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alibabacloud
DWebinar0824

《Asia Venturing V》新創投資國界與階段界線模糊 新趨勢逐漸成形

從左至右順時鐘方向為:Anchor Taiwan執行長邱懷萱、KPMG孫欣、寬量國際執行長李鴻基、DIGITIMES兩位副總蘇育正、黃逸平以及Bullpen Capital創投管理合夥人Duncan Davidson。Anchor Taiwan

全球資本市場是否變得愈來愈平,再也沒有國界與階段的分別?晚期投資人追逐早期新創的現象是新趨勢嗎?美國電動車(EV)新創Rivian藉由SPAC上市取得的估值合理嗎?由DIGITIMES與Anchor Taiwan合辦的Asia Venturing第五場活動,主題為「資本市場是平的」座談會上,專家們提出深刻的洞察。

寬量國際(QIC)創辦人與執行長李鴻基(Alex Lee)、美國Bullpen Capital創投管理合夥人與創辦人Duncan Davidson在KPMG 資深顧問孫欣(Sonia Sun)主持的座談會上分別展開犀利的論述。

孫欣提問為何許多非傳統投資人如私募基金與避險基金近期開始投資早期新創?李鴻基表示「世界是平的,資本市場更平」。李鴻基30年來的職涯見證了台灣資本市場的國際化與自由化進程,擔任過外資投行與元大證券總經理,認為是因為資本市場投資報酬率的競爭太激烈,驅使這些晚期投資人跑來追逐早期交易。 

Davidson則以1990年代末期~2000年代初期網路泡沫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指出私募基金通常是在景氣循環的後期才會加入投資,因為其了解的是不同規模的事業經營,很熟悉公開市場投資人要的是什麼,可是如果太早參與則要非常小心。 

Davidson認為晚期資金追逐早期新創不是趨勢,需要知道創投一直都是種景氣循環產業,因為所有的科技都有榮景與衰退的循環,然後會有一段重整期。「當新科技誕生並擴展,贏家通常會在這時期出現,資金就會撲向它們。」 

美國監理機構在上世紀網路泡沫後立法增加了公司申請股票初次掛牌上市(IPO)的難度,因而愈來愈多的公司寧願延後上市。而許多投資人也試圖要押寶比較有機會成為獨角獸的新創。Davidson提出「後種子投資策略」,也就是從一些已經度過種子期來到一定規模的新創中找出最好的團隊,早期投資它們,以獲得較好的報酬率。

小型新創獲關注

台灣的新創規模太小,在上市前的規模通常介於1億~5億美元,因此很容易被忽略。但李鴻基觀察到,寬量國際為了讓台灣新創公司與國際投資人搭上線而年年主辦的CEO Week活動上,近年有愈來愈多晚期公開市場資金進到台灣來,尋找小型的新創公司作為投資標的。李鴻基也建議Davidson與其他國際投資人,可以與台灣大企業的企業創投合作,協助投資早期新創,探索台灣及海外的新機會。

至於美國EV新創Rivian近期上市拿到「未來營收」10 ~20倍的估值,許多在亞洲硬體供應鏈的業內人士對此感到困惑,為什麼還沒賣出一輛車的公司可以拿到這麼高的估值?Davidson以此為例,解釋了創投與台灣硬體產業對投資報酬率的預期與投資心態的確有非常大的落差,但也強調並沒認為那樣的估值是可持續的。

Davidson認為EV概念的公司比較適合透過SPAC申請上市,但如果是軟體即服務(SaaS)類型的公司則只要循平常的IPO流程即可。

針對中美雙邊關係緊張造成西方對中國投資興趣的降低,Davidson認為台灣應該在全球供應鏈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台灣也應該借鏡南韓、新加坡與澳洲的創新生態圈,提升自己的創新能量,其中包括必須改變風險趨避的心態。

軟體、軟體、軟體

Davidson認為種子輪投資的趨勢會持續下去,因為種種因素降低了成立企業的成本,引發種子輪交易的爆發性成長,現在創投種子輪募資額基本上都是從50萬美元起跳。Davidson並建議台灣把握元宇宙(Metaverse)的趨勢,打造未來世代的頭戴裝備(headset),而且台灣的VR/AR與電競產品本來就很強,相信元宇宙的VR體驗會先在電競社群當中開始。

雖然有人問到資本市場的盛宴何時會結束,Davidson的回答是,只要每天還有讓人驚豔的新創意,則市場的榮景就可能持續,而企業(B2B)SaaS應該還有發揮的空間,因為能做的創新大概只有4成被做出來。 

李鴻基也回應說,每當有人問現在或是未來2~3年會想投資哪類公司,他總是回答:軟體、軟體、軟體,以軟體為基礎的新經濟將成為推動台灣經濟成長的另一個新引擎,因為台灣有不少軟體人才,提出創新的解決方案。「雖然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仍然是固若金湯,但畢竟不代表未來,」李鴻基說。 

李鴻基指出,台灣的IC設計公司能如此出色,也要歸功有台積電和聯電這樣的晶圓代工廠,能把設計製造出來。台積電能有今天,是花了30年的努力。25年前的台積電也就是另一家新創公司。 

最後,李鴻基挑戰新創公司創辦人,不要害怕困難。「困難對創辦人來說是家常便飯,困難是讓你能比其他人有更好表現的主要原因。還是你想要去台積電工作,過一個安穩的生活?那並不是創業精神的本質。」

雖然台灣在市值前十大的榜單中依然還沒有軟體公司的蹤影,但對軟體公司的投資風氣已經有明顯的提升。QIC的數據顯示,過去5年來,台灣有130家軟體公司總共募得40億美元資金。雖然這和美、日、韓甚至新加坡比起來都不算什麼,但和那之前的5年相比,卻有4倍的成長。

Anchor Taiwan創辦人暨執行長邱懷萱在開場時也提到,僅僅在2021年前10個月當中,台灣的人工智慧新創Appier到東京上市,Just Kitchen在多倫多股市掛牌,而Gogoro也宣布要透過SPAC到美國掛牌。這還沒把台灣純軟體公司凱鈿(KDan)與91 App分別成功完成B輪融資以及在台灣掛牌上市算進去。新經濟的動能的確已經存在。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美國 投資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