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
活動+

吳聰慶:創新創業,要有打造世界級產品的壯志

  • 林俊吉、蔡杰修/台北
亞洲.矽谷技術長吳聰慶。

在美國矽谷半導體產業浸淫長達35年的吳聰慶,基於幫助台灣創新創業之熱忱,不僅加入「矽谷台灣天使群」(SVT Angels)行列,在2016年從參與創設的Atmel(該公司當年被Microchip購併)退休後,更返台接下亞洲.矽谷技術長一職。他認為成功的新創公司,必須深刻理解自己的核心目標,設法開創出舉世獨一無二的價值。

天使投不投,端看Trade-off值不值

吳聰慶指出,離開了服務31年的Atmel後,便積極參與SVT Angels活動,接觸更多投資與輔導案件,評估過程會檢視新創公司創辦人及團隊的特質,理解該公司未來的市場發展潛力,確認有其利基,才決定投資;而他在矽谷的從業資歷堪稱豐富,曾歷經IPO、購併其他企業,及被其他公司合併,因此期望將這些寶貴經驗傳承下去,幫助台灣新創公司成長茁壯。

因見多識廣,他自認很快能釐清新創公司的底蘊內涵,主要是因為,除非新創公司設定的產品方向前所未見,否則多數都屬於Trade-off ,偏向改進而非革新,簡單來說,即是犧牲掉某一部分的舊東西,換取實現另一部分的新效益,端看這個取捨是否值得。

除檢視Trade-off 值不值得,吳聰慶也非常重視團隊素質,只因為台灣有不少新創公司,並非真的有心創業,期初僅是為了申請政府計畫、或參加新創競賽而組織隊伍,對於創業歷程可能遭遇到的困難,並無深刻體認,若是如此,後續的路會走得格外艱辛。

理想的新創公司,應有明確的idea,明白自己想做的產品,究竟能藉此解決哪些問題,並確認這個方向足以符合全球主流趨勢;隨著目標底定,對於應該如何付諸實現,需要組織什麼樣的團隊陣容,乃至未來如何逐步整合週邊能量,把市場規模做大,皆須有清楚的戰略方針,並且全力執行。

持平而論,多數的台灣新創團隊,尚不具備上述的格局視野。舉個簡單例子,有些學校設計晶片,猶如打造一輛汽車,舉凡輪胎、車殼與方向盤看似都有,但仍缺乏市場潛力,癥結在於若僅有基本配備,並未蘊含新穎特殊的Feature,便無明顯的Trade-off 價值;反觀如果晶片裡頭包含特別的省電設計,所有同質產品必須消耗至少5瓦電力才能運作,但你的新品卻僅需要1.5瓦、1瓦,便稱得上是世界級產品,如此才擁有市場利基。

新創致勝關鍵;選定對的題目、人才與方向

論及新產品研發,新創公司的成功機率,其實比大企業來得高,關鍵在於人。新創公司規模不大,要做新產品,勢必精銳盡出,動員A Team甚至A+ Team,7x24全力施為;然而大企業的主力資源,必定投注於核心本業,往往僅指派B Team來推動新產品專案,換言之,「創新」在大企業的實現難度較高,新創中小企業反倒更具優勢。

吳聰慶不忘提醒,儘管如此,新創公司仍有亟待克服的難題,假使產品出狀況,通常需要抽調A Team或A+ Team菁英投入客戶服務,無法持續凝聚研發戰力,可謂一大隱憂,實有必要及早因應。

按一般天使投資人的慣性,多是透過定期舉辦集會活動,接觸潛在案源,但吳聰慶則想採取更正式的做法,特別是針對亞洲.矽谷計畫,只要面臨有價值的個案,便立即談定適當的天使給予援助,快速串聯所需資源。

至於台灣與矽谷新創公司的明顯差異,在於前者要求的分潤非常低,因此欲資助台灣新創公司存活2年,所需資金部位相對較小,往往新台幣千萬元即可,反觀矽谷可能需要燒掉100萬~200萬美元;惟資金並非影響新創公司發展的唯一要素,更關鍵的環節,端看能否找到對的題目、對的人才,以及對的方向。

另值得一提,中華民國政府挹注頗多資源,可望對新創公司助上一臂之力。然而吳聰慶認為政府資源一體兩面,有正面效應、也有負面影響,好處在於可加速補足資金需求,壞處在於申請政府補助有其義務,難免需要費時撰寫計畫書,等於將過多心力挪移至本業以外事務,可能導致新創公司無法全力衝刺。

總括而論,欲成為卓越的新創公司,研發一定走得比別人快,所做的產品,Trade-off 勢必更有價值,能做到現今全世界所做不到之事,有志創新創業的人們,必須要有這般認知與遠見。

延伸閱讀

矽谷新創投資面面觀(系列之一)

.當舊產業遇上新科技 激盪創業新機會 - 智融美洲創投合夥人楊耀武

.傳承創業經驗 建立天使文化 - 台杉投資總經理翁嘉盛

.降低風險 王崇智鼓勵年輕人企業中內部創業 - 國立台灣大學創意創業學程教授王崇智博士