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event

疫後遠距醫療發展 張鴻仁:盤點必要性與商業模式!

遠距醫療必須替既有醫療服務創造新價值,提供醫師與病人更便利的互動模式,從中也能創造新商業模式,形成產業正向循環及發展。Pexels

由於台灣每日COVID-19(新冠肺炎)新增感染人數有效控制至雙位數,甚至個位數,加上各廠牌疫苗陸續到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自2021年7月27日~8月9日,將全台防疫第三級警戒降至第二級,同時間各醫療院所仍能持續提供遠距醫療服務,不過這也使得遠距醫療的後續產業發展,正式面臨再次盤點的關鍵轉折點。

由於疫情催化了各產業的數位轉型計畫,各單位都希望藉由非接觸服務與降低人員編制數量,降低疫情擴散。但若疫情獲得良好控制,遠距醫療是否還有機會大規模發展?

從服務核心價值到商業模式

面對台灣遠距醫療現在和未來的發展,上騰生技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鴻仁分析,台灣遠距醫療廠商與生態成員必須對醫療市場有全盤理解,盤點哪些既有醫療行為可以用遠距方式取代。此外,必須清楚定位自己要提供的是B2B或B2C的遠距醫療服務,兩種方式走的路不一樣。

同時,必須要有從台灣向海外市場發展的思維,並且找出台灣國際醫療的利基。商業模式如何探尋和收斂,也都是正值產業關鍵轉折點時,遠距醫療廠商必須面臨的問題。

醫院端重症已有好應用 就醫習慣仍待時間改變

一般人都習慣到醫院診所看醫生,如果疫情不嚴重,那未來民眾還會持續使用遠距方式看醫生嗎?張鴻仁表示,以目前大多的遠距醫療服務模式來說,專業使用者必須購買設備,民眾需要學習不同的看醫生方式,無論是訂閱或下載App,都要額外學習。以習慣養成的角度來說,人在沒有被逼迫或是不危及既有日常的時候,只有少數人願意改變和學習新的事物。因此認為要形成長期且大規模的遠距醫療產業生態,或許還需要一些時日。

目前在醫院已經有相當不錯的遠距醫療應用。距離不用太遠,僅「隔一道牆」的遠距醫療,如隔離病房、居家檢疫等應用,都讓醫院的醫師與護理師減少穿脫隔離衣的次數與節省時間,同時病患也可以即時跟醫護人員反映身體狀況,甚至能與親屬家人聯繫,以慰獨自抗疫的孤獨感。未來或許能將隔一道牆的即時服務,延伸至亞健康、長期照護族群,提升居家保健與醫療諮詢的覆蓋度。

遠距醫療模式,分為醫師與醫師之間的會診,取得共識並提供患者服務,以及醫師直接與病人遠距互動,提供診斷與處方服務。一般來說,希望有大規模與多量的服務,將是第二種模式,也就是醫師與民眾直接的遠距互動,但如果民眾家中也沒有經過認證與完善使用的醫療物聯網儀器,很多時候也限制的醫師可以提供的服務項目。

台灣或能掌握亞太區遠距醫療市場

張鴻仁表示,遠距醫療企業要先問自己一個問題,「企業到底要提供什麼服務」,「到底要取代什麼服務」。如此才有可能在理解既有醫病互動關係後,並清楚定位企業,才能提供更有利基的服務。

在聚焦服務後,遠距醫療廠商也必須理解,與全球市場相比,台灣醫療市場較小,雖然醫療診所家數多、民眾看醫生方便且掛號費便宜,這些原本是台灣醫療服務的優點,卻都變成發展遠距醫療的挑戰,所以許多人將市場目標轉向國際醫療。

目前許多遠距醫療服務供應商,都希望從台灣開始練兵,並從資訊系統和若干商業模式上開始嘗試創新。但張鴻仁坦言,必須要有國際思維,才有機會擴大服務量,才有可能邁向成功之路。

同時也提醒,國際市場其實還是有國際市場的挑戰,但相當看好台灣在亞洲區域的優勢,因為台灣在亞洲地區有一定的醫療聲譽,也期許廠商能夠利用這樣的優勢,跟海外台商建立更綿密的連結,並提供遠距醫療健康諮詢服務。

如何拿捏法規與創新之間的平衡?

針對健保給付等商業模式來說,張鴻仁表示,許多人可能會說遠距醫療法規,對於創新廠商來說不友善。但張鴻仁表示,所有創業的人都必須理解,法規很可能就是既有的現況,雖然可能有鬆綁空間,但創業家仍舊要以既有規定為準則,才可能讓創業之路輕鬆一些。

同時以高速公路速限為例,如果說「高速公路如果沒有限速,那麼駕駛人就可以時速400公里前進,台北到高雄只需要2個小時。」所以就建議把速度限制拿掉,這樣可能就有點天馬行空與不顧既有的安全與管理機制。張鴻仁進一步說明,如果自己公司的商業模式,是必須要藉由修改醫療相關法令,才能讓自己生存,那麼可能就應該要等法規改革後再創業。新創不能假設法規會為了創新服務而改變。

從開源思考 創新服務須增加價值

此外,張鴻仁認為遠距醫療很難再替健保節省經費,更認為台灣的醫療資源浪費其實是「吃燒餅掉芝麻」。應該從更高格局的方向來協助,否則即便耗盡人力、推行許多政策,即便成功節省小芝麻,對於整塊燒餅來說,其實真的效益不高。

基於對於台灣醫療體系的瞭解,張鴻仁分析,遠距醫療服務提供者,必須將事情想得更透徹,才能避免陷入泥淖。走在最前面的人一定非常辛苦。但同時也預期,若是未來遠距工作已經是常態,比方說每個人家中都有電腦開著視訊、能很方便在網路上找到醫生,並且有一堆醫生在線上等候提供服務,並且有詳盡且周全的付費機制。到了那個時代,遠距醫療的確能夠有產業綜效,並提供民眾相當優質的服務。

張鴻仁以吃法式料理為比喻,遠距醫療並不是要幫忙各單位省錢,而是要多花錢,只是在這多花錢的過程中,確實增加幸福感。「遠距醫療應該是創造價值,而不是在想如何替政府省錢。」可以是創造看病模式的新價值,也可以是創造新藍海市場的新價值,而這都是遠距醫療服務提供者必須謹記在心。

延伸閱讀:【遠距醫療專題—人才篇】懂商業與法規思維的醫療科技人

蔡騰輝

DIGITIMES電子時報智慧醫療主編蔡騰輝Mark Tsai
專注研究智慧醫療產品、技術、服務導入場域時,所遇到的困難癥結與如何克服要點。
有時喜歡用德文思考,用英文採訪
揪團打排球之餘、跳跳Swing Dance

作者更多專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智慧醫療 遠距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