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業調查
活動+
 

【王明鉅專欄】改善醫療人力 除弊之外更應善用科技興利

衛福部擬將護理人員與病人人數的比值納入「醫院設置標準」,在防弊的作法之外,是否也能善用科技方案興利?Pixabay

■王明鉅

衛生福利部要修改「醫院設置標準」。要將護理人員與病人人數的比值納入「醫院設置標準」,而且如果這個數值太低的話,還要罰款甚至停業。為什麼要把目前的醫院設置標準加上這個護病比?是否能夠使用數位化科技、資訊化管理、甚至機器人服務,來達成預期的醫療照護品質目標?

護病比的規範,我相信一定和各個醫院護理人員不足,然後引起護理人員工作過勞,以及醫師要不要納入醫師,醫療人員的勞動條件惡劣,勞基法修法後的引發的各種批評等有關。醫院設置標準中,加上這個護病比的要求,免得醫院老闆只聘少少的護理師,讓醫療人員過勞,這種作法當然合理。

但如果以台灣的高齡化正在急速高齡化與少子化的角度來看,可見的未來,台灣社會就將需要更多的醫療機構與醫院,但如果由少子化勞動人力會更極度缺乏來理解,在這樣更嚴苛的設置標準下,未來的醫院經營將會因為找不到人而更為困難。甚至無法經營而退出。

或許有人會說,提高醫院設置標準中的護病比,才能讓醫院的惡老闆在壓力上提高薪資福利,提供更好的勞動條件。而不是賺飽了錢卻不加薪。

如果醫院像餐廳,想開就可以開,想關就能關,市場上幾乎是完全競爭狀態,所有的醫療人員的人力的供給也都供應無缺,只要薪水夠高不怕沒人來應徵的話,那這種說法當然沒錯。但是目前的醫療業是全台灣所有產業中,最高度管制的行業。

醫學院的家數被管制,醫師的人數被管制,醫院的床數也被管制。甚至連醫院的收入在全民健保制度之下也被管制。任何人想蓋醫院更不是有錢就能投資蓋醫院,光是人力短缺就已經是困難重重。而且醫院一旦蓋了之後,也將由於它的建築的特殊性(例如放射性檢查、例如開刀房與加護病房),也將無法再作為其他用途。

台灣幾乎每家醫院中的護理師都非常缺乏。這種護理缺乏的狀態已經持續了至少30年。到了健保開辦23年後的今天,護理師的缺乏狀態更為嚴重。為什麼醫療人員中護理師最缺?

因為護理師的角色特別,他們不但直接承受來自醫師的醫囑與壓力,更是面對病人與家屬要求與壓力的第一線。接下來還要承受來自護理管理者的指揮與壓力,更要承受一旦作不好會被告的法律壓力,如果再加上要輪三班,有家有小孩還要常常拋夫棄子,這麼多這麼大的壓力又有多少人受得了,又能受得了多久呢?

在醫院收入被健保管制無法提高,人力因為少子化愈來愈難找,但需求又因為高齡化而愈來愈大,許多問題是有錢也不一定能解決的各種困難狀況下,一個人力要求愈來愈嚴格的醫院設置標準,雖然滿足了更高的勞動條件與標準。但也將讓既有的醫院愈來愈難經營。

未來將會出現的狀態是,既有的醫院雖然需求大增,但也將更難經營。可以預見小型的醫院將會因為人力規模小而更難調度,最後經營不下去而退出市場。

而這些醫院的退出市場,醫院老闆當然不能算成功,但對所有的醫療人員來說也並不是什麼勝利。醫療服務的供給與需求的差距更大,人口少規模小的醫院會倒閉的更多更快,對於需要更多醫療機構的台灣社會更也同樣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衛生福利部要修改醫院設置標準,增加護病比,不然要罰款或甚至停業,當然是要求醫院老闆提高護理人員待遇的手段。

但是衛生福利部更該看到台灣整個社會的需求,更該考慮到的是,如何讓台灣所有的醫院,能在國家社會整個勞動人力都在嚴重短缺,但是需求卻大幅增加的困難狀態下,可以以目前的人力,甚至更少的人力,提供同樣的甚至更多的醫療服務,民眾的醫療需求更能被滿足。

而不是只看到勞動條件惡化,所以就祭出鐵腕,修改醫院設置標準納入高標的護病比,不然就要罰款停業。衛生福利部最該作的是,提出鼓勵醫院,導入自動化數位化科技,來作到用同樣的護理人力,能更安全、更輕鬆省力、更少加班地照顧更多病人的政策。

衛生福利部完全沒有以政策誘因,來讓目前的醫院,能投入更多資源升級他們的基礎設施,結合台灣的資通訊科技來推動更多創新服務,讓同樣的人能作更多事的自動化、數位化的智慧醫療政策。而且更要從現在的衛生福利部部立醫院就開始,推動與導入這些能讓更多人,更安全、更輕鬆少力照顧更多民眾的創新智慧醫療服務。

政府天天在喊智慧醫療,我不客氣的說,衛生福利部自己的部立醫院,光是醫療資訊系統就嚴重落伍過時。有哪一家衛生福利部的部立醫院,能算得上是政府想推動的智慧醫療的代表呢?自己能百分之百掌控的醫療場域,都無法管理創新,又怎麼推動創新的智慧醫療政策呢?

台灣已經邁入急速高齡少子化,未來30年的老人醫療需求勢必大增。但是護理人員甚至所有醫療人員的供應一定大減。社會的需求是要有更多的醫療機構與醫院,但是因為人力的缺乏,無法達到法規的要求,將根本沒有人敢投資興辦醫院,最後當然是整個社會醫療需求無法滿足的大崩壞。

衛生福利部的確應該修正醫院設置標準,納入護病比的要求,來讓醫院的惡老闆就範。但是在這些技術性政策之外,更該思考如何能滿足台灣社會的未來健康醫療需求。只靠著醫院設置標準的處罰,絕對不可能讓一個正面臨著重大人口危機的國家社會進步。

我也在此向衛福部、經濟部、科技部提出下列幾點呼籲:

一、從產業面來思考延伸出實驗場域、產業扶植的建言:衛福部能否以所轄部立醫院,或者邀請台灣的醫學中心與區域醫院、地區醫院提出計畫,來作為智慧醫療的推行場域。

這些計畫必須結合台灣既有的自動化與資通訊科技公司、新創公司,形成醫療服務 / 科技產業同步提升的目標。經費來源也許可以從前瞻建設經費中申請,同時結合科技部的新創產業預算。

二、從醫療大數據思考,從法規面來思考以「去個資化」,而且早就已經存在各個醫院中的醫療資料庫開始,將醫療圖像與檢驗、藥物、診斷、病程變化等等醫療數據,作為台灣醫療人工智慧開放數據的基礎。

甚至建置API,將所有目前位於各大中小型醫院中的這些醫療數據作好串接的基礎工程。以協助台灣科技與相關醫療產業,取得質優完整的醫療數據作為服務研發之用。

三、如果衛福部無法推動開放醫療數據的基礎,是否有機會以民間企業結合資通訊科技公司,先來為醫院建立共通的醫院資訊系統,建立起連接各個醫院而且資料都是同一整齊格式不再需要重整的醫療資訊大聯盟,與醫療數據高速網路平台。

在這個平台之下,無論是流行病的即時監測、臨床試驗的快速收案與完成,甚至全國醫療科技的即時更新,都有可能發生。

台灣的醫療與科技的結合之後,絕對有能力在智慧醫療的競賽場上打世界盃。端看政府當局是不是願意以更大幅度的改革,更有決心來推動整合與法規的修改。台灣智慧醫療作到世界領先,絕對不是夢想!

王明鉅

現任台大醫學院麻醉科教授。曾任台大醫院副院長及台大醫院竹東分院院長,著有翻轉醫療一書。推動設立台大醫院心血管中心,對於如何利用資通訊與人工智慧科技,推動醫療服務昇級有許多實務經驗與心得。

作者更多專欄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