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tech 2019
AutoTronics2019
 

人機互動機會增 我們會付出什麼代價?

隨著人機互動的機會增加,人際互動方式也不知不覺趨於非人性化,無論發出請求或回應,都快要跟機器人一樣簡短。法新社

隨著人工智慧(AI)和機器人科技持續發展,我們的注意力、行為、決策和想法都會受到影響,正如自駕車改變了城市規劃,智慧型手機也改變了購買行為、睡眠習慣和關係偏好。

據富比士(Forbes)報導,人類很容易把事物擬人化,1944年研究人員Fritz Heider和Marianne Simmel給受測者觀賞黑白圖形的簡單動畫,34位受測者之中,有32位都把這些形狀比喻為人,認為這段動畫是在呈現人際互動。

1960年代麻省理工學院(MIT)電腦科學家Joseph Weizenbaum和精神科學家Kenneth Colby研發出聊天程式ELIZA來模仿精神治療,ELIZA以制式化的回應跟人互動,參與者不僅自動把ELIZA視為女性,還認為「她」有魅力又迷人。

高階人工智慧介面帶來更自然的互動,直接串連人腦和電腦,不知不覺挑戰了人類的自我意識。一位德國工程師因為意外失去左手,他後來安裝的義肢可以解構他的神經意圖,重現他左手的功能,甚至可以完成一般人手做不到的事情,例如他更換燈泡時,可以直接旋轉義肢的軸心,360度轉開或鎖緊燈泡。

導航系統也直接影響我們的行為,而且可能是負面的,例如有些駕駛人像行屍走肉一樣,完全服從導航系統的指示。

不過,當人工智慧無所不在,人類又無法意識到它的存在時,就可能感到不安。Google最近發表會幫忙訂位的聊天機器人,但用戶並不知道自己正在跟人工智慧對話,許多人對此感到不安和憤怒,無法接受人工智慧系統刻意掩飾自己不是人的事實。

另一方面,這也透露一項駭人的事實。隨著人機互動的機會增加,人際互動方式也不知不覺趨於非人性化,無論發出請求或回應,都快要跟機器人一樣簡短。

這都是因為要跟人工智慧系統溝通,就要儘量簡單扼要所致,久而久之會改變人類的用語。人類開始適應搜尋引擎所習慣的關鍵字,比方跟Google互動機會增加後,我們會說「柯林頓照片」,而不會說「麻煩搜尋柯林頓總統的照片」。

現在人工智慧系統也開始猜測人類想說的話,貼心的幫忙輸入完整的句子,當你打出「好久沒有」,系統就會補足「見到你」,如果用戶貪圖方便,就可能接納系統的建議,但這麼做其實會窄化我們用詞的豐富性,但好處是減輕我們苦思用詞的負擔,可見想要提升效率,勢必會犧牲個人的獨特性。

機器人學教授Guy Hoffman就曾經表示,現代人說起話來越來越相似,越來越可以預測。當人類溝通趨於一致性,就很難再看到人類的多樣性和不可測了,我們真的願意為了跟機器順利互動,就把自己變得一致和單調嗎?

更多關鍵字報導: 人機互動 人工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