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國網中心-資安論壇
Nutanix

QEV商業長Monika Mikac:EV巴士平台未來發展機會不少

巴塞隆納電動車新創公司QEV的商業長(CBO)Monika Mikac指出,該公司在新興市場的電動車市場獲得成長契機。QEV

Monika Mikac是西班牙巴塞隆納電動車新創公司QEV的商業長(CBO),之前服務於克羅埃西亞電動超跑新創公司Rimac Automobili擔任營運長。她原是記者出身,加入Rimac團隊後,協助這個原來只有8人的小公司取得第一筆融資並一路成長到超過百人,業務也蒸蒸日上。Monika過去幾年來不管是在Rimac或QEV,從募資、建立商務聯繫到品牌行銷事務都一手操辦。她將應邀於台北時間2021年8月21日早上10點參加由DIGITIMES及策略夥伴Anchor Taiwan共同企劃的Asia Venturing的第二場活動Tech-Driven Mobility爐邊座談,與鴻海支持的MIH平台執行長鄭顯聰展開對談。 (更多資訊)

為了讓讀者更認識Rimac和QEV,了解他們如何創新以及QEV推動新興市場國家交通運輸工具電氣化的願景,DIGITIMES邀請Monika進行會前專訪: 

你在Rimac Automobili和QEV Technologies立下汗馬功勞與事業,可否請你分享你在這兩家非主流EV新創在創新之路上的洞察?

我們在Rimac Automobili一開始,沒有任何關於汽車產業的經驗或知識,這是蠻正面的,因為一開始我們不知道難度有多高,所以非常能接受新點子。我認為很多HR在找工程師時其實可以運用同樣的策略,例如,別總是要求至少要有5年汽車產業經驗,具有其他產業經驗的可能反而更好,因為可以把新想法帶給團隊。

一開始我們也請不起有汽車產業經驗的人,因為克羅埃西亞根本沒有汽車產業,所以任何人只要有相關技能的,我們都要。例如一個人說,他設計並且生產了自己的電動腳踏車,他就立刻被錄取了。這些原本從事其他行業但對電動車有熱情,把改裝車當作閒暇樂趣的,會帶來新的視野。

從一手訓練出Formula 1賽車手Fernando Alonso的Adrian Campos,我學到的不僅是商業功課,也是人生的功課。他說:當我認清楚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後,我才開始在賽道上跑出最好的成績。

從QEV賽車隊,我也學到需要學會如何找資源,因為我們每次都是預算最少的一支隊伍,因此必須學會用有創意而不同的方式來跟那些荷包滿滿的大公司車隊們一爭高下。

問:是你幫QEV進行的品牌再造嗎?請介紹一下QEV的業務布局,以及你們是否自己製造電動巴士和汽車?未來有機會和MIH合作嗎?

QEV創立的時候公司名稱是Campos Racing Technologies,簡稱CR Tech,是我們跟Campos Racing資助人合資的公司,但因為股東結構改變,所以決定改名為QEV Tech,全名是Quality Electric Vehicles Technologies。我加入時協助換了一個品牌標誌,讓它更有科技感。我們也在行銷和視覺上做了很多努力,因為過去這家公司專注在技術研發,沒有放心思在經營企業形象上,但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假使沒有適當的視覺認同和行銷手法,不管產品有多好,恐怕都賣不出去。

QEV有三大事業部,賽車是我們的DNA以及研發新技術的基礎,研發部門則是我們為汽車原廠OEM做技術應用並開發新車型的業務,而我們服務全球的電動巴士生產平台則是成長最快的部門。

在研發部門我們的客戶有中國的北汽新能源(BJEV),歐洲的喜悅汽車(Seat)和Hispano Suiza,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W Motors等等。電動巴士部門最先在菲律賓協助把當地的Jeepney小巴改造為電動小巴,後來也生產嶄新巴士。目前在拉丁美洲和歐洲也有其他客戶。

針對巴士部門,我們從事開發,但生產則交由香港的中國動力公司負責代工。提到MIH,我相信未來我們還是有各種合作的可能性,因為我們的強項是系統整合和軟體開發,但我們也有客戶很可能會想在未來使用MIH平台來製造新款產品。此外,如果MIH未來會想投入電動巴士的業務的話,我們也很高興可以把我們開發的技術與MIH合作。

問:你提到QEV開發服務新興市場客戶的電動巴士,十分振奮人心。QEV決定投入此業務的機緣和時機是什麼?這類服務的商業模式是什麼呢?此外,要如何克服新興市場基礎建設不足還有交通堵塞的問題?

現今大家都討論已開發國家市場中的電動車趨勢,也有個別公司做出突破性技術的報導,可是卻對新興市場的交通問題沒有足夠的討論。任何一輛電動巴士的造價,很容易就會超過80萬美元,但這價格是新興市場無法接受的。事實上,新興市場的空氣汙染問題更嚴重。舉菲律賓為例,每天有30萬輛Jeepney小巴在街上跑來跑去,而這是大多數菲律賓人的主要交通工具。

菲律賓政府有堅強的意志想要把公共交通改為電動汽車,但他們當地沒有技術,如果要買全新的巴士成本也難以負擔。此外,發展電動車也可能會迫使生產燃油Jeepney小巴的工廠關閉。我們2017年拜見該國的交通部長時,提出了改裝燃油車成為電動車的解決方案,並且在短短60天內,完成了這項裝置的開發,並把第一輛電動Jeepney小巴呈獻給該國政府。這件事當地媒體全都以大篇幅報導,所有的部長都坐上了這部電動小巴拍照。

當然這產品還沒準備好商業化,但卻是一個好開頭。我們繼續推進這個項目,開發出整個平台。現在我們在菲律賓的最堅強夥伴就是GET,是一間以公共運輸工具提供類似Uber叫車服務的公司。我們已經有24輛電動巴士加入運營,今年還會有更多。當然,我們必須提供新興市場客戶全套的解決方案,甚至包括充電樁。但充電樁比起公車要來得容易多了,因為路線都是固定的,而你也會知道什麼時候需要再充電了。

可是如果被困在車陣中,電動車比燃油車更環保,因為只要你不開冷氣,基本上電動車幾乎不會耗電,可是燃油車則是無時無刻都在耗費燃料。菲律賓的商業模式對我們而言是好的樣板,也可以複製到其他的新興市場國家。舉例而言,祕魯也有當地的巴士製造商,當然該國政府會希望保住就業機會,優先採購當地產品,而我們就可提供我們的電動巴士平台,讓他們負責生產車體和內裝以及組裝。現在已經有兩輛電動巴士在祕魯營運,並且我們已經收到另外76輛訂單。我們最後發現,即便是已開發國家,還是有提供改裝設備或是完整的巴士平台的需求在。我們已經在和客戶討論,把部分美國黃色校車進行改裝,以及將歐洲的一些雙層旅遊巴士電氣化。

問:近期還有擴編或募資的計畫嗎?

我們的公司正在轉型的階段,從相對小的汽車產業公司,轉為大型製造商。我們在疫情開始之前剛獲得第一筆融資,是歐洲投資銀行給的700萬歐元貸款,幫助我們安然度過汽車業辛苦的一年。現在我們正在結束新一輪的1,350萬歐元募資,而未來也還會繼續有不同階段的募資,協助我們成長並將電動巴士業務拓展到世界其他的國家。

另外,我們也被提名領頭入駐巴塞隆納的減碳園區(Decarbonization Hub)的企業之一。由於Nissan要結束它們在巴塞隆納的廠區,當地政府希望工廠和工人仍可持續運營與工作,因此我們和另外一家競爭者被選為入駐該園區的公司。這園區將成為一個製造電動汽車的全方位製造中心,也計畫邀請其他重要的項目,例如APPLUS Laboratories設立電池安規中心(battery homologation center)以及由Eurecat (加泰隆尼亞科技中心)設立電池研發中心。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新興市場 電動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