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達
AutoTronics2020
 

人民幣10年內料成第3大儲備貨幣 但仍難挑戰美元

摩根士丹利預測人民幣在2030年可望取代英鎊與日圓,成為全球第三大外匯儲備貨幣。法新社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研究報告指出,隨著中國金融市場開放,外資不斷流入,將可望提升人民幣使用,並預測人民幣在2030年可望取代英鎊與日圓,成為全球第三大外匯儲備貨幣。但即使中國也在加速實施數位人民幣,難取代美元地位的關鍵還是在中國政府本身。

目前人民幣佔全球央行的外匯儲備資產比重約2%,如果要取代日圓和英鎊,比重得升至5~10%。報告是根據2019年數據推估,預測外資納入中股和中債作為其全球投資組合,將在未來10年累積引入3兆美元的資金活水。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CNBC報導引述摩根士丹利國際策略分析師指出,有鑑於中國金融市場的開放加速,以及以人民幣計價的跨境交易增加,把人民幣在全球儲備貨幣資產中的比重在未來10年內提升至5~10%並非不切實際。

2020年民間投資與儲備投資經理人就會有1,500億美元的資金湧入中國,隨後每年注入中國的資金預估會介於2,000億~3,000億美元。

隨著2016年國際貨幣基金(IMF)將人民幣納入其特別提款權(SDR)一籃子貨幣,並且A股被MSCI納入新興市場指數後,全球投資機構只要增加對中國企業股票或債券的投資,就必然會因為匯入資金轉換為人民幣進行上述投資而提升人民幣的使用,並形成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撐。

中美貿易戰也使得中國透過開放金融市場,允許外國金融機構在中國全資成立證券公司而吸引更多金融企業增資中國。

然而北京大學金融學系教授Michael Pettis認為,雖然沒必要否定摩根士丹利的估算,但很難對中國經常帳的改革做出如此長期的預測,因為中國如果要重新平衡其經濟的需求來源,需要做的調整將十分巨大,而歷史經驗告訴我們,這會牽涉到經濟或政治制度的改革。

此外,康乃爾大學Dyson應用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Eswar Prasad在南華早報撰文指出,中國快速拓展其央行數位貨幣(CBDC)或央行數位支付(DCEP)的測試,更宣布要把試行從一開始的4個城市拓展到京津冀和香港、澳門等大城市,若人民幣得以用數位貨幣的形式開始在其零售支付系統實施與應用,則的確會有助於人民幣提升其在國際金融市場上的競爭力,也有助於吸引想要迴避美國SWIFT系統來逃避美國制裁的國家如俄羅斯和委內瑞拉,在出口原油產品給中國時,採用數位人民幣作為交易貨幣。

可是,這只是證明中國在金融科技上已經領先了美國以及其他的先進國家,仍然很難在短期內大幅拓展人民幣在國際上的使用,而且很可能一開始仍僅侷限在中國境內使用。

Prasad表示,自從2016年被IMF納入SDR一籃子貨幣以來,人民幣迅速竄升為全球第5大儲備貨幣,可是比重一直沒有能夠超過2%太遠。由於中國政府對資本的進出仍有嚴格的管控,恐怕短期間內不可能會放手讓人民幣自由浮動,因此也很難讓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獲得廣泛的採用。

Prasad指出,即便人民幣在未來得以提升一些比重,還是很難與美元相提並論。他指出,美國在全球的經濟主導權,以及其流動性高,儲備量大的金融市場,和非常堅實可靠的制度架構,還是無法取代的,仍將鞏固美元作為全球最大儲備貨幣的地位。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人民幣 數位貨幣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