認為,科技追蹤、數據串聯通報平台,對防疫來說,不會有什麼成效;更有50%的人不相信政府能夠有效地管控這些人流、病毒流、金流等數據;針對公共健康醫療機構,也僅有41%的人有信心,相對來說,有81%的人對於醫師與醫療院所有信心可以好好管理與善用這些醫療與公共衛生數據。

由此可見,醫療科技的確幫得上忙,但在實際導入的過程中,必須考量大量民眾的家庭經濟水準、科技素養和應用,是否跟得上學校和工作的變動;另外,個人資料保護、個人隱私權、公共利益之間的妥協,該如何取捨;以及,民眾對於政府、一般企業、醫院、醫師各異的信任程度,也都大大影響科技導入時的順暢程度,以及民眾的醫藥遵囑性和順從性。

3月4日(四)的【遠距醫療專題—國外案例篇3】疫情後的應用,將跟大家分享,在疫情前醫療院所應用的同時,以及未來醫院的形塑過程當中,美國遠距醫療對於民眾的實質幫助有哪些?對於醫療院所來說,遠距醫療究竟是衝擊?是如虎添翼?還是如火星文般,令人摸不著頭緒?

延伸閱讀:【遠距醫療專題—國外案例篇1】 從1960年代到COVID-19爆發前 盤點美國遠距醫療場景

蔡騰輝

DIGITIMES電子時報智慧醫療主編蔡騰輝Mark Tsai
專注研究智慧醫療產品、技術、服務導入場域時,所遇到的困難癥結與如何克服要點。
有時喜歡用德文思考,用英文採訪
揪團打排球之餘、跳跳Swing Dance

作者更多專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遠距醫療 COVID-19 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