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
活動+
 

買個口罩 為什麼要給販賣機看我的身分證?

武漢肺炎疫情延燒,產官皆在尋找更有效率的口罩販賣方式。符世旻攝

口罩購買實名制上路10餘天,有民間新創業者推出憑身分證發放口罩的智慧販賣機方案,希望以數位身分認證的方式,降低藥師人力作業負擔。在DIGITIMES報導販賣機於寧夏夜市試營運之後,嶄新應用引來媒體和社會的關注,不過部分民眾提出的隱私疑慮,正好凸顯數位身分認證在台灣推動遇到的難題。

延伸閱讀:口罩販賣機來了!2月20日於寧夏夜市試服務

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延燒,為了避免口罩搶貨導致分配不均,中央流行疾病中心於2月6日實行口罩購買實名制,民眾必須帶著健保卡到藥局購買,由藥師以讀卡機讀取健保卡資料,串聯健保局系統,查詢個人購買紀綠。同樣需要使用身分認證,民眾對口罩販賣機和藥局的反應卻大不相同。民眾的疑慮大致有二,一是與中央政府單位相比,民眾更不敢將個資交付民間新創企業;其次,是對該方案「必須掃描身分證」的流程持保留態度,歸根究柢或可總結為,數位身分認證的概念尚未為大眾所接受。

數位身分認證有哪些應用場景?

現已經廣泛為民眾熟知的共享機車、純網銀開戶、線上報稅等,背後無一沒有數位身分認證的應用。儘管不同應用採用的認證流程各異,但現階段大多少不了「拍攝證件上傳」的動作,也因搭載3D感測鏡頭的技術越發成熟,而加上活體辨識等驗證流程進行雙重認證。

從上述的運作描述,或可簡單將數位身分認證總結為「將實體信物轉換為數位憑證的流程」。該流程的可信度則高度取決於流程的技術優劣、資料庫的安全度等營運單位性質。然而,數位身分認證除了將現行的信物轉為數位憑證之外,亦有一套現由內政部推動的新一代國民身分證(New eID)系統,由政府主導數位身分基礎建設,規劃於2020年10月開始換發的晶片國民身分證,望加快政府服務數位轉型的腳步。

是什麼催生了數位身分認證的需求?

可將其歸因於數位經濟、無形經濟的發展,正在扭轉過去以實體經濟為主流的產業氛圍,人們在不同的空間下完成的交易正逐漸成為主流;在這個發展趨勢下,與流暢消費者體驗之間的那一步之遙,便在於身分認證是否能在線上完成。

因此,可以期待未來的數位身分認證,大致可以透過兩個通路,既有的證件上傳搭配其他生物辨識技術,確保個體為證件持有者。或是民間、政府之間系統API串接,直接連結中央資料庫的個體身分資格。民間業者可依照提供的服務等級,採用不同嚴謹程度的身分認證方式。

如純網銀開戶,若涉及金融行為,則可能需強化對個人證件、身分真偽的查核;如共享機車,著重便利與普及,現行業者主要透過上傳身分證、駕照,與臉孔辨識技術,便可確定證件與使用者之間的連結。整體而言,數位身分認證的應用機制相當彈性,業者依照自身可承受的風險,選擇適合的認證方式。

口罩販賣機為何引起爭議?

此次的口罩販賣機事件若循同樣的機制拆解,大致可以將民眾反彈的原因整理如下,第一為對成立不久的新創缺乏信任,畢竟在身分認證的應用上,相關驗證資料的安全與維運責任必須由該民間業者一力承擔。站在使用者角度,委實難敵台灣民眾長久信任的健保系統;其次,民眾對將實體信物身分證轉為數位憑證的流程與應用的理解尚在陌生階段;第三,或可歸因為處於防疫關卡,社會大眾的焦慮與緊張更甚以往,口罩作為稀缺物,難免被放大檢視。

搭配內政部規劃於2020年推動的新一代國民身分證系統,公私部門之間,因數位身分認證促成的線上服務只會越來越多。經過這次口罩販賣機事件,可以看出台灣人對隱私的重視程度已經遠高於過往,或許正適合作為一個起跑點,帶動民眾熟悉數位身分認證的應用,以及持續強化對持有個資單位的監督。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COVID-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