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國際電信分公司
event

容納不同想像方能凝聚共識 打造以人為本的智慧城市

研究機構Frost & Sullivan指出,2025年全球智慧城市科技所創造的市值可望達到2兆美元,如此龐大數據反映出此市場的驚人商機,在此趨勢下,台灣中央與各地方政府都將智慧化列為施政重點,然而經過多年推動,實際成果並不明顯,真正讓民眾有感的相關建設並不多,與台灣長年在全球產業所建立的「科技重鎮」印象仍有一段差距。

智慧化建設要解決的首要目標,是高度都市化所帶來的人口擁擠、交通堵塞、環境髒亂等問題。過去這些問題大多由政府獨力負責,各部會局處依照本身職責制定政策,再發包給民間廠商執行。然而智慧城市涉及的概念與技術面向甚廣,企業在此所扮演的角色除了軟硬體建置外,還會包括前端的顧問諮詢與後期營運,因此現在多數智慧城市,都是結合政府與企業兩大力量。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在台北市電腦公會理事長任內就曾提出「珍珠項鍊」說法,他指出,智慧城市可帶給台灣更多系統整合的機會,但是並非個別廠商或應用能主導一切,台灣產業有很多「珍珠」或「鑽石」,因此政府所要做的就是把這些串成珍珠項鍊,進一步做到整廠輸出,廠商的毛利空間也更高。

目前台灣各地方政府在智慧城市的推動上,大多傾向於各自在不同領域進行各種創新應用服務,但分散式的發展較無法凝聚成整體力量,中央與地方在政策規劃上還需要強化整體策略與整合機制,才能發揮跨域整合及資源槓桿綜效。

數位包容共享科技紅利

研究機構Gartner曾指出,智慧城市至少需要15~20年才能具備初階功能,而且建設過程需要的也不僅是技術與設備,政府與市民的參與更是成敗關鍵,政府積極投入與大力支持是願景能否落實的基石,主事者必須有強烈的企圖心、與時俱進的法令,才能帶動整體發展。

在這其中,基礎建設與法令無疑是企業眼中的台灣智慧城市發展絆腳石,近期的數位身分證(eID)政策就是一例。eID是數位政府系統的基礎,相較於先進國家,台灣在這部分已然落後,也因此內政部在過去兩年加快腳步,希望可以取代現有的身分證,提升政府運作效能。不過eID政策剛推動,就引起民間團體的隱私疑慮,最後決定延遲推動。

eID的暫停實施不在於技術,而是政策制定與推動時不夠細膩完善,2020年接手行政院科技政委的郭耀煌就曾提出「數位包容」概念。數位包容的根本精神是讓全民共享經濟成長紅利,不因數位落差影響權益,最好的例子是高速公路電子收費機制。台灣ETC在剛上路時,由於強制要求上路車輛都需有OBU,讓感測閘門能偵測車輛,此作法造成民眾反彈,後來遠通電收另外在閘門上安裝車牌辨識系統,將帳單寄給不願安裝OBU的車主,在此機制下,無論有無OBU的車輛,都可享有高速公路電子付費服務。

由政府提供多元選項,讓民眾自行選擇的數位包容做法,是打造智慧城市的必要思維,政府要做的是打造高安全、高品質的服務,吸引民眾使用,而非一味強制要求,就如前文所述,智慧城市的建立需要政府與市民共同參與,以人為本才能驅動城市發展。

以人為本的城市面貌

從台灣各城市的智慧化發展觀察,人與企業、政府對城市的目標仍須磨合,才能讓人本精神根植於城市建設。在這三者中,城市居民與企業的立場如果相左,政府就必須從中協調、整合。城市中各式各樣的社會運動者、新創業者乃至於各社區居民,心中都有不一樣的烏托邦,這些族群對城市效率未必在意,反而是致力強化與加速城市生活裡自然的社交功能,他們不去收集大數據,而是建造機制與別人分享資料,他們不畏優化幕後的政府運作,而是創造數位介面,讓人們以全新的方式看見、碰觸、感覺城市,城市居民要的並非獨佔,而是希望建造協同網路,這些由下往上的努力,以微小但眾多的規模蓬勃發展。

但企業想像的智慧城市卻不盡相同,企業建置的是標準化系統,經過運算、中央管理而成的井然秩序,這與民間團體倡議的、分歧、民主化的選擇,兩邊終將交鋒,只是時間遲早的問題,智慧城市的樣貌將會由誰決定?就目前全球公民意識的態勢來看,答案雖有可能傾向後者,但智慧城市建設中,手握巨大資源與技術能量的企業仍會扮演要角。

整體而言,智慧城市的願景是提供居民便利、安全的環境,以人為本的願景,與民間企業以獲利為主的模式大不相同,因此其系統架構不僅從目標設定就截然不同,建設過程中也會受到各團體組織的不斷質疑。政府在制定策略時,必須化解企業與民間的衝突,彼此妥協形成共識,而這也是民主國家必有的漫長、麻煩與漸進過程,上述三方都必須有此認知,城市才能逐步落實智慧化願景。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智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